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的十億騙案曝光真相讓人瞠目 真銀行假行長的戲碼天衣無縫
來源:家族網中國網 | 作者:中國網顏甲 | 發布時間: 67天前 | 42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與很多白手起家的中國商人不同,73歲的美的集團(000333.SZ)創始人何享健選擇在“企業外”培養自己的兒子。

  8月初,低調匿身投資圈的何劍鋒,因為旗下4個基金賬戶被監管部門限制交易一事突然卷入做空漩渦。自此,何享健、何劍鋒父子多年來在金融領域的布局浮出水面。相比利潤微薄、競爭激烈的家電制造業來說,何氏家族運籌帷幄,精心布局的另一個“隱形美的”,前景似乎更為廣闊。


  “美的絕不會做成家族企業。”早在將美的集團交班給職業經理人方洪波之前,何享健就多次在公開場合如是說。這種大度放權的管理方式,被業內視為家族企業轉型的典范。

  但在現實里,傳統的企業管理思維仍難以拋棄。退居幕后的何享健,仍然掌控著美的的戰略方向。而更鮮為人知的是,何家的子女雖然不直接參與經營,但在美的的生態鏈里,他們的身影卻無處不在。

  愛金融不愛制造業的兒子

  何劍鋒從來不接受媒體采訪,一直以來亦極少在公開場合露面。有熟悉何劍鋒的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早年何劍鋒一直喜歡待在香港,而他的性格當中,或多或少遺傳了其父親的特色:低調、隱忍、不愿拋頭露面。

  “低調”的何劍鋒出生于1967年,與方洪波同年。1994年,當方洪波還在美的總裁辦工作的時候,何劍鋒已經開始了自己的創業之旅,不過,何劍鋒的業務與投資總是離不開美的的身影。

  何劍鋒最初于1994年在美的電器大本營順德北滘成立的順德市現代實業公司,主要為美的貼牌生產電飯煲、火鍋、電磁爐、電熱水器等產品,隨后何劍鋒又成立多家與電器有關的公司。2002年,廣東盈峰集團有限公司注冊成立,何劍鋒掌控的企業開始進入集團化運作時代,形成了涵蓋風扇、電暖器、電飯煲等幾乎小家電全線產品的規模。

  到了2003年,何劍鋒開始轉賣旗下資產變現。次年,何劍鋒將盈峰集團旗下的兩家公司賣給美的電器,套現近7000萬元,這成為何劍鋒商業生涯中一筆豐厚的原始積累。

  之后,何劍鋒開始了一系列資本運作,2004年,美的集團和中山市佳域投資分別以每股4.28元收購ST上風(現為“上風高科”000967)2489萬股和2153萬股。而2006年股改前夕,ST上風的三大法人股東一致拋卻利益,將5000萬法人股分別以每股2.97元和4.28元轉讓給了盈峰集團。美的集團和中山佳域在投資ST上風,無一分錢收益,而何劍鋒則從中大賺一筆,這次交易曾一度讓外界質疑何享健的“父子運作”。

  此后,ST上風摘帽成功,何劍鋒在上風高科的董事會選舉中當選為董事長。截至今年6月底,盈峰控股持有上風高科39.08%的股份。

  擁有一間上市公司之后,何劍鋒開始在金融領域持續發力。2007年3月,何劍鋒成立了深圳市合贏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隨后又收購了易方達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5%股權。

  2008年9月,其掌控的“廣東盈峰集團有限公司”正式更名為“廣東盈峰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盈峰控股”),實現從實業公司向投資公司的轉型。

  官網信息顯示,盈峰控股注冊資本8億元,下屬有盈峰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稱“盈峰資本”)、貝貝熊、上風高科、盈峰粉末等16家控股子公司,同時還是易方達基金管理公司并列第一大股東,并戰略投資開源證券、順德農商銀行、香港衛視等。除此之外,投資還涉足藝術品、影視文化產業。

  2012年,盈峰資本入股有孫儷同為股東的海潤影視制作有限公司,又成立了海潤盈峰影視基金和麒麟盈峰電影基金,目前其投資的影視項目包括4部電視劇和1部電影。作為盈峰資本業務補充,盈峰資本的影視投資約占整個公司業務的7%。

  金融父子兵

  盈峰控股本身就披著濃厚的美的色彩。在其官方發布的關聯企業名單中,美的控股、美的集團、美的地產赫然在列。

  時代周報記者查閱工商資料顯示,何劍鋒持有盈峰控股91%股權,佛山市盈峰貿易有限公司持有盈峰控股9%股權,而佛山市盈峰貿易有限公司由何劍鋒的妻子盧德燕持股90%,何劍鋒持股10%。

  2012年,盈峰控股將旗下合贏投資與盈峰創投(私募股權基金管理公司,2010年成立)合并,成立了綜合型資產管理公司—盈峰資本。公司注冊于深圳前海,注冊資本5000萬元,旗下證券投資基金、PE投資基金達22只,管理資產近50億元人民幣。截至今年3月底,盈峰控股持有盈峰資本62%的股權。

  時代周報記者梳理盈峰控股參股資料發現,盈峰控股持有易方達基金25%的股份,與粵財信托和廣發證券同為易方達的并列大股東。按照業內排名,易方達基金是國內規模最大基金之一,據2014年的數據,其管理資金規模達3644億元。

  2015年3月,開源證券股份轉讓聲明書中顯示,佛山市順德區美的技術投資有限公司持股35.35%,為第二大股東。而美的投資的大股東為盈峰投資,持股29.7%,此外,持有開源證券22.63%的寧波普羅非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股東為美的控股及何享健。

  近幾年,美的集團也使出連環拳,旨在布局金融投資。

  時代周報記者查閱順德農商行的股份獲悉,美的集團、美的集團財務公司分別持有7%及2.4%,位居第二、第六大股東,兩者合計持股為9.4%,超過單一第一大股東順德供水公司。美的財務公司由美的集團、廣東威靈電機制造有限公司共同出資。法人為袁利群。美的集團董秘江鵬向時代周報記者介紹,順德農商行董事會成員中,擔任該行非執行董事的袁利群,同時擔任了美的集團董事、副總裁、財務總監等職務。

  除此之外,美的集團還參股了1家基金公司、4家銀行股權,分別為金鷹基金、江蘇銀行、湖北銀行、江西樟樹順銀村鎮銀行、豐城順銀村鎮銀行,其中江蘇銀行持股數為523萬股,其他4家持股比例分別為20%、1.29%、6%、6%。

  截至2014年底盈峰控股及其關聯方,共計分別持有順德農商行、易方達基金、開源證券,9.4%、25%、35.35%的股份。

  此外,截至今年一季度,盈峰控股還參股了浙江上虞農村合作銀行,持股0.05%,以及華夏幸福基金投資開發股份有限公司,持股0.8%。

  這意味著,迄今為止,何享健父子投資參股的金融機構,數量已經多達10家。

  截至2015年6月底,順德農商行、開源證券資產規模分別為2211億元、198億元,易方達基金管理的資產總額則達5348億元。據此測算,美的集團和盈峰控股目前的金融資產規模至少已經超過1800億元。

  何家的女人們

  如果說何大少已經足夠神秘,那何享健身邊最為親近的三個更為低調的女人,同樣構成了美的財富的一部“外史”。

  實際上,為了更好推進企業的現代化,早在1990年代初,何享健就勸退了在1968年跟他一起創業的元老們,有些文化程度不高的老戰友,無法滿足企業發展的需求,只得無奈離去,這當中就包括他的妻子、當時的倉庫管理員梁鳳釵。

  在何氏家族中,何享健的兒媳、何劍鋒的妻子盧德燕雖然不參與企業管理,但卻作為股東獲得部分股權的傳承。

  美的集團2015年一季報披露,美的集團控股股東為美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35.49%,美的控股由何享健實際控制,持股94.55%。美的控股剩余的5.45%股份,則是由盧德燕持有,2009年,盧德燕就曾以19億元的身家躋身胡潤女富豪榜的第42位。

  何享健的兩位女兒在家族中也占據重要的地位。大女兒何倩嫦實際控制的合肥百年模塑科技有限公司,同時,何倩嫦與其妹妹何倩興,均為合肥市會通新材料有限公司的自然人股東。上述企業主要生產模具、塑膠制品,屬于美的集團的上游產業。

  何倩興同時也從事電子器件行業,她曾經營廣東新的科技集團,其主要子公司為佛山市順德區新的電器實業有限公司。

  時代周報記者查閱資料發現,2005年4月披露的成都旭光電子股份有限公司收購報告書中顯示,新的集團由張建和、何倩興夫婦共同投資成立,其中張建和持有90%的股權,何倩興持有10%的股權。

  與何劍鋒同年的張建和亦是一名炒股能手。時代周報記者查閱股權資料獲悉,2007年之前,張建和曾炒賣復旦復華、法爾勝、蓮花味精、漢商集團等多家股票,獲益頗豐,被稱為“最牛游資”。而2010年前三季度中,何倩興通過買賣振華科技,獲益超過800萬元。張建和還于2010年躋身《財商》雜志評出的A股財富前1000名富豪榜。

  新的集團官網顯示,其現有資產總額數十億元,參控股公司50多家,員工一萬多人。經營范圍包括機電制造、商業地產、礦產資源、醫療制藥、金融投資、文化旅游等。控股成都旭光電子股份有限公司(600353.SH)、成都南格爾生物醫學股份有限公司(國內第一大血制品器材生產商)、安徽華辰造紙網股份有限公司(國內第一大造紙網生產企業)、廣東華工信元通信公司、廣東中科琪林公司、龍眼坑金礦等企業。

  “新的集團也是在北滘,過去主要是做美的的供應商起家,給美的貼牌代工做油煙機,張建和家族條件也不差,父親有比較好的銀行資源,聯營條件很好,但企業能呈現爆發式的增長肯定還是因為美的的關系,娶了何享健女兒之后才發家。”一位在美的有近20年資歷的相關市場部人士向時代周報

  不過,目前新的集團在工商資料披露中,顯示的股東為張建和和順德真美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前者持股90%,而真美實業的股東則為張建和與張群英,兩人為姐弟關系,股東與主要人員中并沒有何倩興的蹤影。

  上述知情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據其所知,何倩興已與張建和離異,何享健后來將香港方面的一些業務交由她打理。不過上述信息未能得到美的方面的證實。

  美的集團是一家領先的消費電器、 暖通空調、機器人及工業自動化系統的科技企業集團[。提供多元化的產品和服務,包括以廚房家電、冰箱、洗衣機、及各類小家電的消費電器業務;以家用空調、中央空調、供暖及通風系統的暖通空調業務。

  今年6月29日,美的集團通過微信公眾號正式回應“遭遇10億元理財騙局”的傳聞稱,公司下屬合肥美的冰箱公司(合肥美的)在2016年3月購買10億元理財信托產品,2016年5月通過內控日常核查發現存在詐騙風險并第一時間報案。

  這揭開了騙局的一層面紗。

  據記者了解,美的集團旗下的合肥美的電冰箱有限公司(下稱“合肥美的”)于2016年購買了10億元理財信托產品,但該部分資金疑似遭遇“騙局”,其中有7億元的涉案銀行為“農業銀行成都武侯支行”,另有3億元的涉案銀行為“重慶銀行貴陽分行”。

  目前,上述案件正在開庭審理中,不排除兩案合并的可能。

  而這場騙局的關鍵,發生在去年3月,成都的一家銀行內。在這家銀行的一間副行長辦公室內,這場騙局的關鍵人物悉數登場,行騙的資料集中蓋上假章,而騙子們在這里拿到了受騙人的關鍵信任票。

  圈套:大學同學介紹的7億元理財項目

  6月29日早間,一篇題為“美的集團理財資金遭遇騙局,被農行‘蘿卜章’騙走7億元”的報道在網絡上瘋傳。簡單一點說就是,2016年3月,美的購買的7億元理財資金,由“農業銀行成都武侯支行”出具兜底函,借道資管計劃和信托產品,最終流向3家借款公司。

  當天晚間,美的集團相關人士稱,案件還未偵查完結,為了不影響案件偵破,尚不能做更詳細的說明。這位人士還強調,第一時間報案,公安機關及時采取了措施。公司權益得到了最大的維護,損失金額有限。

  記者了解到的信息顯示,這場騙案的兩名焦點人物,據稱是大學同學。

  據記者掌握的材料顯示,2016年3月初,美的集團金融中心安徽分部負責人李某向其大學同學聶某介紹公司投資理財業務的具體要求,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有銀行的兜底;3月中旬,聶某根據要求向李某推薦了上海中信建投證券投資經理王某手頭的一個7億元成都理財項目,而該項目有農業銀行的擔保。

  這個7億元的理財項目,投資期限兩年,預期年化收益率為6.7%。美的通過認購單一資管計劃投資,進而委托信托公司向農行成都武侯支行的3個“授信客戶”發放委托貸款,農業銀行成都武侯支行向投資人美的出具保本保收益的《承諾函》。

  業內人士認為,這個交易結構看似復雜,其實是一單已設計好的交易結構給到交易的各個主體,也就是說,騙局的交易結構或在此之前就已經搭建好了。

  但從記者看到的材料上看,這個為美的量身定制的騙局,李某似乎并未發現紕漏,項目中的三個企業都是成都武侯支行授信客戶,且有該支行的兜底擔保,符合美的投資要求。

  于是,李某在向其主管領導匯報并得到其應允的情況下,與美的風險管理部朱某一同前往農業銀行成都武侯支行進行調查。

  實施:真銀行、假行長的1小時“演出”

  在成都,一場真銀行、假行長的戲碼正式開鑼。

  2016年3月22日,美的一行幾人,由一名自稱為“農行成都武侯支行客戶經理”的陳某接待,來到了農行成都武侯支行辦公大樓。

  根據澎湃新聞掌握的情況,3月22日9時47分50秒,“客戶經理”陳某領著美的方面等人從一層營業廳進入,坐上電梯進入農行武侯支行辦公區,去往副行長路某辦公室。全程并無任何人要求登記或出示證件,亦無人詢問或阻攔。

  進入辦公室后,“客戶經理”陳某向大家介紹了一名中年男子“黃行長”,隨后雙方交換了名片。

  初次見面,美的李某向“黃行長”介紹了美的在全國14個基地與農行的優良合作歷史,并表示能和農行再度合作“感到比較親切”。

  “黃行長”則向大家介紹了項目標的公司——農行成都武侯支行3個“授信客戶”的情況,在他口中,三家企業都是農行的重點優質客戶,每次貸款都按期還,但出于“指標考核壓力”和為了讓“報表好看些”,銀行這才希望通過引進企業發放委貸、出具函件、賺取中收的方式為企業放款。

  談話間,“客戶經理”陳某還從辦公室一側的文件柜子里拿出塑料檔案盒,并稱那些是三個企業的授信資料,給美的李某和朱某查看。

  這些資料包括了農行四川省分行的授信批復復印件、農行武侯支行對三家企業的調查報告原件、三家企業的抵押質押權證原件以及抵押物的評估報告并附有物業照片原件等文件。

  在查看3個“授信客戶”的全部資料并交流后,美的李某和朱某便提出要求當面簽署《承諾函》的想法,“黃行長”當著美的公司人士的面,從辦公桌抽屜里拿出“農行成都武侯支行”的公章,在李某和朱某仔細核對后,“黃行長”進行了蓋章。因第一次蓋章不清晰,“黃行長”還加蓋了一次。

  隨后,美的方面對蓋了公章的《承諾函》進行核對、拍照留存,并提出“《承諾函》原件要不要密封一下”,但“黃行長”的回答是,“《承諾函》簽署日期還是空著的,現在沒有必要密封,等你們落實了放款時間、填上簽署日期后再密封吧。”

  根據澎湃新聞掌握的信息,3月22日10時48分,“客戶經理”陳某帶著美的一行4人結束了近一小時的會面,離開農行武侯支行辦公區。

  即使是回答一小時會談中最認真工作的美的朱某提問時,“黃行長”和“客戶經理”陳某都未露出一絲破綻。

  朱某曾在會談中質疑其中一家企業的抵押房產評估價值過高,“黃行長”和“客戶經理”陳某在回應中并未打結,而是以“當地消費高”、“進行過類比”、“這是臨街商鋪、價格就是比較高”等話語瞞天過海。

  業內人士不禁感慨,這個“騙局”可以說是非常具有戲劇性,“蘿卜章”就算了,甚至還有專門的“演員”,而美的,則可以說是一個非常稱職的觀眾了,“該配合你演出的我非常配合”。

  事發:四個被告和3個騙子

  直到放款后兩個月,2016年6月,美的方面再次前往農行成都武侯支行進行投后核查,才發現這個7億元項目中最核心的《承諾函》上的印章是偽造的,蓋章的“黃行長”為假冒,負責接待的“客戶經理”陳某也是假冒。

  三個借款企業的授信資料(包括上級分行的授信批復、抵質押證書、支行的盡職調查報告和物業評估報告)全都是偽造的,上面蓋的公章也全是非法私刻的。

  三家獲得貸款的企業在騙取侵占了美的7億元資金后,向設下“騙局”的陳某等人支付了巨額好處費。而陳某等人用以接待美的方面的辦公室,則實際上是農行成都武侯支行一位路姓副行長的辦公室。

  在監控視頻中,這場完美騙局的脈絡較為清晰地呈現了出來。其實,除了假冒的“黃行長”和“客戶經理”陳某兩名合同詐騙案嫌疑人,另外還有一名嫌疑人一直在農行武侯支行辦公區與路姓副行長聊天。

  根據記者掌握的資料,2016年3月22日9時01分,合同詐騙案嫌疑人王某和“黃行長”唐某出現在農行武侯支行門口,兩人隨后相隔約7分鐘陸續搭乘一樓電梯上樓;9時19分,在會議室門口,路姓副行長被犯罪嫌疑人王某叫住,并隨同他到隔壁辦公室搬了一把辦公椅到路姓副行長辦公室;9時47分,詐騙主要嫌疑人陳某帶著美的一行4人進入農行武侯支行辦公區,去往路姓副行長辦公室;10時25分,路姓副行長從會議室出來后與合同詐騙案嫌疑人王某在樓道聊天;隨后的20多分鐘,陳某曾兩次走出辦公室與王某交談;10時47分,陳某還在會議室門口與路姓副行長打了招呼;隨后的不到1分鐘時間內,陳某便帶著美的一行人離開了路姓副行長辦公室。

  完成“騙局”后,10時51分,王某便和假扮“黃行長”的唐某各自提著東西從樓梯間下樓。

  基于此,合肥美的將3家獲得貸款的企業以及農行武侯支行告上了法庭,希望能追回7億元本金及其利息2076萬元(截至2016年11月20日)。

  雖說騙子的騙術堪稱完美,但一家城商行相關人士表示,發生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美的安徽金融分部負責人是個門外漢,另一種則是其在交易中有受賄行為,而他判斷這兩條在此次事件中都存在。

  據記者了解,美的經辦人已被開除,陳某、王某、唐某3個合同詐騙案嫌疑人均已被逮捕,農行出借辦公室的那位副行長則已被取保候審。而資金流向的三個實際用資方,有多人在逃。

分享:??????????

新華社《半月談》雜志社廣東主任;

家本紀·專欄???
張韜??????

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家族商業評論》雜志出品人/總編;

華作天成國禮·非遺文化產業平臺聯合創始人

《家本紀》新媒體系列創始人;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双色球易网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