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的少東家何劍峰卷入做空疑云 何享健父子1800億金融帝國出水
來源:家族網 | 作者:韭菜花 | 發布時間: 121天前 | 643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陽光底下無新事”。一場由A股持續大跌而引發的力度空前的股市“維穩”,不但讓家電大亨美的集團少東家卷入做空漩渦,亦令其創始人何享健父子的金融帝國浮出水面。

  7月31日,滬深交易所陸續披露了被限制交易的34個賬戶名單。昨日,上證所又發通告稱,對4個存在嚴重異常交易行為的賬戶采取了暫停交易措施,對5個存在異常交易行為的賬戶做了口頭警示。

  在第一批34個限制名單中,多個賬戶與盈峰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稱“盈峰資本”)有關。當晚,盈峰資本發布公告 ,承認其4只量化對沖基金賬戶被限制交易。

  值得注意的是,盈峰資本的大股東,正是美的集團實際控制人何享健之子何劍鋒。《第一財經日報》獲得的資料顯示,包括盈峰資本在內,何享健父子的金融觸角,已經延伸到銀行、券商 、基金、創投等五大領域,涉及2家公募基金、6家商業銀行、1家券商。如以持股比例計算,控制的金融資產已超過1800億元。

  若非此次卷入做空漩渦,何享健、何劍鋒父子多年來在金融領域的布局,外界無以得知,而何劍鋒在另立門戶之后,卻又與美的集團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市場更是難窺門徑。

  做空疑云

  根據證監會披露,此次涉及盈峰資本的量化對沖基金共有4只,分別是盈峰盈寶對沖基金、盈峰梧桐量化對沖基金、深圳市盈峰量化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上海新方程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新方程盈峰量化對沖基金。

  7月31日當晚,盈峰資本發布公告,承認上述4只量化對沖基金的證券賬戶被深交所、上證所限制交易,并稱公司正積極配合監管部門,對上述產品的交易策略及交易情況進行調查核實。

  據知情人士向《第一財經日報》透露,盈峰資本上述4只基金的賬戶,均在國信期貨開立。8月2日,記者為此數次致電國信期貨有關人士,了解其中詳情,但對方未予透露。

  記者查詢得知,盈峰梧桐量化對沖基金成立于2014年6月27日,2015年7月17日最新公布的凈值為1.1684,新方程盈峰量化對沖基金成立于2014年7月29日,最新凈值為1.255,其他兩只則未公布最新凈值數據 .

  在公告中,盈峰資本并未就上述基金的具體情況進行說明,亦未披露募集規模。昨日,《第一財經日報》撥打該公司數名相關人士電話亦無人接聽。“這是一家很有來頭的公司,有美的集團股東,不要以為他們是小公司。”深圳期貨行業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雖然此前名聲不大,但盈峰資本實力不可小覷。

  根據盈峰資本網站信息,2012年,其股東將旗下私募基金合贏投資、盈峰創投合并,成立綜合型資產管理公司——盈峰資本。該公司注冊于深圳前海,旗下證券投資基金、PE投資基金已達22只,管理資產近50億元人民幣。

  根據深圳信用網資料,盈峰資本成立于2013年1月,注冊資本5000萬元,董事長為何劍鋒,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為楊力,股東構成為楊力等7名自然人,以及盈峰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盈峰控股”)。其中,盈峰控股出資3100萬元,持股62%。

  而盈峰控股注冊資本則為8億元,股東為何劍鋒、佛山盈峰貿易有限公司(下稱“盈峰貿易”),何劍鋒為法定代表人。而盈峰貿易注冊資本5100萬元,股東則為何劍鋒、盧德燕。

  公開資料顯示,何劍鋒1967年11月出生,曾任順德現代實業有限公司總裁,2002年10月至今,任盈峰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總裁。2010年11月至今,任上風高科董事長。

  美的集團亦有一名董事名為何劍鋒,為美的集團實際控制人何享健之子。美的集團2014年年報顯示,何劍鋒為公司現任董事,其任期為2012年8月25日至2015年8月24日,但何劍鋒并未持有美的集團股份。

  2015年3月,上風高科曾在其重組報告中披露,何劍鋒持有盈峰控股91%股權,盈峰貿易持有盈峰控股9%股權,盈峰貿易則由盧德燕持股90%,何劍鋒持股10%,而盧德燕正是何劍鋒配偶。

  盡管身為創始人何享健的獨子,在進行管理層交接時,何劍鋒并未接管美的集團偌大的資產。2013年,何享健在交班時,將公司管理權交給了職業經理人,何劍鋒則只擔任董事,亦未持有美的集團股份。

  頭頂美的集團少東家光環,何劍鋒多年前就開始相對獨立于其父的事業之外。資料顯示,何劍鋒早在1994年就已另立門戶,成立了順德市現代實業公司,此后陸續成立了廣州東澤電器公司、順德北滘盈科電子公司等多家企業,并于2002年成立了盈峰控股。

  鮮為人知的是,在制造業之外,何劍鋒還進行了大量的金融投資,并借此控制了規模龐大的金融資產。其在金融市場的布局,并不僅僅止于PE、私募等資產管理、投資領域,而是已經在向公募基金、券商、銀行等二級細分行業全面滲透,制造業似乎已經不是其主業。

  根據盈峰控股網站披露,該公司總部位于廣東順德,目前已形成金融、零售、制造三大主業。除了盈峰資本,盈峰控股還是易方達基金并列第一大股東,戰略投資開源證券 、順德農商銀行,并控股了國內風機行業第一家上市公司上風高科。

  《第一財經日報》獲得的資料顯示,截至2014年底盈峰控股及其關聯方,共計分別持有順德農商行、易方達基金、開源證券9.4%、25%、35.35%的股份。其中,在易方達基金,盈峰控股與廣發證券 、粵財信托為并列第一大股東。

  根據工商資料,對開源證券的投資,則是一家名為佛山市順德區美的技術投資有限公司(下稱“美的投資”)的企業,盈峰控股即是股東之一。其法定代表人為楊力,而這與盈峰資本的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姓名高度重合。據盈峰資本網站信息,其現任法定代表人、總經理也名為楊力,同時楊力還持有盈峰資本14%的股份。

  而在順德農商行的股份,則分別由美的集團、美的集團財務公司持有,位居第二、第六大股東,持股數量為2.45億股、8387萬股,持股比例則為7%、2.4%,兩者合計持股9.4%,超過單一第一大股東順德供水公司。

  此外,美的集團也進行了一系列金融投資。根據2014年年報,美的集團還直接持有1家基金公司、4家銀行股權,分別為金鷹基金、江蘇銀行 、湖北銀行、江西樟樹順銀村鎮銀行、豐城順銀村鎮銀行,出江蘇銀行外,其他4家持股比例分別為20%、1.29%、6%、6%。

  這意味著,迄今為止,何享健、何劍鋒父子投資的金融機構,數量已經多達9家。不過,除了金鷹基金外,美的集團上述金融投資,持股數量不多,均處于小股東地位。

  盡管如此,如果按持股比例計算,美的集團、盈峰控股控制的金融資產規模,已經頗為可觀。截至至2015年6月底,順德農商行、開源證券資產規模分別為2211億元、198億元,易方達基金管理的資產總額則達5348億元。若以持股比例計算,美的集團和盈峰控股目前的金融資產規模至少已經超過1800億元。

  復雜格局

  如果不是此次盈峰資本的賬戶被限制交易,何劍鋒在金融領域的布局,恐怕難以為外界知曉。

  雖然已經另立門戶,但無論是在家電制造業的發展,還是在金融領域的滲透,何劍鋒及盈峰控股前進的腳步,一路似乎總是與美的集團如影隨形,多處可見美的集團的身影。

  可資佐證的是,上述由何劍鋒創辦的企業,其注冊地多數均在順德北滘鎮,與美的集團總部同在一地。而據知情人士介紹,在創業初期,何劍鋒的業務也與美的集團聯系頗多,部分業務是通過美的集團生產貼牌家電產品。

  而何劍鋒與盈峰控股在金融領域的投資,也未能擺脫這一模式。除了盈峰資本之外,部分其實是由美的集團出資,這使得何劍鋒的金融業務與美的集團仍然難分難解。借由這種彼此交叉的聯系,實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

  網站信息顯示,除了持有上述4家金融企業股權外,盈峰控股的關聯方還包括美的控股、美的集團、美的地產等公司。而前者宣稱的上述金融股權,實際上是由部分前述關聯方持有。

  這在順德農商行身上有著明顯體現,對該行實際出資的其實是美的集團及其關聯方。根據年報信息,截至2014年底,順德農商行前十大股東中,并無盈峰控股,實際出資人包括美的集團、美的財務公司。

  美的集團2015年一季報顯示,美的集團控股股東為美的控股,持股35.49%,而后者又由何享健實際控制。其中,何享健持有美的控股94.55%股份,剩余部分則由盧德燕持有,美的財務公司則由美的集團、廣東威靈電機制造有限公司共同出資。

  順德農商行董事會成員中,有一名董事由美的集團代表。年報信息顯示,擔任該行非執行董事的袁利群,同時擔任了美的集團董事、副總裁、財務總監,廣東美的電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總裁、財務總監,美的集團財務有限公司董事長等多個職務,但他與盈峰控股并無直接關系。

  而持有開源證券35.35%股份的美的投資,雖與美的集團沒有直接關系,但該公司名稱卻使用了“美的”字樣。資料顯示,美的投資注冊資本5.31億元,共由10名股東出資設立,其中除了宋彬、劉萍 、劉新勝等3名自然人股東外,還有7名企業法人股東,其中即包括盈峰控股,但并未顯示美的集團直接對該公司出資。(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廣東佛山富商何劍鋒在增城一水庫游玩時,突然抱住女子簡某君跳入水庫,至其溺亡,賠償386萬獲得簡某君家屬諒解后,被輕判刑期1年6個月,緩期兩年。“富商抱陌生女子致其溺亡,賠386萬獲緩刑”的報道引發大量關注,但其實兩人并非陌生人:何劍鋒的辯護律師王旭陽告訴澎湃新聞,事發當天簡某君和何劍鋒是初次相識。

據《新快報》8月13日報道稱,“2013年10月16日,何某鋒與朋友一起到增城市百花林水庫劃水俱樂部游玩。當日下午3時許,何某鋒來到水庫準備游泳,看見正在水庫浮臺邊游玩的年輕女子君君(化名)。兩人并不認識。”該報道題為《本想和美女 “開個玩笑” 不料鬧出人命》,副標題為“房企老總抱陌生女子落水,女子不懂水性遇溺”和“向死者父母賠償500萬獲諒解,法院輕判緩刑”。這一報道獲得了大量轉載。

而同日的《信息時報》報道稱,“2013年10月16日,何某與朋友一起到增城市百花林水庫劃水俱樂部游玩。當天下午3時許,何某來到水庫準備游泳。當他看到正在水庫浮臺邊游玩的女子李某(化名)時,何某便想開個玩笑,從后面抱著李某的腰一起跳入水庫中。誰知李某不會游泳,下水后便從何某的手上滑開了。”文中并未提及兩人是否相識。

但澎湃新聞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看到增城市人民法院關于該案的一審判決書《何某過失致人死亡罪一審刑事判決書》【(2014)穗增法刑初字第108號】,從判決書內容來看,何劍鋒與受害女子簡某君不排除相識的可能。

這份判決書提交于2014年3月18日,該判決書寫明:“廣東省增城市人民檢察院指控:2013年10月16日,被告人何劍鋒與被害人簡某君等人駕車來到增城市百花林水庫滑水俱樂部游玩,15時許,當被害人簡某君站在水庫浮臺邊時,被告人何劍鋒突然抱住不會游泳的被害人簡某君跳入水中,導致被害人簡某君溺水死亡。”判決書也以同樣的措辭稱法院“審理查明”了這一事實。

而何劍鋒的辯護律師王旭陽向澎湃新聞進一步表示,“事發當天簡某君和何劍鋒是初次相識,女孩是何的朋友帶去的,為了向何給女孩介紹工作,兩人在車上初次認識。”

何劍鋒與簡某君的關系是否如王旭陽律師所說?澎湃新聞就此向公訴機關增城市人民檢察院求證,該院公訴科在獲知采訪來意后婉拒了采訪。

北京尚權律師事務所毛立新律師分析,從檢方指控“被告人何劍鋒與被害人簡某君等人駕車來到水庫游玩”的表述來看,何劍鋒和簡某君很可能是相識的。這可作兩種分析,第一,正因為兩者相識,這才印證了何劍鋒是在開玩笑,其行為是過失致人死亡;第二,也正因為兩者相識,何劍鋒有不排除故意殺人的動機,但這種動機要有一系列證據佐證才能確認。

如何判斷何劍鋒是否具有主觀殺人動機?毛立新說,首先要看何劍鋒本人的供述情況,其次要看客觀行為,如整個行為的過程、一系列動作等,這需要周邊證人的證言。“由于判決書內容過于簡略,要判斷是否屬于故意殺人,要查閱公安機關的偵查卷,才能做判斷。”

據《新快報》報道,何劍鋒今年35歲,澳門人,在廣東佛山經營房地產生意,是兩家企業的老總,還是佛山市政協委員。

澎湃新聞注意到,2011年12月23日政協第十屆佛山市委員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五次會議通過的共402名佛山政協委員名單中,僅有一人何劍鋒。溺亡事件發生三個月后,2014年1月26日召開的佛山市政協十一屆六次常委會,同意撤銷何劍鋒的政協委員資格。
分享:??????????

新華社《半月談》雜志社廣東主任;

家本紀·專欄???
張韜??????

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家族商業評論》雜志出品人/總編;

華作天成國禮·非遺文化產業平臺聯合創始人

《家本紀》新媒體系列創始人;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双色球易网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