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崇信打球、劉熾平從政?馬云和馬化騰背后男人的對決
來源:家族網鹿鳴財經 | 作者:陳蘭 | 發布時間: 215天前 | 165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當你老了,回顧一生,就會發覺:什么時候出國讀書、什么時候決定做第一份職業、何時選定了對象而戀愛、什么時候結婚,都是命運的巨變。”陶杰在《殺鵪鶉的少女》中說道,“你做出抉擇的那一日,在日記本上,相當沉悶和平凡,當時還以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然而,在下決定的那一瞬間,實際上一場巨變,已悄然而至。陶杰不會想到,自己對命運的嘆然用在兩個年齡相差9歲的商業奇才身上會如此貼合。

  蔡崇信和劉熾平時隔六年的兩個抉擇,讓他們在互聯網這個瞬息萬變的戰場上不期而遇。兩個人棋逢對手,運籌帷幄,表面上風云不驚,暗地里各自發力,下著好大一盤棋,都遇見一位馬姓之人,與他們各自譜寫了一段“困則同生共死,達則舉案齊眉”的商業美談。

  01

  “我們擁有這些數以萬計的工廠資源,我如何幫組這內地工廠接觸到西方世界呢?”馬云和蔡崇信兩個同時在1964年出生的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沒有談任何實際業務上的東西,除了馬云的理想還是理想。到了馬云的“公司”,小小的屋子坐了20多個人,地上都是床單的景象讓蔡崇信嚇了一跳:這完全不像是公司,也不像馬云的新家,倒像是“黑網吧”。

  在這間屋子里,即使這家目前只是個網站的“公司”短短幾個月就經歷37次融資失敗,馬云依然在激情洋溢的給十八羅漢“灌著”阿里巴巴未來充滿營養的“雞湯”:“那么阿里巴巴我們將做成什么樣,我想從黃頁的時候我就提過,黃頁所要瞄準的對象不是國內而是國際站,我們所有的競爭對手不在于中國,而在美國的硅谷。”

  原本蔡崇信出差到杭州一是為了給公司尋找內地互聯網公司的投資項目,二是剛好一個做IT的臺灣的朋友請他幫忙將自己的公司賣給馬云。結果沒想到他對馬云“一見鐘情”,驚訝于馬云的侃侃而談,驚訝于他對于互聯網的遠見與雄心,也明白了來杭州之前為什么朋友會跟他說“這個人有點瘋狂”,同時他覺得馬云散發著人格魅力。

  彼時遠在1300公里外的深圳“賽格科技園”,有一家公司剛滿一歲。比馬云的“黑網吧”稍微好一點,這家公司的辦公室是創始人馬化騰向朋友借的一間舞蹈室。

  這個時候剛從美國畢業一年的劉熾平,從麥肯錫跳槽到高盛后每天晚上都工作到凌晨兩三點,當時身為亞洲投資銀行部電信、媒體與科技行業組首席運營官的他,加入到了一場復雜且備受國內投資界關注的廣東粵海集團重組項目中,操作了足足兩年這個項目才落幕。

  “做完這個項目,基本上再做任何項目都覺得額容易了。”劉熾平的內心從此埋了一顆投身企業成為戰略執行者的種子。此時的劉熾平斷然不會想到自己在幾年后會和身在“舞蹈室”忙碌的馬化騰攜手走過那么多個年頭,更不會知道將來和蔡崇信能有什么交集。

  蔡馬打過照面的一個月后,馬云說:崇信,請幫我組建公司吧。經歷了三次創業失敗的馬云那時給員工的工資只能開到每月500人民幣,相比起蔡崇信70萬美元的年薪來說幾乎是微乎其微,但蔡崇信說:好。就這樣,炎炎夏日蔡崇信與馬云泛舟西湖,立下了“山盟海誓”。

  “他對任何東西都沒有占為己有的感覺。”18個人,人人都是股東。馬云大方寬放的胸襟,讓蔡崇信覺得放棄70萬美金的年薪是值得的,這樣真性情的馬云給了蔡崇信縱身一躍的勇氣。

  若干年后,劉熾平跟蔡崇信一樣,選擇了同一趟列車。明明此前毫無交集的兩個人,在做決定的時候卻不約而同的一致。

  2003年的某個下午,香港港麗酒店大堂的咖啡吧,外面下著小雨,劉熾平與馬化騰以及陳一丹見了面。“馬化騰不太愛講客套話,說話的邏輯性很強,同時,他也是一格不會輕易亮出底牌的人。”此刻的劉熾平身任高盛集團亞洲投資銀行部的高管,見面是商談騰訊上市問題。

  “他是我見過的香港人中普通話說得最好的。”馬化騰和劉熾平初次見面便惺惺相惜,馬欣賞劉犀利的眼光,劉對騰訊的見解也與馬不謀而合。一年后,在陪著騰訊高管們全世界路演的飛機上,劉熾平在睡夢中被陳一丹拍醒:“喂,你愿意加入騰訊嗎?”

  事實上在操作騰訊上市項目之前,馬化騰就曾邀請過他,但當時工作上的原則性條例無法違抗,再加上他自己內心的想法則是“可以說,那時候的我還在觀望”,那一次他并沒有接受,而第二次的邀約終于喚醒了他多年前埋下的種子,心下微動的劉熾平最終接住了馬化騰拋來的“繡球”,舍棄了高盛的千萬年薪,毅然加入了騰訊的戰壕。

  如同電視劇獵場中林拜放棄副總的位置追隨鄭秋冬一樣,劉熾平和蔡崇信就是林拜的現實刻畫。

  02

  蔡崇信和劉熾平各自在其位,謀其職,為公司的并購、戰略以及投資方向掌舵,在商業的海上楊帆前進,就這樣兩人一前一后踏上了征途。

  蔡崇信剛加入阿里兩個月便說服當時兼任香港地區投資經理的舊友投資阿里巴巴,為阿里謀得了第一筆如同及時雨一般的500萬美元的投資,當時馬云籌資的50萬創業基金已經寥寥無幾。

  沒多久就到了2000年的互聯網寒冬,中國各大網站紛紛開始倒閉,分別融資上億元和5000萬美元的贏海威、美商網都沒能撐過那場嚴寒,阿里在蔡崇信的幫助下卻挺過了,要知道,贏海威比阿里創立的時間要早上四年。

  當時蔡崇信得知日本軟銀董事長孫正義想投資4000萬美元從而得到阿里近一半的股權時,他兩次拒絕了孫正義,最終只接受了2000萬美元的入股投資。蔡崇信把握的這筆投資如同雪中送炭,不僅讓阿里度過了這年的互聯網寒冬,還保全了阿里大比例的股份,防止了股權稀釋。

  阿里巴巴剛創建了淘寶網,蔡崇信就憑借自己“如果是好產品,本身就好賣”的“銷售阿里”經驗,又一次成功為阿里融得了8200萬美元的資金,讓阿里得以有充足的資金和資源構建淘寶網,讓電商成為阿里的重心骨。

  兩年后,對手進場,市場上出現了“姓騰”的拍拍網,打著“三年免費開店”牌子招搖過市。然而,拍拍網在攀上了9%的中國市場份額后便年年下滑,情況不容樂觀。

  最終,劉熾平通過資本運作,發揮他“合縱連橫”的戰略思想,將拍拍網“下嫁”給京東,一舉獲取京東15%的股份,然后通過微信和QQ為京東提供流量。

  這還沒有完,在劉熾平的帶領下,騰訊還投資了唯品會、美麗說(已與蘑菇街合并)。而最近這一年,最讓阿里和京東頭疼的拼多多,背后也有來自騰訊的投資。消息稱,拼多多的訂單量已經超越了京東。

  戰國時代縱橫家蘇秦游說六國,希望六國聯合起來抗秦,最終六國都被秦國吞并,秦始皇統一了中國。如今騰訊聯合排名第二第三和第四的電商平臺抗衡阿里,最終結局很難預料,但是目前來說,加起來好像還是沒有阿里大。

  03

  騰訊在社交這個長板上能達到現在的高度,與劉熾平密不可分。

  張小龍被劉熾平看上之前,還在金山的雷軍其實早已關注了張小龍,這可能是雷軍現在最深刻的痛。當時張小龍正在賣自己開發的Foxmial郵箱,雷軍問他多少錢,他說15萬,雷軍答應了。然而雷軍公事繁忙抽不開身,派了一個技術人員前去商談這筆生意,這位技術人員瞧不上此款軟件,轉身走了,雷軍也沒細細過問。

  “劉熾平是一個偉大的分析師,他知道要打什么仗。”高領資本CEO張磊曾這樣贊譽劉熾平。劉熾平剛上任的時候碰上騰訊擴張,他一眼就看中了Foxmail上的300萬用戶以及它的團隊、技術。300萬對于當時QQ注冊用戶數幾億的騰訊來說并不是一個誘人的數字,重點在這300萬用戶都是騰訊沒有覆蓋的。

  于是張小龍以及他的Foxmial從雷軍身邊路過到被博大互聯網絡公司以1200萬收購,最后輾轉到了劉熾平的懷里。這才有了現在的微信。

  在微信問世的第二年,即使知道社交是騰訊的“地盤”,蔡崇信依舊想“撒野”。阿里對陌陌投入了1500萬美金作為“彩禮”,次年又追加了1000萬美。然而這個被蔡崇信看好的社交軟件在2015年跟著東家做起了老本行電商,推出“禮物商城”以后,并沒有得到很好的反響。

  左手牽了陌陌一年以后,阿里自己還做了“來往”APP,蔡崇信還通過資本手段將微博也拉了過來,以5.86億美元入股新浪微博公司,微博上市后,又以4.49億美元將阿里在微博的股份比例提高至30%。眼看阿里左擁右抱,騰訊自然也沒掉以輕心,繼附近的人、關聯、搖一搖、朋友圈和微信公眾號后,2014年的新年,微信紅包的出現又給騰訊帶來了一波流量增長。

  隨著微信功能的日益完善,陌陌出現了財政危機而不得不計劃私有化,其用戶量也直線下降。蔡崇信這個時候還沒有放棄陌陌,依然期望著它能成為與微信抗衡的利器。陌陌在電商領域過的不快樂,卻在直播的風口找到了自在,當年它的直播營收占總利潤的68%,高達3.769億美元。

  按道理來說這對阿里并不是壞事,但是蔡崇信卻舍棄了陌陌。蔡崇信看不到陌陌未來對阿里的價值,它無法像微信一樣成為阿里的線下連接器,因此,它沒有了與微信廝殺的籌碼。從2016的下半年開始阿里便大幅度出售陌陌股票套現,如今已不是陌陌的主要股東。

  04

  如果讓蔡崇信選擇一項愛好的話,他應該會選球類運動,而劉熾平最著名的愛好是游戲。

  蔡崇信還是稚嫩青蔥的少年時,便沉迷于球類運動。在新澤西勞斯威倫斯中學時踢過足球、打過曲棍球,就讀于耶魯大學的他曾以校曲棍球隊主力身份出戰過比賽。打球的習慣一直延續著,現在閑暇的時候會去籃球場與年輕人來兩局。

  他的這個愛好不局限于生活,還漫延到了“投資理財”方面。就在前幾天,蔡崇信以個人名字出資約12億美元的價格收購籃網隊49%的股份,NBA董事會一致通過,如今已正式成為NBA史上繼雙刃劍體育文化傳播公司總裁蔣立章之后的第二個華人老板。此次的交易還給了蔡崇信提供了一個在三年后獲取更多股份的選項,假如三年后執行,那么蔡崇信就將成為籃網的控股股東,他的籃網不知道會不會成為下一個阿里。

  劉熾平的童年是在蘋果電腦電子游戲的海洋里度過的,成年后為了拿下Supercell這個游戲開發公司,頂感冒發高燒的強烈不適,飛了10個多小時的飛機也要趕到赫爾辛基見Supercell的高管。Supercell旗下有一款著名的游戲叫《皇室戰爭》,說不清劉熾平是為了公司而打的游戲還是自己喜歡上了游戲,但可以知道的是,他在《皇室戰爭》上取得了很高的成績,并且騰訊的同事也稱當時的他還在玩Supercell的其他游戲。

  就連Supercell CEO伊卡。帕納寧在其公司上的撰文都這樣說:“騰訊的人似乎和我們一樣熱愛游戲。實際上,在我和Martin(劉熾平)會面期間,他在《皇室戰爭》當中的排名因此掉出了全球前100名,他期間還因此在開會時走神,忘了我們討論的話題……但討論游戲的時候非常有熱情。”

  兩個人一動一靜,折騰出來的企業也不盡相同。“三無”阿里活脫脫成為了一個“合格的”實業大國:基本只采摘快熟了果子或是已經擺在水果攤售賣的,沒有心思去為剛種下的果樹澆水施肥。可以說阿里很實在了。騰訊則是一位屹立的巨人:四肢交給旁人,專注保護心臟,只要以社交和游戲為首的心臟在跳動,那么為全身的供血就不會停止。

  但是,如果給蔡崇信和劉熾平一次“和平共處”的機會,無關商業競爭,即使是兩個人從未見過面,可能都能成為有話可聊的朋友。

  蔡崇信原本看中微博是希望它能夠牽制住騰訊,但現實太骨感,微博的發力并沒有阻礙騰訊向前邁進的步子,相反,微博不但沒有給淘寶和天貓帶來更牢固的消費習慣,反而自己借助年輕人八卦的心里捕獲了“重量級”的“吃瓜群眾”、受廣大粉絲追捧的網紅以及明星,形成了“時代潮流”聚集起來的消費鏈條,慢慢成為新的消費平臺,喜劇的是天貓和淘寶倒成了交易最后的結算平臺。

  這一波操作很秀,不僅沒能補全自家的短板,還花錢養大了微博,又沒有底氣離開微博的流量,讓阿里很尷尬。蔡崇信并不是孤軍奮戰,像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劉熾平也遇到了。

  騰訊在滴滴進行第二輪融資的時候投入1500萬美元,劉熾平對滴滴是很看好的,當時打車市場的浪潮剛席卷而來,新興市場大家總有機會去爭一爭,說不定一不小心就成為了這個行業的龍頭,所以之后的C、D、E、F輪融資,騰訊一輪都沒落下。

  蔡崇信自然也沒錯過這場浪潮,幾乎同一時間,快的獲得了阿里與經緯創投的1000萬美金首輪投資,這成為了快的與滴滴爭奪市場的資本,阿里是快的的底氣。接著是補貼大戰,這一戰讓資本家們看不到盡頭,畢竟錢再多,也比不上燒錢去得快,就像美國商號名言說的一樣:“如果你不能戰勝對手,就加入到他們中間去。”于是就有了大家津津樂道的滴滴快的“情人節聯姻”。

  早年滴滴曾遇到過資金無法周轉的時候,馬化騰親自出面刷臉從其他地方為滴滴調用資金,攙扶著滴滴度過了懸崖峭壁,可以說滴滴是騰訊一手扶持登上山頂的。快的滴滴合并后,滴滴身不由己的便卷入了阿里與騰訊的糾葛中。

  “滴滴是騰訊獲取支付份額最大的渠道,但合并之后,滴滴也必須給阿里開放支付。”經緯創投的創始管理合伙人徐傳陞曾這樣對《財經》的記者說。確實,滴滴為騰訊開拓了支付場景,快的對阿里亦然,但合并后騰訊和阿里在董事會上會產生意見相左的情況,比如在騰訊地圖業務的安排上面。重點是,阿里的支付寶也必須接入滴滴。這無異于為他人做嫁衣。

  關于滴滴,業界還有另一個傳聞。2016年,長袖善舞的劉熾平想把騰訊地圖業務和團隊也“下嫁”給滴滴換取后者股份,而滴滴正好也有意收購。

  不過當時便有傳言稱,阿里在滴滴的董事會上對這筆交易投了反對票,并且以投資神州優車作為反制手段,滴滴總裁柳青不得不親自前往杭州周旋此事,最終阿里同意將手中持有的神州優車股權轉讓,但代價是滴滴放棄收購騰訊地圖。眾所周知的是,阿里背后負責資本運作的操盤手,正是蔡崇信。

  05

  2011年的時候,騰訊買下了《英雄聯盟》的開發商,一發入游戲,發發都正中少男少女心懷:QQ堂、QQ炫舞、QQ幻想、三國、劍靈以及王者榮耀等等,還有被其納入羽翼下的Supercell開發的《部落沖突》《海島奇兵》《卡通農場》《皇室戰爭》,據市場研究公司Newzoo的數據顯示,這四部游戲擠入美國和歐洲的ios手機游戲營收排行榜前20。即使當下的“大吉大利,今晚吃雞”受大眾的追捧,“王者農藥”的也沒有降溫。

  而就在清明節的前兩天,阿里買下了《旅行青蛙》的中國代理權。這款產自日本的游戲想必大家不會陌生,前段時間比“吃雞”更紅火,整個朋友圈都彌漫著“空巢老人坐等我的蛙回家”的風氣,將“佛系”發揮得淋漓盡致。即使游戲全是日文,但微博上它的相關話題產生的原創內容總閱讀量已達20億,ios端在我國的總下載量超過了3000萬。

  阿里的這波游戲上的“突襲”,一能擴大國際化的合作,二想擾亂騰訊的心神,三說不定可以從這款游戲達到“引流”的效果。不過在騰訊最近主板的2018年中國“互聯網+”數字經濟峰會金融分論壇上,區塊鏈業務總經理蔡戈戈透露本月4月23日將發布騰訊第一款區塊鏈游戲。騰訊連游戲都要上區塊鏈的高鐵了,阿里的“蛙兒子”會不會也趕上呢?

  汽車領域兩人也是你追我趕,在樂視傳出要造超級汽車的熱聞還沒消散的時候,阿里就與上汽合資設立基金并成立合資公司,達成戰略合作。騰訊去年上半年領投蔚來汽車完成了6億美元融資,另外以18億美元收購了特斯拉5%的股權,成為第五大股東,正式加入汽車格子,半年后,阿里投資小鵬小車,占股10%。

  美團點評合并之后,阿里則直接“賤賣”手中持有的美團股份,并扭頭投資了美團的“死對頭”餓了么,還把“放假”的口碑給找了回來,聯合餓了么對抗美團。

  摩拜沒有“嫁入”美團前,騰訊投資了它,阿里則選擇了小黃車。更有意思的是,阿里與騰訊在同年同月同日分別建立了芝麻信用與騰訊征信。各個領域的邊邊角角都不放過,只有大家想不到的,沒有他們看不到的。

  今天你“出于安全考慮”關閉微信跳轉到淘寶的通道,明天我“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用同樣的理由取消掉跟你有關系的新浪微博和“來往”的跳轉連接,并將支付寶下架應用商店……明爭暗斗從來沒有停下來過。

  06

  從某方面來講,兩個人都是敢于追求的人,這兩份相似的工作都是他們一生渴望的。

  “做律師有個遺憾,就是只能出主意不能做決定,我想做決定,所以就轉到商業。”蔡崇信家里三代都時律師,出身律師世家的他畢業于耶魯大學法學院。

  身在曹營心在漢,他喜歡自己能把握方向的感覺,律師面對的是一成不變的法律條文,對他來說并沒有挑戰與新鮮感,甚至是枯燥的。

  與蔡崇信截然相反的是,信奉基督教的劉熾平喜歡學以致用。他的父母都是電氣工程師,他長大后選擇到美國的密歇根大學學習電子工程。

  在電子工程領域他的造詣頗深,畢業后,他依然選擇深造,取得了斯坦福大學工程碩士學位以及西北大學凱洛格管理學院的工商管理碩士。騰訊對他的邀約,正好對其專業,讓他有機會充分發揮自己的工程學技能,所以他接受了這份工作。

  根據今年年初福布斯公布的中國香港富豪榜Top50榜單,蔡崇信以104億美元身家高居第9位,劉熾平首次以24億身家位列33位,忠于內心敢于抉擇的有思想的兩個人,生活賦予他們的比他們自己想的要多。

  在蔡崇信成為球隊老板的時候,網上也傳出了劉熾平可能從騰訊離職轉而從政的消息,雖然這條消息目前還沒有得到任何證實,但劉熾平一直在減持騰訊股票是雷打的事實。就在騰訊第一大股東南非報業出售1.9億股騰訊股份的五天后,劉熾平也減持了100萬股騰訊股份,如今南非報業對騰訊持股比例降低2%,劉熾平持股0.48%。事實上近三年他都在套現手中的股票總共12億港元,時間再拉長到十年,加上這一次,劉熾平一共套現約30億港元。

  無論劉熾平是不是要走向另一條道路,蔡崇信是否能帶出NBA界的“淘寶天貓”,他們都是有自己的斟酌的人。正像克雷洛夫說的一樣:“現實是此岸,理想是彼岸,中間隔著湍急的河流,行動則是架在河上的橋梁。”一個能思想的人,才真是一個力量無邊的人。

  如果沒有劉熾平,蔡崇信該有多寂寞,反之亦然。否則,他們只能在自己的商業王國里,做一個孤獨求敗的“掃地僧”。

分享:??????????

新華社《半月談》雜志社廣東主任;

家本紀·專欄???
張韜??????

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家族商業評論》雜志出品人/總編;

華作天成國禮·非遺文化產業平臺聯合創始人

《家本紀》新媒體系列創始人;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双色球易网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