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民主是討厭生殖器的
來源:家族網侯書議 | 作者:侯書議 | 發布時間: 47天前 | 25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近日,朝鮮的政治風波再一次走如中國人的眼瞼,關于核試驗,關于金正日接班人的問題。北朝鮮是個什么國家,大家心里有數,本來南韓北朝是一個種族,正如中國與臺灣一樣,不過因種種原因分道揚鑣了,現在南韓因實行民主制度,日子過得很滋潤,人民也很安居樂業,并且享受著世界科技發展的成果。而北朝鮮便不一樣了,據說,北朝鮮人民現在還不能在家庭隨意接通網絡,手機也不是人人能夠擁有的。用我們的民謠說就是:“通信基本靠吼,交通基本靠走,治安基本靠狗,娛樂基本靠手,耕地基本靠牛,照明基本靠酒,穿衣基本靠紡,吃飯基本靠黨,致富基本靠搶,娶媳婦基本靠想。”這樣的一個國度,還一直在幻想著“家族傳承”的盛世偉業,據媒體報道說,金正日的第三子金正云可能將成為朝鮮的接班人,也即最高領導人。日本《產經新聞》6月10日報道說,金正云最近已進入朝鮮的最高軍事領導機構——國防委員會。 

其實想想北朝鮮也蠻有意思的。它與中國的傳統文化、傳統政治有很密切的關系。自西漢以降,便一直沒有擺脫中國這塊土地的影響。清張廷玉撰《明史》時說:“朝鮮,箕子所封國也。漢以前曰朝鮮。始為燕人衛滿所據,漢武帝平之,置真番、臨屯、樂浪、玄菟四郡。漢末,有扶余人高氏據其地,改國號曰高麗,又曰高句麗,居平壤,即樂浪也。已,為唐所破,東徙。后唐時,王建代高氏,兼并新羅、百濟地,徙居松岳,曰東京,而以平壤為西京。其國北鄰契丹,西則女直,南曰日本,元至元中,西京內屬,置東寧路總管府,盡慈嶺為界。明興,王高麗者王顓。太祖即位之元年遣使賜璽書。二年送還其國流人。顓表賀,貢方物,且請封。帝遣符璽郎偰斯赍詔及金印誥文封顓為高麗國王,賜歷及錦綺……(洪武二十五年)冬,成桂聞皇太子薨,遣使表慰,并請更國號。帝命仍古號曰朝鮮。” 

從歷史趨勢看,朝鮮文化、朝鮮政治始終沒有擺脫掉中國政治文化對其的身后影響。于是造成北朝鮮今天還想“家天下”的大夢還未徹底了結。而先了結朝鮮這一政治生態的背后原因,必預先知中國傳統文化和政治。那么中國的傳統文化和政治是個什么情狀呢? 

簡而言之:中國自封建社會起,便有家族氏族門閥觀念,從傳統社會中的裙帶關系、門當戶對,到半殖民地時期的政治聯姻,再到今天的官商聯姻、官官聯姻,五千年的中國政治和經濟都是有賴于生殖器的催化。說白了,什么裙帶關系、什么政治聯姻,都不過是一塊冠冕堂皇的遮羞布,撤掉這塊遮羞布,它的本質仍是“生殖器”這條紐帶在起作用。 

生殖器的危害在于,它造成氏族門閥,大財團壟斷家族的出現,從早期的群居部落,到魏晉時期的氏族門閥制度,再到宋代以降的宗族制度,造成幾千年的中國文化都是以家族為傳承中心(這些方面可以參考陳寅恪以及錢穆先生的相關歷史著作)。其中,肇始于魏晉時期的門閥制度,在東漢以后,大地主、大豪強集團逐漸控制了整個國家的命脈,在經濟上掌握著壟斷地位,在政治上左右著最高權力象征者帝王。因此當時有“上品無寒門,下品無世族”說法。宋代的宗族制度更進一步強化了家族觀念,歐陽修編了《歐陽氏族譜》,蘇洵編了《蘇氏族譜》,范仲淹的《義莊規矩》更加詳盡細致,并得到帝王的承認,這就助推了家族壟斷勢力的地位將牢不可破。其下元朝、明朝、清朝更不必說,仍以家族血統為政治和財產為繼承主題,正如梁啟超所說:“中國古代的政治是家族本位的政治。” 

可是,在封建王朝結束以后,中國文化和政治進程也沒有多大改觀,民國時期的四大家族也是交織著龐大的裙帶關系,而維持成裙帶關系的惟一橋梁就是婚姻,說到底就是生殖器。久而久之,這種家族組織文化漸漸影響到每個社會時期的政治安排,以至,今天也不例外,很多官員也是得益于生殖器保持著較高的政治待遇和優惠,季羨林先生在《牛棚雜憶》自序中說:在那些打砸搶分子中,確有一些禽獸不如的壞人。這些壞人比好人有本領,“文化大革命”中有一個常用的詞兒:變色龍,這一批壞人就正是變色龍。他們一看風頭不對,立即改變顏色。有的偽裝成正人君子,有的變為某將軍、某領導的東床快婿,在這一張大傘下躲避了起來。有的鼓其如簧之舌,施展出縱橫捭闔的伎倆,暫時韜晦,窺探時機,有朝一日風雷動,他們又成了人上人。此等人野心大,點子多,深通厚黑之學,擅長拍馬之術。他們實際上是我們社會主義社會潛在的癌細胞,遲早必將擴張的。我們當時放過了這些人,實在是埋藏了后患。我甚至懷疑,今天我們的國家和社會,總起來看,是安定團結的,大有希望的。但是社會上道德水平有問題,許多地方的政府中風氣不正,有不少人素質不高,若仔細追蹤其根源,恐怕同十年浩劫的余毒有關,同上面提到的這些人有關。 

的確,這些成為“某將軍、某領導的東床快婿”的人就是有賴于“生殖器”。現今,很多人也正是借助“生殖器”在“步步高升”,掌握著國家的經濟命脈和權力機構,控制著這個國家向良性發展。我和同事友人經常開玩笑說:我這一輩子是毀到×××手里了。怕此言非虛。 

至此,中國的文化和政治問題一目明了,從家族文化滲透到家族政治,都逃不過由一組“生殖器官”拼成的文化地圖和政治地圖。北朝鮮和南韓不一樣,北朝鮮繼承了中國全部的文化和政治情節,金正日到金正云的“接班人”道路正在演繹著“生殖器”的威力。而南韓則不一樣,南韓人民需要的是民主。思考到底,似乎得出一個十分詼諧的道理:原來民主是討厭生殖器的。 


分享:??????????

新華社《半月談》雜志社廣東主任;

家本紀·專欄???
張韜??????

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家族商業評論》雜志出品人/總編;

華作天成國禮·非遺文化產業平臺聯合創始人

《家本紀》新媒體系列創始人;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双色球易网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