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新華社內參,讓中央取消副總理專機
來源:家族網參考 | 作者:內參 | 發布時間: 52天前 | 185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你知道嗎?曾經,中國除了國家元首等極少數人出行有專機,人大副委員長、政協副主席、副總理等領導人出行出訪,甚至解放軍三總部的副總長,出行都有專機。一趟專機飛個來回,油費、停機費、人工費,各種花銷至少幾十萬美元。是新華社一名女記者,寫了稿子“捅了天”:中央由此決定:取消副總理等級的專機。

丁永寧今年九十歲了,但依然思維敏捷,思路清晰。上海解放時,丁永寧肄業于震旦大學醫學院,懂法語、英語,后學習了羅馬尼亞語。進入外交部后,多次為毛澤東、周恩來等人當翻譯。年輕的丁永寧完全可以順利成長為高級外交官。但她不顧外交部的挽留,于上世紀五十年代調到新華社國際部做了一名編輯、記者。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丁永寧兩度被派往羅馬尼亞擔任首席記者,她非常活躍,知名度很高,最轟動的一件事,是她頂著壓力,秉筆署名寫下內參:《中國女籃是怎么被攆下專機的?》,引起當時的最高領導人高度重視。

文革結束后,中國的各級領導人出訪,動不動就是專機出行。而當時中國通向全球的轉機航線只有三條:北京至莫斯科,北京至(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北京至(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與“蘇修”鬧翻后,與“小修”捷克斯洛伐克當然也要翻,中國通向全球的航線只剩下北京至布加勒斯特了。而這條線一周只有兩趟,一票難求,旅客滯留就成了常態。

1978年,中國國家女子籃球隊一行二十余人從拉美打完比賽,從羅馬尼亞轉機回國,機票很緊張,長期滯留住宿也是要花國家外匯的。怎么辦?而中國一位女副總理正率代表團乘專機訪問羅馬尼亞,準備啟程回國。使館、中國民航駐羅辦事處以及代表團三方商量出一個好辦法:這一架專機能坐150人,而副總理的代表團也就十四五個人,空閑大量座位,何不讓女籃隊員搭這順風機回國?國家隊員政治上可靠,又是個團體,便于管理,領導人無安全之憂,又給國家節約了一大筆外匯,真是一舉多得、皆大歡喜!

大家都很高興,分頭安排:先讓女籃隊員們辦好羅馬尼亞邊防的出境手續(對羅方善意撒謊說:女籃急著要回國參加比賽),再把他們的行李提前托運到國內,最后讓他們提早坐進專機里,萬事俱備,只等副總理結束與羅方的告別宴會登機,就起飛啦!

就要起飛之際,代表團工作人員突然匆匆上了飛機,要求女籃隊員全體立即下飛機! 大家都驚呆了!任憑使館和民航代表處人員怎么解釋,但對方就是堅持:“首長不同意這些人坐飛機,讓他們下去!”這邊說:那我們怎么向羅馬尼亞方面解釋?這讓人家看咱們中國的笑話了!會影響中國的國際形象。 但對方不為所動,堅持說:“首長的安全你們能保證嗎?如果女籃要乘專機,首長就只好不坐了!”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女籃隊員全部下了專機,低著頭,默默離開機場。羅馬尼亞人不解地問:“剛為你們辦好了出境手續,怎么又回來了?”中方人員尷尬無言以對。

有個女籃隊員是全國人大代表,她說:就在當年的三月人大開會時,自己還和這個副總理分在一個組討論,現在我們也是代表國家出來的,怎么連同乘一架飛機的資格都沒有了?女籃的旅館事先已退房,離開機場后沒有住處,只好睡在使館的會客廳里,過了一周,才買到民航的機票回了國。

聽使館人員氣憤地說起這事。丁永寧也火了:“如此嚴重脫離群眾!這是犯眾怒!” 她決定:報告給中央。在羅馬尼亞,她挨個采訪事件的當時人。事件的全過程弄清了,最關鍵的問題是:把人趕下來,是不是這位國家領導人本人的決定? 丁永寧認為:既然是臨時變卦,極可能是女籃隊員上機后、這位領導人本人在與羅方的臨行宴會上作出的決定。 這必須找參加宴會的人核實。大使膽小怕事,參贊是這位主管外經貿的副總理的下屬,兩人不但不會如實告知丁永寧,反而可能會極力阻撓她寫稿發稿。丁永寧繞開他倆,想到了宴會上還有翻譯人員。翻譯私下告訴她:宴會上代表團成員確實向這位副總理報告了此事。

丁永寧如實在稿件中寫道:“有一點是清楚的,即代表團內部當晚就這件事作了研究,副總理在現場聽取了有關匯報。”所有的人都是真名實姓,包括對那位副總理,也是指名點姓。文尾,她署上名:丁永寧!

在稿件中,丁永寧還介紹:“除了羅馬尼亞共總書記兼總統外,其他領導人出訪一般均乘民航班機。”她寫道:副總理乘專機不是個別現象,現在出國訪問,凡是副總理、副委員長,甚至個別副總參謀長均是專機。大量使用專機是一種講排場的壞作風,是封建落后思想的表現,黨和國家的威望不靠這些來提高。相反,凡了解我國目前經濟和勞動人民人民生活狀況的人,只會暗中恥笑我們,它有損于我們的社會制度,領導干部更應以身作則。希望中央領導重視。

丁永寧寫下如此沉痛又尖銳的文字,交給外交部信使隊帶回,由新華社總社參編部手抄兩份,一份送胡耀邦,另一份報送中央辦公廳領導。中央領導看到內參后,要求這位副總理在人大常委會上作檢討,副總理很誠懇地進行了檢討和反省。

中央并決定:取消副總理級出行專機,只有黨政軍等四位國家領導人可以坐專機。這個規定一直執行到今天。

外交系統一片歡呼!大贊這個有膽有識、有勇有謀的女記者。到羅馬尼亞來訪問的中國代表團們,一傳十,十傳百,都要來見見這個女記者的真身。“你就是丁永寧?你膽子好大呀!你寫的文章讓中央領導做了檢討!”

1980年,這位副總理又來羅馬尼亞訪問了,坐的是民航班機的頭等艙。副總理下了飛機,一個個地與歡迎的人握手。握到丁永寧時,丁自我介紹:“我叫丁永寧,新華社的丁永寧。”這位副總理看著她,頓了一下,說:“哦?你就是丁永寧?我以為是個男的。”

當時的中國駐羅馬尼亞使館主要領導思想僵化,認為:羅馬尼亞把主要精力搞生產建設,就是修正主義,中國不應與修正主義國家友好。使館黨委內部吵得一塌糊涂,嚴重影響了中國與羅馬尼亞關系的正常發展。

丁永寧列席使館黨委會議,她認為:大使的觀點與國際大背景不符,與國內經濟建設的方針不符。經過慎重思考,她寫下兩萬字長文:《如何正確貫徹中央有關對羅方針政策》,回國開會時當面向新華社社長曾濤匯報,曾濤立即將報告呈送向當時中央負責外事工作的耿飚。隨后這位大使很快調離了羅馬尼亞。

人們口口相傳:新華社記者竟然把中華人民共和國特命全權大使給“趕”跑了!

分享:??????????

新華社《半月談》雜志社廣東主任;

家本紀·專欄???
張韜??????

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家族商業評論》雜志出品人/總編;

華作天成國禮·非遺文化產業平臺聯合創始人

《家本紀》新媒體系列創始人;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双色球易网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