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軍出走美領館的更多細節
來源:家族網韭菜花 | 作者:韭菜花 | 發布時間: 110天前 | 559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王立軍從遼寧到重慶從警近28年,從警一路過關斬將建功立業的江湖秘訣,是三套王氏刀法:打黑、治警和包裝,以及重慶打黑黑幕等。王立軍和谷開來“關系非常密切”,王立軍可以直接進谷的臥室,谷還親手為王制作辦公桌上裝飾品。


另外,他們的外號,也能體現各自在圈子內的地位和關系。谷開來母子昵稱王立軍為“鬼子”,王立軍稱谷為“瓜媽”;王立軍公安局的下屬李陽、王鵬飛、王智稱王立軍為“老師”。2011年12月14日晚上薄谷開來舉行的晚宴上,喝高了之后,稱王立軍為“老師”的李陽、王智等人既稱谷“師母”,又叫她“大姐”。

王立軍、谷開來從“非常密切”到產生罅隙,從謀劃尼爾·海伍德(Neil Heywood,中國官方稱尼爾·伍德)的謀殺案到雙方圍繞此案的勾心斗角,直至東窗事發的過程。其中不乏以往不為外界所知的細節。


2012年2月6日,王立軍突然出走美領館,令舉世震驚,其后順勢牽引而出的一樁涉及英國人海伍德的謀殺案,更是將谷開來乃至她的家庭推入谷底,重慶形勢自此急轉直下。


半年后,薄谷開來、王立軍先后接受審判。2012年8月20日,薄谷開來因犯故意殺人罪,一審被判死緩。9月24日,王立軍因徇私枉法、濫用職權、叛逃、受賄,數罪并罰,共獲刑15年。


《重慶日報》11月6日報道稱,王立軍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除上述問題外,王還存在收受他人貴重物品、利用職權與多名女性發生或保持不正當關系等嚴重違紀問題。


01

謀劃


按照前述判決所示,海伍德之死,薄谷開來(以下簡稱谷)是主犯,重慶市委辦公廳工作人員張曉軍系從犯,重慶市局副局長郭維國以及李陽、王鵬飛、王智等四個高級警官負有包庇之責。資料顯示,在海伍德案的策劃實施中,原大連實德總裁徐明起到了重要作用,亦可見到王立軍的影子。


谷徐王三人之間,彼此關系密切。谷、王之間,徐明既是兩人的錢袋,又充當了牽線認識的中間人。徐和王的交情始于2006年,“朋友找王辦事,他當場就辦了,此后我們很熟”。檢方指控,徐明也曾出資人民幣285萬余元為王立軍在北京購置兩套住房,并以其岳父名義辦理了購房手續。


2007年底,時任遼寧錦州市公安局局長的王立軍經徐明介紹,與薄谷開來結識。當年,谷身體不適,醫生發現在其服用的蟲草膠囊中混合了鉛、汞。谷指控有人投毒。谷身邊的工作人員稱此為12.06案。徐明推薦王立軍辦理此案。“后來處理了谷的司機,谷比較滿意,后王立軍調到重慶。”徐稱。


2008年6月,王立軍調任重慶市公安局長副局長,頗受當時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重視。2008年11月4日起,王立軍一周內在市局召開三次會議,學習薄的講話。王稱,熙來書記要求給他壓擔子,他本人備感壓力。他還提到,時任市局局長、黨委書記劉光磊“兩次跟我談到擔子側重移位的事”。


此后三年,王立軍仕途通暢,從重慶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一路飆升至副省級的重慶市副市長,不僅成為薄治理重慶倚重的手下,也是薄谷家庭內務的重要幫手。

薄谷開來供述,自12.06案后,她和王立軍關系良好,“王立軍擔任了我醫療組的組長,工作之外對我也很盡心,我對他相當依賴,瓜瓜(薄谷開來之子)在美國的安保也是他負責。”因此,當認為尼爾威脅到其子的安全時,谷連續兩次向王緊急報案。


海伍德和薄谷開來及其子的經濟糾紛,由來已久。2011年7月11日,海伍德致信薄瓜瓜,索要1400萬英鎊的報酬。此前,尼爾曾參與重慶江北區的某土地項目,該項目后擱淺。薄瓜瓜回信拒絕,隨后雙方多次交涉未果。


2011年11月10日,尼爾再次致信薄瓜瓜,稱“如果你言行不一,你將會自食其果。我對你還未完全放棄”。薄瓜瓜回復稱,會據此采取措施。尼爾再次致信薄,稱“如果現在還不是解決的時候,我們先把這個問題放一放吧。”對尼爾的郵件,各人的解讀不同。谷報案稱,尼爾會“像當年毀掉圓明園一樣毀掉薄瓜瓜”。在接到報案材料后,王立軍安排副局長郭維國檢查薄瓜瓜和尼爾的往來郵件。郭安排網安總隊排查,認為事情并非谷說的那么嚴重,“沒有恐嚇信息”。

材料顯示,11月11日,徐明前往重慶市委3號樓拜訪薄谷開來,3號樓是薄家住地。谷向徐抱怨王立軍辦事不力。在聽到谷的抱怨后,徐明受托前去王立軍處斡旋此事。王立軍對徐明稱海伍德是外國人,不好控制。徐借口稱,“聽說尼爾吸毒、販毒”。徐供述,自己話音未落,王立軍說“這就好辦了。”據悉,11月12日,王立軍讓徐明安排人致電重慶110,舉報海伍德為西南販毒網重要頭目,并按王立軍的要求,向王立軍手機上發送了舉報短信。當天,張曉軍以薄谷開來的名義邀請尼爾至渝。薄谷開來稱,2011年11月12日,王立軍來到3號樓,和她一起拆裝封在紅蠟燭里的毒藥,中途她手疼,王還查找了氰化物的解毒方法,用高錳酸鉀溶液給她泡手。三號樓勤務人員王昊證實,當天王立軍找他要紗布,泡在燒杯里的紫色溶液中,幫谷消毒、包扎。


02

毒藥


2011年11月13日11點35分,張曉軍偕海伍德乘坐CZ8129航班頭等艙,由京赴渝。王立軍安排郭維國對尼爾進行監控,郭將監控手續放在12·06案中。郭介紹,這樣做是為了方便操作,因為“這個案子是薄谷開來家里的事,到現在還沒結束。”



如果說徐明是谷、王關系的牽線人,那么郭則是谷、王關系的見證人。


郭原為錦州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隊支隊長,作為王立軍的下屬,曾協助王處理谷家的12.06案。2008年11月由錦州調任重慶市江北區委政法委副書記,歷任江北區公安分局調研員、沙坪壩區公安分局常務副局長、局長等職,2011年1月,升任重慶市局副局長。


材料顯示,薄谷開來稱,在郭維國的任命上,她曾向原重慶市委組織部主要領導打過招呼,郭對她比較感恩,她也認為郭很不錯,但只能保持和郭的距離,“因為王立軍不希望其他人跟我們走近”。


對郭維國,王立軍既利用又防備。薄谷開來稱,王立軍曾告訴她不要跟郭多說,因為此人“不可信”。平時,王又通過郭向其他東北籍干部如原重慶市公安局刑警總隊長李陽、原技偵總隊長王鵬飛、原沙坪壩區公安分局常務副局長王智等人安排工作、發號施令。


11月13日,郭維國安排王鵬飛對尼爾進行監控。薄谷開來供述,當天下午,王立軍來到3號樓,告知其在飛機出口處對尼爾的監控情況,稱一切都在他掌控當中。


據報道,王立軍在庭審時表示,為了不得罪薄谷開來,他回避了海伍德案。谷的供述卻稱,王在此案中推波助瀾。谷稱,當晚8時許,王立軍再次來到3號樓,“當晚我身體不舒服,他問我怎么還沒去,我表示不想去,王立軍說那不行”。材料顯示,谷當場還寫了一封信,稱海伍德精神不正常,請求公安對她遠距離保護。信的原件給了王立軍,谷自己復印了一份。“出門前,王立軍還讓我吃了一碗面。”谷稱。勤務人員王昊回憶,11月13日晚上,王立軍來到3號樓,直接進了谷的臥室,中途還讓他送了一碗面進去。張曉軍回憶,當晚王立軍在谷的房間里呆了20多分鐘,隨后喊勤務人員“備車,瓜媽要見客人”。“瓜媽”是王對谷的特有稱呼。為了偽造海伍德吸毒、販毒的現場,2011年11月13日,薄谷開來讓張曉軍帶上一個棕色的VC瓶,里面裝有冰毒、搖頭丸等毒品。


當晚21時許,薄谷開來、張曉軍攜帶毒藥和毒品,以及酒、茶等物來到海伍德入住的南山麗景酒店。谷與海伍德一起飲酒、喝茶。趁其醉酒嘔吐后要喝水之機,谷將事先準備的毒藥用醬油壺倒入伍德口中,致其死亡。


資料顯示,當晚離開酒店后,薄谷開來通過勤務人員的手機致電王立軍,后者未接電話。谷隨后致電郭維國,問他“鬼子呢?”“鬼子”為薄谷開來用來稱呼王的外號。郭維國隨后去王的辦公室,說谷在找他,王立軍不耐煩地看看手機,說“知道了”。“我感覺,王立軍當時是故意不接電話”,郭稱。谷供述,當晚回到3號樓后,她用“紅機”(保密電話)和王立軍通話,簡略告知了投毒過程。次日中午,王來到3號樓,谷詳細告知。王對此進行了秘密錄音。


據道,谷稱,當天王立軍“讓我把案件的記憶抹去。我講我有點擔心,他講過一兩個星期就好了。”這是一起張揚的謀殺案。郭維國供述,薄谷開來事后跟他提起,人是她殺的。徐明稱,谷也曾告訴他,尼爾是間諜,她是為民除害,是英雄,跟圣女貞德一樣。


谷向徐透露,當晚她上身穿緊身衣,下穿有褲兜的褲子,大腿小腿都有口袋,毒藥、茶葉都放在兜里,尼爾喝多后,她把毒藥下到茶里,本來一滴就夠了,她多下了幾滴。

03

罅隙


薄谷開來、王立軍一度關系非常密切。資料顯示,2010年1月12日,身著紅風衣、黑裙、黑色長靴的薄谷開來攜其母范承秀,牽著寵物狗,蒞臨重慶市局,王立軍作陪。當天,谷不僅參觀了打黑展,還在王的辦公室里把玩了微縮骷髏模型,親手為王制作桌上裝飾品。當年8月20日,谷開來到重慶街頭探望執勤的王立軍,并送水慰問。


鮮為人知的是,谷王兩人都有多重身份。2009年1月,市民“烏恩”由遼寧錦州7711部隊因退伍、轉業遷入重慶。證件照顯示,“烏恩”實為王立軍。該張身份證由渝北分局簽發,屬黃泥磅派出所管轄。重慶市局即位處黃泥磅。據悉,兩張分別署名為王立軍和烏恩的身份證,年齡并不相同;當年6月,市民“開來”從北京東城區遷入重慶,遷入理由同為退伍轉業,戶籍地址也是黃泥磅派出所。“開來”和北京市民“薄谷開來”顯示為同一人。經查實,這兩張身份證年齡都是1963年11月15日出生,而據報道,薄谷開來的真實年齡為1958年11月15日出生。


在重慶市局的一次打黑文學創作研討會上,谷又變身為將軍。2011年10月4日,谷身穿軍裝、佩戴專業技術松枝葉領花、陸軍胸章、副軍級級別章,參與座談會,而座位上的名牌又顯示為“開來律師”。除王立軍外,參會者有重慶作家協會主席黃濟人以及來自東北的作家等人。


他們的外號,也能體現各自在圈子內的地位和關系。薄谷開來母子昵稱王立軍為““鬼子”,李陽、王鵬飛、王智稱王立軍為“老師”。對谷的稱呼則各不相同:王立軍稱谷為“瓜媽”;郭維國稱她為“律師”;3號樓的工作人員稱谷為“五哥”,因谷在家排行第五;2011年12月14日晚上薄谷開來舉行的晚宴上,喝高了之后,稱王立軍為“老師”的李陽、王智等人既稱谷“師母”,又叫她“大姐”。


在薄谷開來看來,她和王的關系,2011年6、7月份出現了罅隙。谷稱,自2011年5月王立軍當選為重慶市副市長后,想進市委常委沒能如愿,“有一次,王立軍讓他的女兒跟我說,當副市長不如當市委常委,他本人也在場”。


“還有一次,王立軍在3號樓告訴我,他能不能進市委常委,就是薄熙來一句話。晚上薄回來我跟薄說了。薄很生氣。”谷稱。


當年8月12日,薄谷開來之子薄瓜瓜有事想見王立軍,王立軍謊稱自己在萬州,結果薄瓜瓜在夜赴萬州的路上差點出車禍,谷因此對王立軍很生氣。


但這些小插曲,并未影響谷在海伍德一案上對王立軍的信任和倚重。2011年11月15日,海伍德被發現死亡后,王立軍指派郭維國負責此案。郭召集李陽、王鵬飛、王智到現場。郭稱,“我們都是王立軍圈子里的人”。11月16日,郭維國等人做出海伍德系酒后猝死的結論,王立軍未提出異議,并同意隱匿谷到過現場的證據。11月17日,王立軍將王鵬飛、王智提取的酒店監控錄像硬盤交給薄谷開來。



“11月18日,王又到3號樓,說他隨時監控這個事。”谷供述稱,當晚海伍德火化后,王立軍用紅機電話打給她,說了8個字“化作青煙,駕鶴西去”。


到了2011年12月份,重慶市局氣氛稍顯怪異,有比較敏感的警員預感可能會有事發生。2011年12月11日晚10點,王立軍緊急召集市局黨委擴大會議,名曰“研究廉政建設”。會上他首先清理了自己名下的車。他通知警保部,北京那輛武警牌照的車要從自己名下移出,供班子成員共同使用,“凡市局領導到北京都要用那臺車”。


對于在重慶由其使用的幾輛奔馳、別克商務車,王稱,這些車不能歸于個人。他把每輛車都指定給了其他黨委成員。他還在會上解釋了研究基金的事。重慶恒德集團總裁王秉文在重慶萬科悅府小區購置了三層別墅,捐贈給王立軍建設“國際法醫人類個體識別技術學會中心”。王秉文為山西煤老板,2009年在重慶茶園新城投資65億人民幣,開發工業地產。



王稱,這個價值一千多萬的捐贈雖是沖著他個人而來,但“必須交給國家,必須交給社會”。他要求,這些事形成會議紀要,在組織部、紀委要有記載。


據郭維國、王智等人的證詞,當時王立軍面臨的形勢是,上級部門正在考察他。


3天后,2011年12月14日,王立軍在京開會,原重慶市委組織部主要領導找王智談話。王智供述,“我以為是談王立軍提拔的事。但是領導告訴我,我有今天的位置,都是3號院的功勞,讓我要忠誠。”當晚,薄谷開來在3號樓宴請李陽、王智、王鵬飛,及原重慶市局經偵總隊長李永寧,后者也來自東北。對這場飯局,谷、王雙方各陳一詞。谷稱是受王的請托,代為宴請他的學生。王則認為,這是一場探測口風的鴻門宴。


這頓飯,也埋下了谷、王二人矛盾的苗頭。


04

調解


12月14日那晚的飯局,頗顯離奇。酒后的李陽為了讓谷放心,讓張曉軍去自己辦公室搬走碎掉的11·15案筆錄和碎紙機。王智和王鵬飛次日在洗腳房醒來,對當晚沒什么記憶。谷則打電話給王立軍,稱他的學生又叫她師母又叫大姐,“還沒刑訊逼供呢,全都招供了”。王立軍通知郭維國把這幾個人帶回北京。次日上午,郭維國帶著王智、王鵬飛飛赴北京,李陽也于下午趕到,向王立軍請罪。王立軍責罵了他們的不得體,也提醒他們,“昨晚的酒被下藥了”。王鵬飛說手上起了疹子,以佐證王的說法。李陽則認為,當晚喝的茅臺,跟平常沒什么兩樣。



王立軍對李陽尤為生氣。李陽供述,王立軍罵他表功,問他是不是翅膀硬了想單飛,想單線聯系3號樓。


郭維國推測:“王立軍想通過11·15案控制薄谷開來,達到個人仕途目的。李陽在3號樓的表功透露了案情,破壞了王的計劃和步驟。”王立軍認為,應該是12月15日他當著郭維國的面責罵王鵬飛、王智的話傳回了重慶,“從12月14日以后,谷開來就跟我變臉了,開始對我防備。”


2011年12月底,谷調換、審查了王立軍身邊4名工作人員。張曉軍供述,12月下旬,趁王立軍在北京開會,薄谷開來以其貪污腐敗為由,帶他查抄王的辦公室。當天從王的辦公室共抄走六十多雙皮鞋,七八箱衣服,幾十瓶香水,煙酒、補品、手表、金銀若干。這些舉動,令谷、王的矛盾迅速升級。徐明回憶,2012年1月7日左右,薄谷開來讓他到重慶,調解其與王的關系。面對中間人徐明,谷、王的說法再次不一。谷的說辭是,中紀委正在查王,她搜他的辦公室,把東西都帶到3號樓,是為了保護王。


王顯然認為找自己麻煩的是谷,中紀委只是她的托詞。王向徐明抱怨,谷把他的東西列了清單,跟他女兒說他是第二個文強,說中紀委要辦他,還讓重慶紀委找他談話。


2012年1月10日,徐明說服王立軍去看望住院的薄谷開來。徐明供述,當天,王的情緒還是很大,谷也裝睡,不理王。徐明先行退出,留下鬧別扭的二人。二人的關系并未因這次見面有任何起色。1月14日左右,王立軍要求王智、王鵬飛、李陽各寫一封辭職信,要點有三:海伍德為薄谷開來所殺,無法立案;谷安排他們做不恰當的事情;在3號樓喝酒,懷疑酒里被下藥,心生恐懼。王智等人供述,王立軍并非要他們真辭職,而是利用他們的辭職來向谷施壓。郭維國也按王立軍的要求,寫了海伍德案現場勘查存疑報告。報告中稱,海伍德案與首長夫人“K”有關。


谷對王也日漸防備。1月23日,大年初一,徐明在重慶。徐稱,王立軍跟他抱怨薄谷開來竟然通知進3號樓之前要先報車號,“以前王幾乎每天都要去3號樓見谷,都是長驅直入,最近居然被擋,他很生氣。”谷也告訴徐,王“根本不行”。


徐明供述,1月26日左右,王立軍給其電話,讓他去薄熙來那說說谷飛揚跋扈的情況,替他說說話。徐明認為此舉不妥,有挑撥夫妻關系之嫌,予以拒絕。王告訴徐:“你要是去了,就是為了黨和民族大義,做了一件大好事,如果不去,就會發生一件驚天動地的爆炸事件,覆水難收。”


“我覺得他很囂張,就去了重慶。”徐稱,1月28日,他在3號樓見了薄谷開來夫婦。當晚,他還見了王立軍。王向其透露,自己當晚見到了薄熙來,并向其控訴了谷的四大罪狀:殺死尼爾·伍德;動用“兩勞”人員搜查重慶市委秘書長徐鳴的辦公室和家;讓王立軍抓其四姐谷望寧;讓王立軍抓薄與前妻的兒子李望知。王告訴薄,這些事情他都壓著,辦理尼爾案的幾個警察要辭職,他也一直維持著。


徐明回憶,當晚王興致不錯,說薄表揚了他,臨走時還深情地跟他握了手,并說薄對他不錯。



05

翻臉


但事情在一夜之間發生了變化。



徐明供述,1月29日上午11點多,他到3號樓見谷,原重慶市委辦公廳主任吳文康也在場。谷告訴徐,昨晚王立軍向薄邀功,列舉了她的四大罪狀,1月29日上午,薄把郭維國、王立軍都喊去,當場把茶杯都摔了。


郭維國供述,1月29日上午9點,他和王立軍一起去市委1號樓,“薄罵王,說他陷害薄谷開來,又說他忘恩負義,越說越激動,伸手打了王一耳光,王立軍躲閃了下,嘴唇還是出血了。王立軍又向薄解釋,和薄出去說話。”


郭維國在訊問筆錄中稱,“打了王立軍,導致矛盾就公開化了”。當天下午,王立軍召集李陽、王智、王鵬飛,要求重新制作尼爾·伍德案案卷,案卷指向薄谷開來。


王立軍仍未對自己的仕途感到絕望。王智、王鵬飛等人稱,王立軍并未將此案上報公安部,他并不是想真正破案,而是為了達到個人目的。郭供述,當天他和王立軍返回市局時,他對王稱:“這回咱們是打不著狐貍還惹一身騷,還不如真整呢。”王立軍答:“能真整嗎?這回也達到80%的目的了,還有20%掛起來了。”王立軍確實并未放棄與薄、谷修好的努力。他給二人寫了一封信。2月1日上午,徐明在3號樓薄谷開來處看到了這封信,信的內容是表忠心,稱所有問題都是吳文康的挑撥。


2012月2月2日上午9點,王立軍在市局15樓的局長辦公室會見駐渝某部領導,雙方討論的是一個涉及軍地雙方的強奸案,王透露,這是他“最后一次局長公務”,因為昨天市委已決定他不再兼任公安局長,而他本人前幾天就已經知道這個結果。


2月2日中午,重慶市局召開黨委會議,宣布王立軍不再兼任市局局長、黨委書記。原重慶市江津區委書記關海祥代替王立軍,擔任市局黨委書記職務。王立軍被撤職當天,王智為表效忠,給薄谷開來寫了悔過信。谷供述,“信上說王立軍指使他陷害我有7條人命。當天我到市委1號樓去找王立軍對質,王打了自己的耳光,辯解不是他指使的。”據重慶市局辦公室民警李娜(化名)回憶,2月4日,王立軍還未搬離市局,薄谷開來來訪,兩人在王的辦公室密談了很久。當天中午,谷、王二人在市局14樓政務接待餐廳用餐,在外的服務員聽到了谷的哭聲。


2月2日,不再兼任市局局長的王立軍,其副市長一職的分工也被調整,從分管政法領域換到分管教科文衛口。2月初,王身邊另外3名工作人員又被非法審查。王感到自身處境危險,遂產生叛逃的想法。2月6日,王立軍以洽談工作為由,于當日14時31分私自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在美領館內,王立軍稱因查辦案件人身安全受到威脅,請求美方提供政治避難。后經重慶市和中央有關部門勸導,王于2月7日離開美領館,并向有關部門反映了薄谷開來涉嫌故意殺害尼爾·伍德的問題。


8月9日,薄谷開來涉嫌故意殺人案開庭。谷在庭審時表示,尼爾·伍德案給黨和國家帶來了很大損失,“我應當承擔責任,我將永遠難以心安”。提到王立軍時,她遺憾自己“用人不察”,“這個人實在太卑鄙了”。


王立軍也認為薄谷開來拖了自己后腿。9月17日,王在成都中院受審時稱,“這個案件如果不是牽涉到谷,我肯定會安排多管齊下,早就把這個案件查清了。”


在法庭最后陳述時,王立軍表示:“對檢察機關指控的犯罪,我知罪、認罪、悔罪……對培養關心我的組織、社會各界和親人,我要在這里真誠地說,‘對不起,真的對不起,讓你們失望了’”。

分享:??????????

新華社《半月談》雜志社廣東主任;

家本紀·專欄???
張韜??????

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家族商業評論》雜志出品人/總編;

華作天成國禮·非遺文化產業平臺聯合創始人

《家本紀》新媒體系列創始人;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双色球易网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