現實比電視劇更驚心動魄!《破冰行動》原型汕尾毒村揭秘,上海緝毒警劇透..
來源:家族網 | 作者:旅居養生一號基地 | 發布時間: 50天前 | 672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熱播劇《破冰行動》迎來大結局。這部反映公安民警圍剿制販毒團伙“塔寨村”的電視劇,開宗明義“根據真實事件改編”——2013年,由公安部督導、廣東省公安廳開展的“雷霆掃毒”專項行動,目標直指“中國制毒第一村”廣東省陸豐市博社村,全村20%家庭涉毒,行動中警方繳獲冰毒近3噸。



很多人不知道,在“破冰行動”前一年,從“堅不可摧”的“塔寨村”——博社村首次帶走毒販的外地警察,來自上海。《破冰行動》編劇陳育新,將時任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緝毒大隊民警胡偉等人的真實經歷,改編進了這部熱播劇。


日前,記者走近這些曾深入博社村的上海公安緝毒民警,聽他們講述真實的緝毒人生。


回首往事,他們說:

現實遠比電視劇更跌宕起伏,更驚心動魄。”



| 初探“神秘堡壘”:進村就有人一路尾隨


大雨如注。


廣東省東山市緝毒民警李飛帶著外地來的緝毒民警夜闖塔寨村,卻被村民一路圍堵要挾,甚至現場破壞證據——《破冰行動》這個緊張刺激的開篇,與胡偉和同事進入博社村抓捕毒販的過程十分相似,這也是胡偉緝毒生涯最難忘的一段經歷。


電視劇中緝毒民警李飛帶領外地民警夜闖塔寨村,與胡偉經歷相似。

圖片來源:電視劇《破冰行動》截圖


時間回到2012年2月。上海警方追蹤多名零包販毒人員,發現源頭都與博社村一名蔡姓毒販有關。“當時我們對博社村的情況了解有限,在跟汕尾警方溝通時才發覺情況不一般。”時任虹口公安分局緝毒大隊大隊長何平回憶:在這之前,還沒有外地警察從博社村帶走過一個人。


虎穴一定要闖。2012年3月初,胡偉先到陸豐打頭陣。在汕尾警方的安排下,胡偉進入了這個“神秘的堡壘”。


博社村村口設有崗哨,24小時有人望風。剛進村口,胡偉就感覺到“車窗外有一束束眼光投射過來”:“不管男女老少,站在村里路邊的人都很警覺盯著我們這輛車看。”從他們進村開始,就有幾個村民騎著摩托車一路尾隨。


整個村子只有一條主干道,其余岔道最寬處正好夠一輛車行駛,最窄處只能容一個成年人側身通過。沿著主干道,擠壓過來的樓房都只有兩層,迷宮般盤根錯節,熟悉情況的人能輕易翻上房頂,瞬間消失無蹤。


廣東警方清剿制毒“第一大村”博社村,其地形復雜,不熟悉的人很容易迷路。

圖片來源:新華社


胡偉還發現,整個村子都沒有門牌號,但是家家戶戶門前墻外都裝著監控探頭,幾乎每個院子里都有一臺發電機。正值初春農忙,村子里連片的農田卻雜草叢生,不見任何作物,看起來荒廢許久——這個村子不尋常。


博社村一面靠山,一面靠海。從村口到海邊大約10分鐘的路程。直到車輛駛近海邊,一直跟在車后的“尾巴”才離開。


第一次進村,胡偉對這個地方有了大致印象,但離摸清制毒窩點和犯罪人員情況還差很遠。幾天后,趁著下雨,胡偉借了一輛電瓶車,包裹著厚實的雨衣第二次潛入博社村。靠著上次進村留下的印象,他徑直駛向山邊一片荔枝林。根據已經歸案的嫌疑人交代,曾聽說樹林里有加工毒品的地方。“林子里果然有一些廢棄的制毒工具,估計是以前的制毒窩點。”這讓胡偉有些興奮,“至少找到了部分制毒證據,為抓捕行動打了一劑強心針。”


| 首次行動嫌疑人外逃,“以退為進”進行二次抓捕


留在上海的專案組成員何平也取得了突破。審訊中,一名販毒嫌疑人交代其曾進入博社村到蔡某家中拿貨。通過偵查,警方掌握了制毒窩點的具體位置,同時明確該案件共有3名博社村的犯罪嫌疑人。


按照以往經驗,此時抓捕時機已經成熟。“但這次面對的是這么多年都沒人打進去的博社村。”即使過去多年,回憶往事時胡偉依然鎖緊眉頭。那次行動,上海公安派出40多名警力集結汕尾,就在他們趕往博社村的路上,汕尾警方忽然接到消息,犯罪嫌疑人已聞訊外逃。


行動失敗,胡偉和同事們更感到沮喪而窩火:“博社村真的堅不可破嗎?我們就不信!”


當專案組商討第二次抓捕方案時,汕尾警方建議過了清明節再行動。“當地民警告訴我們,汕尾地區十分重視清明祭祀,宗族勢力興盛的博社村在此期間也會停工。要想人贓俱獲,清明過后才是最好時機。”


劇中,廣東省公安廳禁毒局副局長李維民為避開公安內部腐化人員,不僅佯裝被紀委調查,還“克隆”了一次專項行動擾亂犯罪嫌疑人視線。

圖片來源:電視劇《破冰行動》劇照


電視劇中有這樣的情節:為了防止消息泄露,公安部門“克隆”了一次打擊行動,放出風聲要嚴打另一個地方的涉毒案件。胡偉回憶,當時專案組也有考慮,先假裝撤退,讓博社村的毒販放松警惕,再來個回馬槍,殺他個措手不及!


有了前車之鑒,第二次的抓捕行動更加謹慎。經過周密計劃,2012年4月12日白天,上海派出偵查員提前到深圳伏擊,通過已抓獲的嫌疑人設局引誘兩名博社村毒販到深圳交易,一招請君入甕,當場將兩名毒販人贓俱獲。


與博社村的正面較量在夜幕中拉開。4月13日凌晨1時,上海市公安局刑偵總隊、虹口分局和寶山分局共派出40余名緝毒警察,汕尾市公安局協調增援100多名特警和武警,全副武裝,進村抓人。


控制設在村口的崗哨后,抓捕力量直搗黃龍,很快在博社村一處民宅內將睡夢的中3名制毒人員抓獲。偵查員在現場共查獲冰毒成品140多公斤,繳獲一套包括鋼瓶、反應裝置、蒸餾器在內的全流程的冰毒制作工具,還有整箱整箱的康泰克(含麻黃堿)原料,以及大量正在蒸餾生成的冰毒半成品。


在上海警方從博社村帶走毒販一年后,廣東警方”雷霆掃毒“專項行動繳獲大量毒品和贓款。

圖片來源:新華社


| 深夜對峙,數十輛摩托車圍住警車


“我們事先制定的抓捕就是速戰速決,怕時間一長會出現意外。然而,危險比想象中來的更快。”


正當眾人準備驅車離開時,早已尾隨而至的數十輛摩托車將警車團團圍住,上百名村民圍在車前,個個虎視眈眈。


“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場面。”胡偉是老刑警,2008年轉入緝毒戰線,經歷過無數次與各類犯罪分子正面交鋒的場面,但在博社村的經歷卻是“空前的”:“當時就一個想法,嫌疑人都在特警的防爆車里,無論如何,一定要把人帶出去。”


劇中緝毒民警欲帶離毒販遭村民持械圍堵,村委主任“東叔”林耀東粉墨登場,交涉后答應讓民警帶走毒販。林耀東正是整個“塔寨村”制販毒集團的首腦。現實中,緝毒民警有著相似經歷,博社村原村支部書記蔡東家同樣是制販毒案罪犯。

圖片來源:電視劇《破冰行動》截圖


猶如箭在弦上,沖突隨時可能爆發。汕尾市公安局一名帶隊的副局長只身上前,與村民代表談判。胡偉回憶,對峙持續了近一個小時,摩托車手和村民才向兩邊讓出道路,抓捕民警最終將毒販成功帶離博社村。


胡偉后來才知道,跟他一起進村的另一組同事王磊等人,目標是前往荔枝林窩點搜查,同樣遭遇多名摩托車手圍追堵截:“他們一路往山上退避,才終于甩開這些人,還差點找不到停車的地方——好在最終是安全了。”


直到“雷霆掃毒”行動徹底拔除了博社村這個毒瘤,何平和胡偉回憶一年前的經歷才長舒一口氣:“這么大的制毒村被連根拔起,不僅懲戒了犯罪分子,也拯救了很多人。”


| 有人出500萬求“放人”,有人把手榴彈放在鞋子里


“干禁毒的,無非是兩種風險,一種就是生命危險,這種危險不光是自己的,還有搭檔的,家人的……第二個是誘惑的風險。為了保命,他們(指毒販)會不惜血本的,向我們砸錢,幾萬、幾十萬,有時候幾百萬幾百萬地砸。幾百萬對他們來講,也就是幾天的利潤。可對于一個月只有兩三千塊錢,又要拿這個錢去還房貸、去養孩子的這些年輕緝毒警察來說,落差太大了。心里不失衡,不受誘惑,不可能。但是,我隊里的每一個隊員,他們都挺過來了。”


電視劇里的東山市緝毒大隊大隊長蔡永強接受調查時這一大段“走心”臺詞,不僅在調查組里洗清了嫌疑,也在眾多觀眾眼中“洗白”了此前曖昧不明的形象,收獲眾多網友的認可和感動。


這段臺詞真實地反映了緝毒民警面臨的處境——毒品犯罪是重罪,販賣超過50克海洛因,最高可被處以死刑。毒販一旦被抓,極可能就是死路一條——“橫豎都是一死,無論用錢還是暴力手段,他們會采用各種辦法來拼死反抗。”


生命受到威脅,是緝毒民警經常直面的情況。幾年前,胡偉和同事在成都進入毒販家中抓捕。按照事先計劃,他們偽裝成快遞員敲門,但是毒販遲遲沒有反應。正當他們準備強行破門之時,門開了。犯毒癮的毒販迷迷糊糊地探出頭,隨即被民警控制。進門后,胡偉才倒抽一口涼氣:戒備心極強的毒販在門口鞋子里藏著一個自制手榴彈,拉環就扣在門把手上:“如果強行破門,手榴彈立即就爆炸——生死就這么一瞬間。”


《破冰行動》里,林耀東不僅拉攏了刑偵大隊大隊長陳光榮,第一次與東山市公安局副局長馬云波見面,就強制他收下了300萬,讓他不得不成為“保護傘”。胡偉坦言,他也曾直面這樣的誘惑,價碼甚至比馬云波更高:“曾經有一個毒販開價500萬,讓我放了他。”


片中作為“保護傘”之一的東山市公安局副局長馬云波曾是緝毒英雄,卻因妻子為其擋槍負傷需毒品止痛,不得不墮入毒販的陷阱,最終也因為妻子自殺重新抉擇。他遭遇的經濟與情感雙重境遇令不少民警和觀眾唏噓。

圖片來源:電視劇《破冰行動》官方微博


《破冰行動》好看,很大程度在于對人性的立體刻畫。電視劇里由緝毒英雄墮落為“黑警”的馬云波,因為羈絆于家人不得不“收錢”,卻成了自己無法逾越的人生鴻溝;但也因為家人與友情,他最終做出了正確的抉擇。


巨額利益誘惑,何平和同事只會當作茶余飯后的談資,“笑一笑就過去了”。“在我們緝毒條線,年輕新警一進來就要一直灌輸:‘禁毒不僅是一份職業,更要當作一份事業’。面對誘惑,如果內心不夠堅強,很可能被拖下水。但你們要永遠記住,他們是為了利用你,給你10塊是為了讓你帶來100塊的利益,所以必須守住底線!”


| “看不到”是一種幸福,但他們選擇直面黑暗


“當警察的時間長了,對人性的認識,會更加深刻,更加透徹。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每天都發生。有時候看不到,真是一種幸福。”盡管電視劇里的緝毒民警蔡永強這樣說,但他沒有“看不到”。


劇中緝毒大隊大隊長蔡永強雖然說“看不到是一種幸福”,但他選擇了直面黑暗。

圖片來源:電視劇《破冰行動》截圖


和蔡永強一樣,何平、胡偉以及他們的同事,選擇了直面黑暗。看到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之后,反而堅定了他們作為緝毒民警的使命感和榮譽感。


參加緝毒工作14年,何平辦過的案子里,有人因為吸毒搶劫、殺人,有人因此盜竊、賣淫,甚至有人將親生子女賣掉,就為了換一點毒資:“毒品令人喪失人性。”胡偉記得,曾經有以販養吸的毒販被捕后,因為毒癮犯了,當場下跪,趴在他腳邊,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口中哼哼“求求你了,就再讓我吸一口吧。”“簡直毫無人格可言!吸毒前他是一個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毒品竟然讓他變成了這樣。”


“剛來緝毒處時,查到的毒品中海洛因不少。現在海洛因類傳統毒品越來越少了,但是合成類毒品多了,吸毒人員也越來越年輕。”盡管禁毒工作不斷取得成效,但新的犯罪仍然不斷出現。近年來,新型毒品更是以不同面目出現,虹口公安分局偵辦的一起毒品案件中,嫌疑人竟然將奶茶、咖啡與冰毒和氯胺酮混合攪拌后再重新包裝,還有人甚至將毒品外觀制作成口香糖,很難一眼被識破。


“現在一些年輕人以為新型毒品不上癮,出于好奇開始嘗試,一次兩次就上癮,之后就走上以販養吸這條不歸路。”何平說,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


“作為緝毒警察,多打一克毒,就會少讓一個家庭受害。”何平說,從事這份工作所有的壓力和畏懼,最終會被抓到毒販、繳獲毒品的喜悅沖散:“我現在和一些吸毒人員的家屬有聯系,他們沒有一個人因為我抓了他們的親人而怨恨我。這對我是一種肯定,也表明我做這個工作是有意義的。”

分享:??????????

新華社《半月談》雜志社廣東主任;

家本紀·專欄???
張韜??????

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家族商業評論》雜志出品人/總編;

華作天成國禮·非遺文化產業平臺聯合創始人

《家本紀》新媒體系列創始人;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双色球易网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