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黨校黨建部主任王長江是到齡退休?
來源:家族網 | 作者:pmo474283 | 發布時間: 84天前 | 141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說一個剛剛離職的官,他叫王長江,中央黨校黨建教研室主任主任。

昨天,他的離職講話開始在網絡流傳,很多網站都轉載了。澎湃新聞還和王長江確定了一下,他承認離職講話是真的。

很多人都知道,今年7月29日,王長江在中央黨校上課的音視頻被人曝光,引起了很大的爭議,演變成“王長江事件”。

作為一名黨校教授,他的一些話在很多人看來比較“出格”。具體大家可以去網上搜。

所以,幾個月來,人們紛紛猜測王長江可能要下臺。

終于,12月15日,他真的離職了。

咱們先看看他的離職講話,沒看過的朋友,先睹為快吧!

全文如下:

剛才憲起部長代表校委宣布了我從黨建部主任領導崗位上退下來的決定。我很高興。對我來說,這意味著我人生一個階段的結束,一個新的階段的開始。對這個新階段,我充滿期待和向往。有感而發,我談三點。

首先,我對促成我順利、準點地從領導崗位上退下來的所有人表示感謝,尤其對浩濤校長表示衷心的感謝。年齡一到,準點退出,這是我很長時間里的一個強烈愿望。這些年來,行政職務占去了我大量時間,影響了我的科研,我對自己這些年學術上的進步不太滿意。特別是這一年,行政性、事務性會議陡然增加,時間被打得七零八碎,很難靜下心來進行深入的理論思考。所以,一進入這個秋季學期,我就開始找浩濤校長和組織部門,明確表達了準點退下、絕不戀棧、一天也不愿耽擱的心情。我還因為中央巡視組進駐黨校期間暫停干部調配,擔心會延長任職,無法如期實現自己的愿望。現在,用讓志明主持工作、讓我準點退下這樣一種方式解決問題,簡單、干脆、利索,我如愿以償得到解放,感謝真是出自內心。

第二,退出領導崗位不是逃避責任,而是期望黨建部有更好的發展。這不是講虛話。我有兩個充分的理由。一是,這十幾年來,在我們的共同努力下,黨建學科確立了自己的研究框架并日趨成熟,得到了教員學員、校內校外的廣泛認同,影響力日增。不謙虛地說,我個人確實為此付出了不少心血。盡管也有人不一定同意這個框架,但想推翻也不容易,沒有點理論水平是做不到的。說起這一點,不光我感到自豪和寬慰,黨建人都覺得腰是直的,骨頭是硬的。有這個基礎,即使換了領導班子,黨建部也依舊能夠一如既往地健康向前發展。二是,現有班子是成熟、能干、能擔當的。志明做了近12年的副主任,長期管教學,經驗豐富,使教學成績不斷提升;現在管科研,又是井井有條、政績突出,主持工作游刃有余。靈君更是精力充沛、全身心投入,這兩年那么多急難險重的教學、科研任務,放到頭上,一一化解,而且總是高質量地完成。總支麗萍書記剛來倆月,卻正逢巡視組進駐和創新工程年度收尾,這一陣左右開弓、加班加點,效率極高地處理了大量事務,對待工作的忘我精神著實令人敬佩。讓他們來領導黨建部的工作,我一百個放心。當然,我也希望能盡早盡快配齊領導班子。他們已經太累了。

第三,從領導崗位上退下來后,我會滿腔熱情地支持后面的人開展工作。離開了領導崗位,還擔著一級教授的責任。怎樣盡責?除了受他們的邀請為部里的發展出謀劃策外,我打算加大學術上的助力。在我看來,這是對他們工作的最大支持。具體有兩個方面的想法。一方面,加強對當今時代的觀察和研究。當今時代是風起云涌的時代。可以預料,在今后若干年,時代將會發生巨大而深刻的變革。能親身經歷這個時代,觀察這個時代,體會這個時代,記錄和研究這個時代,對一個理論工作者來說是千載難逢的。我應當珍惜和充分利用這樣的機會,沿著“學貫中西”的方向繼續努力,爭取在學術上更進一步。另一方面,加強對政黨政治和黨的建設基本理論基本問題的研究。

大家知道,前不久,我遭到了一些人有組織有預謀的圍攻,這番圍攻還進一步延伸為對整個中央黨校和黨校系統的圍攻,變成了對改革開放路線的否定。對于他們的觀點,我這里不作評說。這件事本身,我自信過一、二十年再評價也不算晚。我感到遺憾的只是,一些領導干部居然對他們的觀點表示認同。在我看來,這說明,即使是那些領導干部,也有相當一部分人存在對民主政治、政黨政治、黨內民主、法治國家、黨建科學化、政黨現代化這樣一些問題不但認不清,甚至連基本常識都不掌握的狀況。在這種狀況下,我們靠什么來保證黨和國家的下一步發展不跑偏?我想,在這方面,我們理論工作者有責任。要擔起責任,就不能不在基本理論和基本問題上下更大的功夫。

回想自己當部領導以來的工作,做部副主任7年,做主任11年,也是好長一段人生。當然有遺憾,有令自己也不滿意的地方,這里就不多說了,今后有的是時間反思,大家包涵。我就講這些。感謝在座的諸位,感謝兄弟姐妹們長期以來對我的包容、理解和支持!

這份離職講話信息量非常大。

離職講話開頭的兩段,王長江傳遞了幾個重要信息。

原創君羅列一下:

1、“剛才憲起部長代表校委宣布了我從黨建部主任領導崗位上退下來的決定。我很高興。”

2、“我對促成我順利、準點地從領導崗位上退下來的所有人表示感謝。”

3、“年齡一到,準點退出,這是我很長時間里的一個強烈愿望。”

4、“一進入這個秋季學期,我就開始找浩濤校長和組織部門,明確表達了準點退下……心情。”

這四條信息表明一個意思,王長江到齡了,是正常退休的,而是主動退休的。王長江1956年生人,今年剛剛60整,的確到了法定退休年齡。

但是,真的是這樣嗎?王長江真的是到齡退休的嗎?

很多人就懷疑,原創君也覺得可疑。

那么,咱就分析一下。

第一,王長江離職或有遮掩的嫌疑。

原創君發現這份離職講話的時間是昨天早上,在一個叫“紅色文化網”的小網站上。這份離職講話顯示的時間是12月15日。

原創君又去中央黨校的官網和其他官媒上找,都找不到這份離職講話,也找不到任何關于他離職的信息。

因為直到昨天晚間的時候,澎湃新聞和王長江本人確定了這一消息,他離職的消息才其他媒體轉載的。

所以,我們可以確定,王長江離職的消息是他離職3天后才在網絡傳播的。

進一步推斷,他離職的消息并沒有公開。而且,中央黨校官網上王長江的職務信息還是主任,沒有更新。

要不是有人私下曝出他的離職講話,恐怕很多人不知道他要離職吧。

如果王長江真的是到齡退休、正常退休,何必遮遮掩掩呢?

第二,王長江的“春秋筆法”。

正文第三段,王長江說:“這十幾年來,在我們的共同努力下,黨建學科確立了自己的研究框架并日趨成熟……盡管也有人不一定同意這個框架,但想推翻也不容易,沒有點理論水平是做不到的。”

注意后半句,他強調有人想要推翻他在黨校工作十幾年的成果。

再看倒數第二段,王長江說:“前不久,我遭到了一些人有組織有預謀的圍攻。”

他還說:“我感到遺憾的只是,一些領導干部居然對他們的觀點表示認同。”

這幾段話的意思還不明白嗎?

有些人排斥王長江,想要推翻他的工作成果。那么,王長江離職就是他們想要達到的目的。

所以,你能說王長江是到齡、正常退休嗎?

有人不想讓他再干下去呢!

有人想讓他馬上退休呢。

第三,王長江離職的時間表有意思。

王長江說“一進入這個秋季學期”主動向校領導要求退下。

秋季學期是9月以后,“王長江事件”發生在8月,也就說王長江是在“王長江事件”發生后才主動要求退下的。

王長江早不提退休,晚不提退休,偏偏在“王長江事件”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要求退下。

兩者能一點關系都沒有嗎?

值得注意,目前,中央巡視組正在中央黨校展開巡視工作,巡視時間是11月12日到來年的1月9日,一共兩個月。

王長江在離職講話中還說到:“我還因為中央巡視組進駐黨校期間暫停干部調配,擔心會延長任職,無法如期實現自己的愿望。”

按王長江說的,中央巡視組巡視期間,會暫停干部調配。

那么,他怎么就成為了例外呢?

中央巡視組難道沒有首肯嗎?

不言自明吧。

分享:??????????

新華社《半月談》雜志社廣東主任;

家本紀·專欄???
張韜??????

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家族商業評論》雜志出品人/總編;

華作天成國禮·非遺文化產業平臺聯合創始人

《家本紀》新媒體系列創始人;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双色球易网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