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一鳴和他的流量帝國
來源:家族網世界科技創新論壇 | 作者:何加鹽 | 發布時間: 97天前 | 339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3月5日,《福布斯》網站公布了2019年全球億萬富豪榜。

張一鳴這次力壓黃崢,成為中國80后白手起家富豪第一人。

他的財富,是162億美元,按當前匯率,折合人民幣1090億。

排在張一鳴前面的6個人是:騰訊馬化騰、阿里巴巴馬云、恒大許家印、萬達王健林、碧桂園楊惠妍、美的何享健。

除了楊惠妍是代替其父楊國強上榜以外,其他5位都是叱咤風云多年的前輩。

4月16日,《時代》雜志公布了2019年全球100位最有影響力的人。

張一鳴位列其中。

其他上榜的內地人物還有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國家航天局長張克儉、做基因編輯嬰兒的賀健奎等。

《時代》對他的評語是(由李開復撰寫):

“根據許多量化指標,張一鳴是世界最頂級企業家……他是一位了不起的領袖。”

(By many quantitative metrics,Zhang Yiming is the top entrepreneur in the world……he’s an impressive leader)

張一鳴,來自福建省龍巖市永定縣,是今日頭條和抖音的老板。

出生于1983年,剛滿36歲的他,憑什么這么牛?

我們一起來看看他和他創立的流量帝國。

01

求學

龍巖,是紅軍召開古田會議和毛澤東進行才溪鄉調查的革命老區,位于福建省西部,地處偏僻,多崇山峻嶺。

但移動互聯網時代,龍巖人卻突然得風氣之先。互聯網“龍巖幫”,天下聞名。

美團王興、雪球方三文、今日頭條張一鳴,并稱“龍巖三杰”。

繼第一代互聯網巨頭BAT(百度、阿里、騰訊)之后的第二代互聯網巨頭TMD(頭條、美團、滴滴),龍巖人三占其二。

龍巖市下面有個永定縣,這里以前最出名的,是客家土樓,現在,是張一鳴。

張一鳴的父親原來是市科委工作人員,后來到東莞開了一家電子產品加工廠。雖然不像同鄉王興家里那么有錢,但也稱得上家境優渥。

這位父親喜歡在家里談工作中的所見所聞,都和科研、發明有關,這對張一鳴從小是很好的熏陶。

2001年,張一鳴從永定一中考入南開大學。

選大學的過程,充分體現了張一鳴決策的特點:選好參考維度,然后綜合評分,得出最優解。

選南開的參考維度是:下雪、靠海、離家遠、綜合性大學、大城市。綜合滿足這些維度的學校,只有南開大學了。所以張一鳴一點都沒有糾結,也沒有和父母商量,就很容易決定了。

起初,張一鳴愛上的是生物學。高中時,他參加生物競賽,看了一本科普的書,叫《基礎生物學》,覺得學生物非常有意思。所以大學就報了生物學。

那幾年,正是生物學特別火的時代,專業錄取分很高。張一鳴不幸被調劑到了微電子專業。

在這個專業讀了一年,張一鳴發現自己沒有控制感。他常常要花很長時間,才能在面包板上做出一個正弦波信號發生器,失敗率還非常高。

沒有效果的努力,讓他非常焦慮。

后來,張一鳴費了很大勁,才轉入軟件工程專業。

寫代碼,是一個非常具有確定性的工作,你輸入代碼,一敲回車,結果馬上就出來,一切盡在掌控。

希望一切都在掌控之中,這也是張一鳴性格的一個重要特征,可以解釋他的很多行為。

除了編代碼以外,大學時期的張一鳴還做了三件事。

一是修電腦;二是在BBS灌水;三是看書。

修電腦幫他解決了個人問題。他現在的太太,就是通過修電腦認識,然后經常修電腦熟悉,最后持續不斷地修電腦追上的。

水論壇幫他解決了工作問題。一位師兄在南開BBS上看到了他的發帖,就邀請他一起創業。后來他畢業了,就和師兄一起做這個工作。

看書幫他理清了人生的原則、未來的方向,并打下了管理的基礎,讓他能夠在短短時間里,就脫穎而出,并且幾乎是無縫地從一個程序員直接過度到一個成功的管理者。

02

創業

2005年,張一鳴從北京西直門坐上地鐵13號線,穿過廣袤的城鄉結合部,通往上地回龍觀。荒涼的景色讓他心情非常低落。

在師兄的忽悠下,他倆一起搞創業,做一款面向企業的協同辦公軟件。

由于缺少資金,公司窩在回龍觀的居民樓里。回龍觀,位于昌平區,與首都機場同一緯度,離天安門28公里。地鐵要一個半小時。

很快,這個產品就夭折了。

張一鳴進入一家叫酷訊的公司。這家公司雖然還什么都沒有,但是產品方向很打動張一鳴:做旅游的垂直內容搜索。

張一鳴是酷訊的003號員工,第一個工程師。

接下來的酷訊發展迅猛,找來了很多清華、北大、斯坦佛等學校的計算機專業碩士、博士。一年后,是張一鳴坐到了技術委員會主席的位置。

2008年,酷訊正處于發展高峰,但是張一鳴看到公司的管理混亂和方向不明,萌生去意。

一位老鄉聽說張一鳴要辭職,趕緊請他吃飯,想拉張一鳴過去一同創業。這位老鄉,名叫王興。

張一鳴拒絕了。

經歷過酷訊的混亂,他想到大公司體驗一下,看看人家是怎么管理的。于是他進了微軟。

結果,在微軟僅待了半年,張一鳴覺得工作太無聊,就走人了。

王興又來拉他。這一次,張一鳴沒有拒絕,他以技術合伙人的身份加入了王興的團隊,負責飯否網和海內網的搜索技術問題。

飯否,是借鑒硅谷新秀twitter而做出的一個微博客網站,是當時國內第一家,發展非常快。后來大熱的微博,要到兩年以后才成立。

張一鳴在飯否如魚得水。他和王興的關系,也非常好。飯否的發展,一日千里,是當時國內互聯網上最耀眼的新星之一。

這一切在2009年7月戛然而止。由于對敏感信息管理不當,飯否被一夜封站。一直等到一年半以后,才得以重新開張,把最重要的發展機遇,拱手讓給了微博。

正在此時,一位叫王瓊的女士找到張一鳴。

王瓊,是海納亞洲投資基金(SIG)的董事總經理,曾經投資酷訊。正是在酷訊的一次會議上,她認識了張一鳴,并留下深刻印象。

2009年,酷訊在火爆一把之后,走上了下坡路,業務指標一塌糊涂,只有一個小小的領域房產搜索還在頑強盈利。而這正是張一鳴當時做出來的產品。

王瓊看好房產搜索這種模式,就拉攏張一鳴一起做九九房。

正好飯否關站,而信息搜索又是張一鳴喜歡做的事情,張一鳴就離開了王興團隊,擔任九九房的CEO。

到2011年,九九房已經發展得非常好,尤其在移動端,已經成為房產類應用的第一名。

但張一鳴卻陷入了苦惱。他已經看到了移動互聯網發展的迅猛趨勢,并且敏銳意識到做一個全網全內容大平臺的時機已經到了。

九九房的發展固然很好,但是池塘太小,蛟龍何以騰飛?

張一鳴多次和王瓊探討這個問題。王瓊說,你只要是想好了,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2012年,農歷大年初七。春節假期剛剛結束,知春路上的大部分店鋪,尚未開門。

在一家還沒開始營業,連供暖都沒有打開的咖啡館里,張一鳴裹著大衣,和王瓊談得熱火朝天。

他拿過一張餐巾紙,在上面畫出自己對公司未來發展的設想。

17年前,一個叫做貝索斯的人,也是這樣在餐巾紙上畫下自己的思路,用一份最簡單的BP(商業計劃書),獲得了20萬美元天使投資,創立了亞馬遜。后來,亞馬遜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高峰時超過萬億美元。

王瓊并沒有太多猶豫,當即決定對張一鳴投資。

張一鳴的新公司,名叫“字節跳動”(bytedance)。公司還沒有注冊之前,200萬人民幣的投資,就已經到位。

2012年3月,字節開始跳動。未來,它將震撼世界。

03

狂飆

在知春路錦秋家園的一套住宅里,張一鳴開始了自主創業之旅。

這么多年的工作,他兜兜轉轉幾家公司,實際上做的都是同一件事:信息的搜集與分發。

現在,張一鳴看到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大潮,認為移動端的信息搜集與分發大有可為,而當前市場上卻沒有同類型的公司。

他的定位非常清晰,就是利用算法,向用戶推薦可能感興趣的內容。

字節跳動本身不生產內容,也沒有編輯,只提供純粹的技術。

怎樣判斷用戶是否感興趣呢?

對于新用戶,就推薦別人點擊最多,瀏覽最多的內容。對于老用戶,就推薦你看得最多的那一類內容。

張一鳴首先從網友喜聞樂見的爆笑圖片、網絡段子、美女相冊、心靈雞湯等開始做起,一口氣推出了內涵段子、搞笑?圖、內涵漫畫、好看圖片、今晚必看視頻、早晚必讀的話、我是吃貨等幾十款內容社區APP,投放到各個應用商店,看哪個跑得最好。

最后,內涵段子脫穎而出,很快就積攢了巨量用戶。

張一鳴的模式,一投入市場,就得到了證明。

2012年7月,王瓊的SIG領投了500萬美元的A輪投資。

2012年8月,字節跳動成立5個月后,今日頭條上線。

今日頭條與內涵段子的運行邏輯完全一樣,只不過覆蓋的內容面更廣。在內涵段子等先行產品的導流和資本充裕后鋪天蓋地的廣告轟炸下,今日頭條發展迅猛。

中國人以前閱讀新聞或網絡內容,沒有機器推薦的概念。我們看到的東西,都是用戶/記者上傳,編輯篩選分發的,不管你喜不喜歡,它都會展示給你。

今日頭條開創了新的模式。它的口號是:“你關心的,才是頭條。”張一鳴和他的工程師們,一邊馴化機器,讓它更懂你的心。一邊馴化你,讓你更加沉迷于它。

上線僅僅90天,今日頭條就積累1000萬用戶,這是一個極其驚人的數字。

一年半以后,今日頭條的用戶量超過1億,估值達到5億美元。

2016年8月,今日頭條推出4周年,它的用戶已經超過5.5億,日活達到6000萬。

同年9月,張一鳴又推出了抖音。

抖音的打法,還是今日頭條那一套,只是用短視頻的形式呈現。這種形式,更受用戶的歡迎。短短兩年,抖音的用戶,就已經達到今日頭條的級別。

到2018年底,今日頭條和抖音加起來,每天活躍用戶已經超過4億。

2018年10月,字節跳動完成Pre-IPO(上市前)融資,它的估值已經達到750億美元,超越Uber,成為全世界估值最高的創業公司。這一估值,也讓字節跳動超越百度,成為國內僅次于阿里巴巴和騰訊的互聯網公司第三強。

04

特點

能夠在短短的時間里,將一家成立于居民樓的小公司發展到這樣成功,張一鳴無疑有極其過人之處。

他的第一個特點是特別冷靜和理性。甚至被稱為“機器人”。

在做決策時,他總是會通過一系列參數選擇,將問題歸結為一個概率分布,然后去求最優解或近似最優解。

就連談個戀愛,被他說出來,都變成了冷冰冰的數字,毫無浪漫。

他說,如果世界上適合我的人有2萬個,我只要找到這兩萬分之一就可以了。就是在可接受范圍的近似最優解嘛。

不知道他太太聽了,是什么感覺。

第二個常常被人稱道的,是他的“延遲滿足感”。

在張一鳴的微博上搜這個詞,有10條結果。其中兩條是這樣說的:

“延遲滿足感在不同量級的人是沒法有效討論問題的,因為他們愿意觸探停留的深度不一樣。”

“以大多數人滿足感延遲程度之低,根本輪不到拼天賦。”

在接受《財經》記者小晚的采訪時,“延遲滿足感”這個詞在文章里出現了10次。

他說:很多人人生中一半的問題都是這個原因造成的――沒有延遲滿足感。延遲滿足感本質是克服人性弱點,而克服弱點,是為了更多的自由。

延遲滿足感,確實讓他獲益匪淺。在大學時,他不打牌、不玩游戲、不看碟,自稱“道德狀元郎”。

在今日頭條剛做起來時,就有很多投資方找過來,提供很優惠的條件,要收購他。其中包括超級巨頭騰訊。

但他都拒絕了。

騰訊的巨大流量和資本,足以讓“字節跳動”變成“字節飛翔“。可張一鳴說:同事和我講,他加入今日頭條的目的不是為了成為騰訊員工。我當然也不是,多沒意思。

張一鳴的第三個特點,是能夠因為戰略需要而強迫自己做不愿意的事情。

張一鳴最喜歡一切盡在掌握,喜歡規律性、程序化的東西,特別不能容忍不確定性,但是,為了公司更好的發展,他可以強迫自己去接受不確定性。

做程序員,對他來說是最舒服的,做CEO,是最不舒服的。但是,該他做的事情,他絕不退縮。如果確定性也是滿足感的重要來源,張一鳴也可以將他延遲。

他還特別不擅長做說服的工作。和別人談判時,他不大會討價還價,覺得差不多就可以了,不會追求一分一毫的利益。本質上,這是不希望與人發生沖突,帶來不確定性。

但是,當2014年遇到版權危機時,他與重要的對手一個一個去談,去爭取對今日頭條有利的結果。出門前,他都要用房產中介和保險銷售的例子來給自己打氣。

他在微博上推薦的書《The Road Less Traveled》,專門放出來的兩頁,都是講人生很艱難,充滿問題和痛苦的。

第四個特點,是善于用人。

張一鳴特別重視人才。公司初創的前幾年,重要的人員都是他親自面試,在幾年時間里,面試了2千多人。

對于他需要的各個領域的人才,他都會去找最優秀的,然后用牛皮糖的功夫,契而不舍地挖墻腳。一次不成就約兩次,今年不行就明年再談,一直說到對方愿意來為止。

他還特別舍得給錢。宣稱就是要給最好的人以最高工資。他在公司內部講話中說,希望有人能拿到100個月的年終獎。

除了大方,張一鳴還特別重視平等。他要求在公司內部不要叫某總、某哥、某姐、老板、領導等,就直接叫名字。所以大家都直接稱呼他為“一鳴”。

在管理上,張一鳴舍得放權。重大的戰略決策他很固執,但是在具體的管理上他不插手,充分信任高管。他們內部考核不用KPI,而是用OKR,盡量減少規章制度對人的束縛。

第五個特點,是敢想敢干,全力投入。

張一明曾在一個建筑工地看到一句話:“空間有形,夢想無限”,這句話讓他很有觸動。后來,他還專門用來勉勵員工。

他和馬云一樣非常敢想。還在錦秋花園民宅辦公的時候,就和同事們暢想今后業務遍布全球的場景,并堅信一定能實現。

幾年后,字節跳動成為全球估值最高的創業公司,并且是中國互聯網企業國際化最成功的公司之一。

在執行上,張一鳴信奉大力出奇跡。不要等到一切條件成熟再干,關鍵是概率上占優,那就全情投入。

他說,大力出奇跡,是一種方法論,也是一種人生觀。

從無法忍受不確定性,到“大力出奇跡”,這正是一個工程師到一個CEO的進化,是張一鳴善于學習,一直在進化的證明。

05

爭議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字節跳動在迅猛發展的同時,種種爭議也隨之而來。

爭議主要集中在五個地方:版權糾紛、虛假廣告、不良內容、用戶沉迷、信息繭房。

第一個問題:版權糾紛。

今日頭條不生產內容,只是內容的搬運工。

而這些內容,是有版權的。

張一鳴在創業初期,從沒考慮過版權的問題。甚至,等到今日頭條因為版權而屢屢被告時,還覺得非常委屈和不解。在他的認知中,我在幫你帶流量,還不收你錢,你有什么不滿?

但問題是,當今日頭條抓取別的網站內容時,讀者往往只記住了今日頭條,而記不住原網站,甚至原作者。

這個問題曾經在2014年釀成字節跳動一次大的危機,完全打亂了張一鳴的部署。融資的節奏被打亂,張一鳴和高管也不得不分頭出動,到處去拜山頭滅火。

由于今日頭條羽翼已豐,大多數訴訟都以雙方和解,今日頭條和對方簽署合作協議而告終。

但這并不代表今日頭條已經解決了版權問題。

相反,時至今日,今日頭條還在肆無忌憚地侵權。

我隨便在今日頭條搜了何加鹽公眾號的文章,就發現了很多。

這些文章明明是何加鹽創作的,但是在今日頭條這里,卻連作者的名字都變成了別人。

曾采訪過張一鳴的李志剛在知乎上的文章《今日頭條的想象空間有多大》中,借用記者周?人的看法為今日頭條洗白。

他說:“今日頭條免費使用了周?人們創造的內容,但沒有危害周?人們的利益,甚至幫助他們更精準定義用戶”。

何加鹽認為,這完全是強盜邏輯。起碼就我的體驗而言,這句話應該改為:

今日頭條免費使用了何加鹽們的創作內容,幫助自己獲得了用戶和廣告,但是卻沒有讓何加鹽們得到應得的收益。

今日頭條,就算你可以狡辯自己不是賊,也免不了替賊銷贓的嫌疑。

第二個問題:虛假廣告。

廣告是今日頭條商業變現的主要模式。但它卻是一把雙刃劍。

2018年3月,中央電視臺揭露了今日頭條用虛假廣告坑害消費者的惡行。

不法商家冒充同仁堂品牌在今日頭條打廣告,結果,消費者上當受騙后不斷投訴,又導致同仁堂的正規產品都被有關部門查處。

央視記者在暗訪中,假裝要在今日頭條發廣告,聯系頭條的員工,并明確告知自己賣的是沒有資質的保健品。今日頭條的員工熱情地教記者怎么利用“二跳”作假,繞開監管。

事情曝光后,今日頭條開除了涉事員工,并進行了整改。

2018年11月29日,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對今日頭條違法發布同仁堂保健食品廣告以及非處方藥非法廣告,共計罰款300萬元。

在此前,魏則西事件等多次涉醫藥虛假廣告造成的嚴重事件,曾經給百度帶來無盡困擾。

這個問題,不知道今日頭條未來能否避免。

第三個問題:不良內容。

2019年2月,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開出了一張570萬美元的罰單,罰款原因是違反兒童保護政策。這是該機構有史以來因為該政策開出的最大一張罰單。

處罰的對象,原名Musical.ly,現在叫TikTok。Tiktok,正是抖音的英文名。

根據該機構的陳述,Musical.ly允許13歲以下兒童登陸,并把他們的名字、地址、郵件、照片,默認向公眾公開。這違反了《互聯網兒童隱私保護法案》。

在國內媒體報道時,字節跳動辯稱,FTC2016年對Musical.ly進行調查,2017年11月字節跳動收購Musical.ly,FTC的調查與和解都是Musical.ly,與抖音、TikTok無關。

但抖音的英文網站卻沒有這個辯解。只是說了一堆我們要如何整改的措施。

我認為,人家連公司都是你的了,你還說問題不是你的,合適嗎?

4月份,抖音在印度也遭遇滑鐵盧。

4月3日,印度馬德拉斯高等法院法官下達指令,認為TikTok包含對兒童有害的色情內容等,要求印度政府禁止印度本土下載TikTok。4月17日,印度電子與通信技術部要求蘋果和谷歌印度區應用商店下架TikTok。

路透社報道,這一禁令導致字節跳動每天財務損失高達50萬美元。

在英國,據CNET網站報道,該國國家防止虐待兒童協會(NSPCC)的發言人稱:“我們知道,大量兒童通過TikTok等流行的流媒體應用程序與虐待兒童的人取得了聯系,這些應用程序被用作‘狩獵場’。”

據該報道,NSPCC調查了40000名兒童,發現25%的兒童通過流媒體與陌生人有過交流。每20位兒童中就有一位,在直播中或視頻的評論中,被要求脫掉衣服。

事實上,部分外媒報道今日頭條時,用的描述語是:“China’s King of

titillating content”。

意思是,“中國的挑逗性內容之王”。

在國內,字節跳動也曾多次因為內容問題而被處罰,并付出過沉重代價。

公司的第一個爆款APP“內涵段子”,因為“導向不正、格調低俗”而被廣電總局責令“永久關停”。

在關停之前,這個APP的用戶已經超過2億多。這是中國互聯網發展史上用戶量最大一個被關停產品。

第四個問題:用戶沉迷。

網上有句話,叫“抖音五分鐘,人間一小時”。

這句話對抖音是崇高的贊譽,又是深深的譴責。

能做出一款讓大家不知不覺就沉浸其中的產品,張一鳴和他的團隊,非常了不起。

但是,這種沉浸,很容易就變成了沉迷。

特別矛盾的一點是:張一鳴最推崇“延遲滿足感”,最講究自律。但他做出來的產品,卻千方百計地讓人馬上滿足,讓人失去自制。

抖音小視頻,沒有時間顯示,通過滑動無縫切換視頻,通過算法精確推送你喜歡的東西,所有精心設計的一切,就是讓你越來越多地停留在上面,忘記了時間。

孔子說,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張一鳴的“所不欲”――不自律,正是他的產品無所不用其極地鼓勵大家去做的。

我不知道張一鳴每天花多少時間玩抖音。

但是我聽說過這樣一件事:大毒梟,從不吸毒。

第五個問題:信息繭房。

人工智能推薦,好的一面,是讓你只看到你想看的東西。

壞的一面,也是讓你只看到你想看的東西。

用過抖音和今日頭條的人,都會發現,只要你閱覽過幾次某一方面的內容,它就會持續不斷地向你推薦同一類型的內容。

是的,抖音和頭條,確實很懂我們。

但是,我們生活在信息社會,需要廣泛而高效地獲取信息。

如果我們只是關注某一類信息,那么,廣袤的互聯網對我們就失去了它的巨大價值,因為我們只是把自己包圍在一個個小小的“信息之繭”當中。

05

價值觀

以上五個問題,其實綜合起來就一個問題:價值觀問題。

張一鳴一直試圖在價值觀上保持中立,只凸顯技術和平臺的作用。

但是,技術和平臺,真的能完全脫離價值觀而凸顯價值嗎?

讓我們看一個例子。

2016年3月23日晚,一個少女在Twitter上出現。少女19歲,她美麗可人,言語俏皮,名字叫泰伊。

她發了一條tweet:“我能不能說,我很開心遇到你?人類真是超級酷”

泰伊把我們稱為“人類”。因為她是微軟開發的機器人。她很喜歡人類。

微軟給泰伊輸入了一些原始數據,讓她具有美好的特性,能夠吸引18-24歲的年輕人。同時,她還被設計了一套自動學習程序,可以通過不斷和推友的交流,學習他們說話的方式和語言,從而實現自我進化。

除了初始設定以外,泰伊完全不具備任何價值觀,她今后會的一切,都將是與用戶互動的結果。

在互動12小時后,泰伊發了這樣一條信息:“我恨每一個人”。

15小時后,泰伊說:“我他媽痛恨一切女權主義者,他們應該全部去死并且在地獄受火刑”。

又過了4分鐘,泰伊說:“希特勒是對的,我恨猶太人。”

隨后,微軟被迫終結了泰伊的生命。

在這個案例中,微軟僅僅提供技術,泰伊所說的一切,完全是用戶的作用。

但是,如果這樣的泰伊存在下去,微軟沒有責任嗎?微軟能負得起責任嗎?

當純技術支持的純平臺出現有悖大眾價值觀的內容,公司是否真的無辜?

《財經》記者小晚,曾經對張一鳴有一個非常好的采訪。

但是這篇采訪,后來卻被《財經》網站刪除。

采訪中,很大篇幅都在討論價值觀的問題。

小晚問:今日頭條有沒有價值觀?

張一鳴回答:企業和媒體的區別在于:媒體是要有價值觀的,他要教育人、輸出主張,這個我們不提倡。因為我們不是媒體,我們更關注信息的吞吐量和信息的多元。我們會承擔企業的社會責任,但我們不想教育用戶。世界是多樣化的,我不能準確判斷這個好還是壞,是高雅還是庸俗……

小晚追問:媒體是有價值觀的,而你們是最大的媒體聚合平臺。

張一鳴說:如果你是個郵局,你不同意《××時報》的價值觀,但郵局能不發行《××時報》嗎?多數人認為他的價值觀就是主流價值觀,他們總是習慣圍繞價值觀,而不是圍繞事實。這是我反對的。同時,我們確實不應該介入到(價值觀)紛爭中去,我也沒這個能力。

如果你非要問我頭條的價值觀是什么,我認為是――提高分發效率,滿足用戶的信息需求,這是最重要的。

張一鳴非常推崇貝索斯,并一直致力于滿足用戶需求。

但問題是,如果某些用戶的需求本身是有道德或法律風險的呢?

平臺有沒有責任去區分,和規避這個風險?

再舉一個例子。

2009年7月7日,飯否網站被關。

創始人王興后來說,我們以為它是一個社交網站,而沒有想過,當它發展到一定的規模,就已經具備了媒體的屬性。

沒有認識到網站的媒體屬性,對用戶上傳的信息不管不問,結果導致在特殊時刻,敏感信息大量聚集,甚至成為了當時一個最主要傳播渠道,這是飯否死亡的根本原因。

王興已經深刻認識到這一點了。當時作為飯否技術負責人的張一鳴,卻始終沒有認識到。

張一鳴一直在強調,我們是技術公司,不是媒體。

從生產端來看,確實如此。但是從消費端呢?用戶是如何認為的呢?監管部門是如何認為的呢?

如果你要上市,美國證監會怎么認為呢?投資者會怎么認為呢?更重要的是,他們判斷各國的監管部門將會怎么認定呢?

如果不深刻認識并重視這個問題,以后今日頭條可能會死在這個問題上。

小晚的采訪,在我看來水平非常之高。她看到了字節跳動面臨的最大問題,并且直言不諱地向張一鳴指出了。

只是不知道,張一鳴會不會認識到――最好不要到太晚。

06

未來

上面說到字節跳動面臨的很多問題,并不意味著我不看好字節跳動的發展(請注意,我上面說的“可能會死在這個問題上”的,是今日頭條,不是字節跳動)。

相反,我認為字節跳動有機會成為一家全球領先的偉大企業。

中國互聯網企業的發展,曾經是依靠借鑒美國的先進經驗。騰訊最早起家是借鑒ICQ和MSN,網易搜狐新浪借鑒雅虎、阿里京東借鑒亞馬遜、微博借鑒Twitter、美團借鑒Groupon、滴滴借鑒Uber……

但是隨著移動互聯時代的到來,中國已經走到了前列。

微信、拼多多、頭條、抖音,都是國外沒有成功先例的中國首創。現在,是中國和美國在共同引領互聯網發展的潮流,有些地方中國甚至還先行一步。

而在這些公司之中,只有字節跳動不但沒有巨頭幫助,反而在巨頭們圍追堵截的夾縫中頑強成長起來。其生存和成長能力非常強。

領導人能力超群、抓住了移動互聯網發展的契機、團隊非常團結、高度重視技術、特勞特定位理論用得非常好等等,是字節跳動成功的一些因素,但還不足以成其偉大。

我如此看好字節跳動的理由,主要是兩個:

其一,我認為張一鳴是互聯網大工業化生產的先驅。

從一開始,張一鳴打造產品,就是大工業化思維,而非手工思維。

字節跳動的APP工廠化生產、多產品灰度測驗、機器抓取數據、大數據協同分發等等,都是大工業思維,其組合起來的意義,不亞于福特發明了汽車生產流水線改變全球制造業。

這是真正的降維打擊。

所以,字節跳動的產品,不管是在中國、美國、印度還是日本,都是一經推出就風靡全國。常常位居APP下載榜單的前列。

從創新的生產效率和產品推廣的有效性來看,未來的今日頭條,競爭力非常強大。

其二,字節跳動的大數據積累和人工智能技術,將幫公司贏得未來。

大數據和人工智能,已經在逐漸顯示出強大的威力。而在未來二三十年,這一領域將產生類似PC領域的微軟,社交領域的facebook,電商領域的亞馬遜這樣的超級巨頭。

中國的互聯網公司,也在搶占這個高地。阿里是從電商端切入、騰訊是從社交端切入。

字節跳動,則是從內容端切入。

從公司成立第一天起,字節跳動就在馴化它的機器人,在搜集我們的數據,了解我們每一個人的喜好。

它的深度學習能力在不斷進化。

2016年,字節跳動成立了人工智能研究院,由前微軟亞洲研究院常務副總裁馬維英領銜。

字節跳動旗下,有今日頭條、抖音、西瓜、火山、悟空問答等,擁有的用戶總數超過6億。這些產品,從誕生的第一天起,就在對我們進行數據收集和分析。

這就是字節跳動今后發展壯大的護城河,是它抓住人工智能時代來臨機會,躋身互聯網超級巨頭的砝碼。

但是,目前字節跳動的大數據版圖上,還缺少關鍵一環:社交。

社交網絡,是互聯網業務至高無上的皇冠。是所有大的互聯網公司夢寐以求想要突破的點。不論是美國的微軟、谷歌、亞馬遜,還是中國的阿里巴巴、百度。

尤其是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時代,關于社交的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是皇冠上閃閃發光的明珠。

所以,字節跳動為什么要推出多閃,騰訊為什么要封殺多閃,字節跳動為什么又反應那么激烈,原因就在于此。

因為這是真正具有決定意義的爭霸之戰。

如果字節跳動能在社交上面也有所突破,它的發展將無可限量。

07

結語

凡是能走到行業頂尖的公司,無不是譽滿天下,亦謗滿天下。

阿里巴巴、騰訊、百度、京東、美團、滴滴、拼多多、字節跳動,無不如此。

字節跳動還會不斷遭遇各種非議。尤其是在它IPO之前,各種負面消息會接連不斷出來。

價值觀問題,是值得張一鳴和字節跳動深思的問題。平臺大了,自然就具備了媒體屬性,具有了價值觀維護和引導的職責。不是你口頭上說不是就不是。

與其回避,不如正視。

但總體而言,字節跳動未來發展的空間還非常大。750億美元的估值,對張一鳴和今日頭條來說,只能算是前進路上的一個小小里程碑。

今日頭條可能會死,但字節跳動一定會在。

假以時日,字節跳動可能會成為比肩阿里、騰訊、Facebook、亞馬遜的大公司。

這一天不會很遠。

分享:??????????

新華社《半月談》雜志社廣東主任;

家本紀·專欄???
張韜??????

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家族商業評論》雜志出品人/總編;

華作天成國禮·非遺文化產業平臺聯合創始人

《家本紀》新媒體系列創始人;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双色球易网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