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購大軍“攻占”日本家族企業,背后邏輯是什么?
來源:家族網經濟觀察報 | 作者:張文揚 | 發布時間: 254天前 | 142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當地時間3月18日上午10:30,在日本熊本縣附近一個名為浜田醬油株式會社(簡稱“浜田醬油”)的調味品加工廠里,正在舉行浜田醬油200周年紀念儀式,這同時也是廠房翻新的啟用儀式。

馮國經帶著他的夫人站在祈福儀式的第一排,與浜田醬油第七代家主并肩而立,在煥然一新的醬油廠房前行禮。在日本,無論是翻新廠房還是百年周年紀念都是大事,需要舉行隆重的祭祀祈福儀式,而作為外來者,馮國經顯然選擇尊重當地的風俗和文化習慣。這也被他視為能夠成功收購海外企業的訣竅之一。

與200年前不同的并不只是廠房的翻新,這家工廠的股權也悄悄發生著變化——不久前,這家日本家族企業85%的股權被香港馮氏集團下屬的利集集團收購,這成為馮氏布局調味品行業的又一顆棋子。

浜田醬油并不是馮氏唯一涉足的調味品企業。以消費品供應鏈業務為主的馮氏集團,目前已經通過其旗下的利集集團收購了三家調味品公司,包括日本濱田醬油、新加坡和合食品以及馬來西亞美羅廣興(BidorKwongHeng)。

1906年創始于廣州、經營傳統出口貿易業務的馮氏集團正在做出新的嘗試——他們將目光投向了調味品市場。對此,馮氏集團主席馮國經覺得自己“選對了市場”。他發現,近年來,消費食品板塊并未受經濟下行等因素的影響,據馮國經介紹,醬油類調味品在全球市場增長4%,亞洲醬料在體積和價值上都占了50%以上,特別是在中國,增長百分比則達到了雙位數,布局調味品市場勢在必行。

當然,馮國經的目光不僅限于調味品。他對經濟觀察報透露,目前公司也在考慮其他食品類項目的收購,特別是一些傳統且具有獨特性的企業。馮國經說,他們在亞洲國際食品服務領域有很好的廚師資源和人脈網絡,這將幫助馮氏與分銷合作伙伴密切合作,以獲得更多市場份額。

跨界收購邏輯

曾經在中國大陸主要從事出口貿易的馮氏,對食品投資行業方面并無太多經驗。此前,馮氏的業務體系主要是集進出口貿易、物流、分銷和零售為一體的消費品供應鏈業務。然而,近年來,食品類業務增長潛力巨大,沃爾瑪等合作伙伴越來越重視食品銷售這一板塊,他們不再滿足中國僅作為其產品或原材料的采購地,而是希望中國也成為他們的銷售市場。這使得馮國經下定決心進入行業尋求發展機會。


為了更好地布局該行業,馮國經請來金牌CEO蘇盈福作為利集集團的掌舵手。蘇盈福(DanielSaw)曾經是匯源的CEO,在此之前,他還曾就職于吉百利、卡夫、萬寶路、李錦記等知名消費品零售企業,在行業內扎根深厚。

蘇盈福對于馮氏的投資邏輯非常認同,他同樣看到了調味品市場的機遇。他對經濟觀察報說,亞洲的調味汁中,中國菜、日本菜和東南亞菜很不一樣,這種多樣性將為醬料業務創造巨大的銷售量;其中,傳統食品在這些領域中將更有競爭力。此外,蘇盈福還認為,亞洲醬市場高度分散,目前還沒有出現整個亞洲醬料市場的龍頭企業,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機會。——在這種思路下,與馮國經一拍即合的蘇盈福,開始了尋覓亞洲調味品企業之路。

收購浜田醬油其實出于偶然。在日本采購香菇的蘇盈福,通過朋友的朋友介紹,知道了浜田醬油這家企業。當時,這家傳承至第七代的熊本縣當地企業正經歷著自身發展的“瓶頸期”。這家企業的家主在18日當天的儀式上表示,希望獲得打開國際市場,讓自家的醬油銷售到更廣闊的地方。但問題是,當時的他們并沒有開拓國際市場的經驗和實力。

而在蘇盈福看來,馮氏集團完全可以滿足浜田醬油的訴求。這有賴于馮氏在傳統食品管理方面擁有強大的全球網絡,特別是廚師食品服務方面。此外,馮氏目前在全球超過35個國家設有代表處,特別是在東南亞和中國方面,可以開辟廣闊的消費市場,幫助更多的本土企業實現國際化。

家族企業紓困

有關產品質量的傳承問題是家族企業們所重點關心的內容。浜田醬油家的二兒子對經濟觀察報說,自家產業已經延續200年,也希望能夠在被收購之后繼續延續下去。在熊本,浜田醬油的客戶也有很高的黏性和忠誠度,有一些飯店甚至一用就是幾十年,這些客戶都希望浜田醬油能保持原有的口味和質量。對他們來說,同為家族企業的馮氏更有可能理解他們的處境,并且尊重他們的意愿。

對此,馮國經表示,馮氏的投資將用于更新生產設施,以滿足更高的食品安全標準。但他們也將繼續保持傳統的核心工藝,將這些精髓傳承下去。

收購之路往往不是一帆風順。在收購浜田醬油的過程中,200年高齡的廠房的翻新問題就是其中一個困難。此前,該廠房因為地震而被嚴重損毀,要對其進行大規模維修;同時,為了保證生產過程的衛生、安全以及機械化過程,也要對廠房內部進行重新的設計規劃;除了預算和人力問題,施工時還要小心翼翼,確保廠房倉庫和磚砌鍋爐的古老原型得以保存,因為日本政府已在2007年把浜田醬油廠列為有形文化遺產。

這意味著,負責監督設計和裝修工作的隈研吾面臨巨大挑戰。隈研吾是日本著名建筑師,也是2020年東京奧運會賽事主場館的設計師。他對經濟觀察報介紹,浜田醬油廠展開的維修工程于2019年3月初竣工,廠房建筑經歷了大規模整修,但保存了原來的木架構和磚砌鍋爐,因為這是保持浜田醬油古早味的關鍵元素。為了滿足食品安全的現代生產需求,浜田醬油也全面翻新了工廠的水電設施。

馬來西亞醬油公司則面臨著不同的困境。當家族企業的“掌舵人”們辛辛苦苦奮斗了大半輩子,想要讓下一代將企業進一步發展壯大的時候,他們忽然發現,即便是自己子孫滿堂、人丁興旺,卻依然沒有后代愿意繼承自己打拼已久的家族基業。

李國閥是馬來西亞醬油公司“美羅廣興”的老總,他在這家工廠工作了40年。這家醬油廠不久前被馮氏下屬的利集集團收購了。李國閥有五個孩子,甚至有好幾個孫子孫女,他的哥哥弟弟也有后代,然而依舊難以找到繼承人。

問題在于,這些出身醬油企業的年輕人對于運營這個龐然大物毫無興趣。李國閥的大兒子學美術,二兒子是醫生,三兒子雖然研究食品類的專業,但是工作在美國,小女兒念市場營銷。雖然小女兒是最有可能繼承這家企業的人選,但是家族企業的特殊性在于,它需要一個家族的多人參與,僅靠小女兒是遠遠不夠的——家族企業需要把控的內容太多,經營、生產、市場等環節需要家族內部的多個人分工負責,在李國閥那一輩,他們兄弟幾個是一起來做醬油生意的。“我們曾經深談過幾次,我們也曾經希望在下一代的幫助下讓家族企業更進一步,但最后發現還是不可能。”回想起來,李國閥有點遺憾。最終他們將傳承了70年的家族企業賣給了馮氏,希望能通過馮氏將家族醬料走向國際市場。

打開亞洲市場

3月20日,大陸經銷商王蒙終于在大巴車上找到了蘇盈福。他熱切地向蘇盈福介紹自己的商業模式,尋求代理利集集團調味品的機會。諸如王蒙這樣的經銷商并不是個例,他們顯然看到了調味品在中國市場的巨大需求。

蘇盈福這幾天已經見了相當多的經銷商、代理商以及其他的生意伙伴。他將產品的未來定位在零售、食品服務和電子商務渠道,并且正在試圖擴大亞洲市場,特別是中國市場。

不久前,在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期間,香港馮氏零售集團和阿里巴巴集團在現場達成戰略合作協議,希望融合彼此線上線下的優勢能力,幫助全球范圍內更多引領生活方式的品牌順利進入中國,更好滿足中國消費者不斷增長和變化的需求。

接下來,蘇盈福還要將已收購的三家調味品公司進行整合,以服務中國不同的客戶和消費者群體。他對經濟觀察報介紹,他們還會將日本的醬油原漿等核心技術帶到馬來西亞的工廠進行生產,消費者可以買到MadeinMalaysia的同樣牌子、同樣質量的醬油,但是因為馬來西亞是免稅的,所以價格會比MadeinJapan的要低一點。“中國將是我們最大的市場。”蘇盈福說,他們將探索亞洲地區的更多并購機會,使他們能夠快速進入市場;收購調味品公司只是第一步,下一步還會將把目光放在其他零售食品上。據他透露,已經有公司正在洽談進一步合作,其中還包括一家央企。
分享:??????????

粵港澳大灣區紅色家風家教研究中心

《家族商業評論》首席顧問

家本紀·專欄???

《家本紀》融媒體系列首席顧問;

家族與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新華社半月談文傳中心廣東黨建調研;

查看更多
張韜??????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双色球易网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