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廟零食俱樂部 - 寺廟的“有”與社會的“無”(2018年度GOOD DESIGN AWARD大獎)
來源:家族網 BDDWatch | 作者:GoodDesignAward | 發布時間: 57天前 | 31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喔喔喔~和尚得到年度最大獎了!」,日本最重量級的設計獎2018 Good Design Award決賽現場爆出一陣陣驚呼。

2018年度設計大獎(Good Design Grand Award)由來自臺灣的GOGORO一路過關斬將和「寺廟零食俱樂部」(おてらおやつクラブ,Otera Oyatsu Club)從4,798件參賽作品中脫穎而出,在典禮上力拼首獎。

經過兩回合現場公開投票后,由「寺廟零食俱樂部」以些微差距奪下冠軍,成為Good Design Award有史以來「第一次由和尚抱回的年度設計大獎」!

「寺廟零食俱樂部Otera Oyastsu Club」以守護貧困家庭為主要訴求

到底為什么「寺廟零食俱樂部」這個擁有奇特名稱的單位獲獎,能讓典禮現場除了揭曉首獎的緊張感外,掀起這么大的驚呼呢?

日本不為人知的嚴重貧窮家庭問題

「寺廟零食俱樂部」其實是一個由日本奈良寺廟安養寺自發串連,為守護貧困兒童及家庭的食物援助非營利組織平臺。我們乍聽可能會覺得訝異,總是讓人覺得進步繁榮的日本,為什么需要這樣的平臺?

其實,根據日本厚勞省的調查顯示,日本每7個孩子中就有1人是貧窮兒童,單親媽媽的家庭問題更是嚴重,高達37.6%的單親媽媽家庭沒有任何儲蓄。

日本電影《小偷家族》中一家五口人便局促地擠在一棟古舊寒酸的老房子里

發起寺廟零食俱樂部的凈土宗僧人松島靖朗在典禮現場接受臺灣藝術雜志《La Vie》采訪時表示,在2013年看到一則年輕單親母子無人聞問餓死在公寓的新聞,引起他的反思,

那時我非常震驚,尤其經由新聞得知那位母親所留下的遺書上寫著:『沒辦法讓你吃東西,(孩子)對不起!』,更讓我開始思考可以為這個社會做些什么。」。

發起寺廟零食俱樂部的凈土宗僧人松島靖朗

而另一方面,典禮現場引起如此大的驚呼,其實背后還隱藏了另一個日本社會現況――宗教寺廟很少參與社會慈善活動,更不用說主動發起、甚至串聯其他社會組織。

宗教寺廟做善事,這個對我們看來再平常不過的概念,其實對日本人來說是相當陌生的。

Good Design Award評審團副主席受訪時就指出,「寺廟零食俱樂部不只打破日本民眾認為宗教寺廟很少參與社會公益的刻板印象,而且在日本傳統宗教的觀念里,獻給寺廟的供品就是屬于神所有的,他們卻愿意主動將物資捐出來、透明化去向,并且邀請其他單位一起加入,這一點非常特別。

目前「寺廟零食俱樂部」已經和全日本共975間寺廟、392個團體合作捐贈食物給有需要的家庭,每個月已經有超過9,000人以上受惠。

而這個平臺甚至超越了宗教派別,連基督教會都一起加入串聯合作。

松島靖朗謙虛地表示:「其實我們現在做的還是不夠,在全日本7萬7千多間寺廟中,只有975間寺廟加入串聯,僅僅占了1.2%;而在280萬的貧困人口中,我們幫助的9,000人,也只是其中3.6%。我們很希望可以繼續推動」。

盡管要在普遍態度保守的日本宗教界推行這樣的寺廟串聯捐食計畫,寺廟零食俱樂部遇到不少挑戰。

他回憶起曾經收過一位受捐助的孩子回信是這樣的:「謝謝你們送的和果子,可能的話,也想吃吃看洋芋片~

松島靖朗笑著說起這段讓他難忘的童言童語,或許這也是讓寺廟零食俱樂部持續努力的最大動力!

雖然對于榮獲第二名的臺灣Gogoro來說有些許遺憾,但「寺廟零食俱樂部」確實從各方面來說更具人性化和情感。這可能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和尚奪得設計大獎。

臺灣Gogoro

Good Design Award 頒獎典禮

分享:??????????

新華社《半月談》雜志社廣東主任;

家本紀·專欄???
張韜??????

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家族商業評論》雜志出品人/總編;

華作天成國禮·非遺文化產業平臺聯合創始人

《家本紀》新媒體系列創始人;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双色球易网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