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盧永根“家徒四壁”,卻捐出畢生積蓄880多萬元做華農研發基金
來源:家族網新華社 蔡國兆、劉宏宇、李建國 | 作者:蔡國兆、劉宏宇、李建國 | 發布時間: 118天前 | 136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黨培養了我,將個人財產還給國家,是作最后的貢獻。”據微信公號“新華視點”報道,今年3月,罹患重癥的中科院院士盧永根,捐出了畢生積蓄8809446元用于教育事業,而不是留給自己唯一的女兒。記者在盧院士的家里發現,家里的擺設還停留在上世紀80年代:破舊的木沙發、老式電視;鐵架子床銹跡斑斑,掛帳子用的竹竿……一名老科學家,用無言的行動詮釋了人生的意義。

盧永根院士是我國著名作物遺傳學家,1983年至1995年曾任華南農業大學校長。盧院士祖籍廣東花縣,祖父輾轉至香港謀生,勤勞致富。父親盧國棉是一家英國律師行的高級職員,家境已頗為殷實。童年目睹日軍兇殘和國民黨軍隊的不堪,盧永根思想不斷進步,從一位自小接受英式教育的“香港仔”成為了年輕的革命者,并回到了內地。

報道全文如下:

一名老科學家,用無言的行動詮釋了人生的意義。

罹患重癥的中科院院士盧永根,將畢生積蓄880多萬元無償捐獻給教育事業。

點擊查看大圖

盧永根院士

他說:“黨培養了我,將個人財產還給國家,是作最后的貢獻。”

牛皮紙裹著的一疊存折

據微信公號“新華視點”報道,因患重病,87歲的盧永根自覺時日無多,與夫人徐雪賓商量,決定捐出所有積蓄。

3月的一天,盧永根在夫人攙扶下來到銀行,將十多個存折的存款轉入華南農業大學的賬戶。因每筆轉賬都需輸密碼、簽名,前后足足花了一個半小時。

盧永根夫婦一共捐出8809446元。學校用這筆款設立了教育基金,用于獎勵貧困學生與優秀青年教師。

盧永根家里的擺設,還停留在上世紀80年代:破舊的木沙發、老式電視;鐵架子床銹跡斑斑,掛帳子用的竹竿,一頭綁著繩子,一頭用釘子固定在墻上;幾張還在使用的椅子,用鐵絲綁了又綁。

去過他家的人,都會產生一種印象:家徒四壁

盧院士的家

平日里,這位老校長常常拿著一個半舊飯盒,與學生們一起排隊,一葷一素二兩飯,在一個不起眼的位置,慢慢地將飯菜吃得干干凈凈。 

和水稻打了一輩子交道,盧永根總會善意提醒那些浪費飯菜的學生:“多少棵水稻才能長成一碗米飯?”

“錢都是老兩口一點一點省下來的。”盧永根的秘書趙杏娟說,對扶貧和教育,兩位老人卻格外慷慨,每年都要捐錢。2014年,盧永根和他哥哥還悄悄將老家兩間商鋪祖屋捐給了當地小學。

筆記本扉頁的四個“一點” 

盧永根沒有將財產留給唯一的女兒。

他說,孩子已經自立了,他的個人財產最后應為社會作貢獻。

在盧永根辦公桌上的一個筆記本扉頁,寫著他用來自勉的四個“一點”:多干一點;少拿一點;腰板硬一點;說話響一點。

盧永根院士在辦公室內

盧永根祖籍廣東花都,1930年生于香港,194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并受派遣回到廣州。他說:“為什么要放棄安逸生活回內地?主要是侵華戰爭的現實教育了我。我要為祖國復興效力。”

從此,他在教育領域開始了一輩子的堅守。

1983年,他擔任華南農學院(1984年更名為華南農業大學)院長。

“先黨員,后校長”是盧永根的口頭禪,他認為當好校長的前提是先當好一名黨員。

上世紀80年代,學校經費緊缺,身為校長的盧永根堅持不坐進口小車,在住房、電話等待遇上不搞特殊。

他對身邊人要求也很嚴。一位做工程的親戚來“走后門”,被他罵了回去:只要我一天在,你一天不要進華農大門。即使身患重病住院,他仍要求秘書不搞特殊,辦事盡可能乘坐公交、地鐵。

盧永根在水稻試驗地指導博士研究生(左為劉向東、右為莊楚雄)

但對科研與人才,盧永根卻很大方。

上世紀80年代末,學校發展落后,盧永根四處籌措資金,用于發展多學科和重獎人才。

為表彰辛朝安教授團隊對獸藥開發的貢獻,他破天荒撥出10萬元高額獎勵;

為讓優秀學者劉耀光安心回國,他多方籌措經費,為其建立專門實驗室;

博士生劉向東到香港大學做研究,他主動借1500元,還把自己出國用的兩個行李箱與一套新西服送給學生。

“他為科研奉獻了一切。”弟子張桂全說。

病房里的臨時黨支部

淡泊明志的科研工作者,總是崇尚吃苦精神。

盧永根帶領弟子,小心地保護著7000多份稻種資源和900多份野生稻資源。許多珍貴的稻種,都是他帶著學生翻山越嶺一株一株找回來的。

點擊查看大圖

隨丁穎院士(左3)在寧夏引黃灌區考察水稻(右3為盧永根)

2001年,聽說廣東佛岡一處山頂有野生稻,已70多歲高齡的盧永根親自出發尋找。

山上無路,布滿荊棘。到半山腰,盧永根已體力不支,但他堅持要去現場,學生們只好架著他慢慢往上爬。

老照片上,盧永根一手拄拐,一手扶樹,在野生稻旁笑得格外開心。

在水稻遺傳研究領域,盧永根作出過突出貢獻。他提出的水稻“特異親和基因”新學術觀點,對水稻育種實踐產生了重要作用。近5年,盧永根帶領研究團隊共選育出作物新品種33個,累計推廣面積達1000萬畝以上。

盧永根(右3)同他的五位“得意門生”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許多當年的學生和被破格提拔的青年學者,如今都已走上學術帶頭人、領導崗位。

“正直、率真、有情懷,盧永根影響和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民盟中央副主席溫思美說。

躺在病床上,盧永根仍希望能過組織生活。經校黨委批準,病房臨時黨支部成立了,一個月開一次會。

“我倆大半輩子都沒有離開過黨。這個時候,也不能沒有組織生活。他要繼續堅持下去。”徐雪賓說。

盧永根觸動我們去反思,人一生要追求的到底是什么?”華南農業大學教師王慧說。

1984年的一個夜晚,盧永根在學校作了一場演講。親歷者回憶,那晚沒有燈光,草坪上密密麻麻坐滿了學生。

盧永根說:“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祖國故,兩者皆可拋。我希望能像一束小火花,點燃你們心中的愛國主義火焰。”

(記者:蔡國兆、劉宏宇、李建國)

分享:??????????

新華社《半月談》雜志社廣東主任;

家本紀·專欄???
張韜??????

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家族商業評論》雜志出品人/總編;

華作天成國禮·非遺文化產業平臺聯合創始人

《家本紀》新媒體系列創始人;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双色球易网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