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面人生,蘇寧的少東家與京東的女主人
來源:家族網鹿鳴財經(luminglab) | 作者:丁甜 | 發布時間: 174天前 | 4561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關注家本紀

  章澤天和張康陽,一個是京東的女主人,一個是蘇寧的少東家。他們之間甚至還曾有過眾說紛紜的緋聞交集,但是命運擅長反差,它暫停了一個或許本該香艷的花邊故事,書寫了彼此的B面人生。

  人穿行于象征之林

  那些熟悉的眼光注視著他

  ——波德萊爾

  沒有人會在意的。

  哪怕已經從當年那個手捧一杯奶茶紅遍網絡的清純妹妹,成為京東的時尚品牌拓展顧問、京東公益基金會榮譽理事長以及多個項目的商業投資人,明尼蘇達事件后,眾人的關注點也只在于,哦,奶茶變抹茶了。豪門闊太而已。

  哪怕一直低調示人,卻以蘇寧國際副總裁的身份管理蘇寧業務,擴展集團工作,帶領國際米蘭俱樂部在六年低谷過后重返歐冠,并于今年10月28日正式接任國米新主席,一躍成為歐洲豪門俱樂部最年輕主席。網上的爆款熱文也依然是《中國富二代進化論:王思聰向左,張康陽向右》類似主題。富二代而已。

  公眾人物,是含混而曖昧的。尤其是公眾人物光環之下的“二代”公眾人物,剝離了更多的個人印記,而放大了前者的殘余意象。它是游手好閑者窺視的對象,當然也是賦予當事人神秘感的權力標簽。

  他們能被目光注視,卻不能被捕捉。他們能被輿論解讀,卻不能被闡明。

  章澤天和張康陽,一個是京東的女主人,一個是蘇寧的少東家。他們之間甚至還曾有過眾說紛紜的緋聞交集,但是命運擅長反差,它暫停了一個或許本該香艷的花邊故事,書寫了彼此的B面人生。

  章澤天覺得自己很幸運。但是張康陽完全不羨慕自己。

  01

  “表示從一樓到四樓的距離,原來只有三年;表示門衛叔叔食堂阿姨,很有夫妻臉。”

  2010年,一首由南京外國語學校高三(6)班自編自演的原創畢業歌于網絡迅速走紅,并在各大KTV被點歌傳唱。也許誰都忘記誰的名字,但記得“北京東路”的日子。

  玄武區,鬧市中幽靜的北京東路,南京外國語學校門口豪車迷眼,小升初搖號的家長擠破了頭。這是一所傳統意義上的貴族學校,從這里走出去的,既有孟非之女這樣的娛樂風云人士,也有諸如孫寧、朱邦造一類的新聞翻譯官和知名外交家。當然,還有如今京東的女主人和蘇寧的少東家:章澤天和張康陽。

  理論上,章澤天是張康陽的學妹。這也成了很多媒體拿著放大鏡想點燃火花的邊角料。

  2005年,章澤天剛剛進入南外初中部,還沒有人拿著她的校園照片在貓撲上放言“哥散盡全部家當求此女”。彼時,15歲的張康陽已經被張近東送去了美國賓州,那是在經歷了一次曠日持久的父子冷戰后,執意“想出去看看”的張康陽甚至讓張近東有些失落。然而從莫西斯堡學院的高中開始,一路到拒絕MIT、杜克大學的offer,在常青藤盟校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獲得經濟學學士學位,及畢業后長期在美的金融實習。十多年海外的獨立生涯成了張康陽作為“少東家”的積累與沉淀,也成了日后,五十而知天命的張近東傳承衣缽時的信心來源。

  順理成章地,章澤天和張康陽,沒有在校園里相遇過。

  “順理成章”一詞,很有意味。在人生有限的可能性中,沒有發生是必然,任何發生卻都是偶然。

  就像章澤天保送清華后,在2013年申請赴美國巴納德女子學院交流的時候,并不會知道,劉強東也在同年赴哥倫比亞大學學習。而巴納德女子學院與哥大一直都保持著密切的合作關系,互相可選修對方學校的課程。在哥大,章澤天遇見了劉強東。

  兩年后,他們在朝陽區民政局領了證。

  而在張康陽回國后,突然被告知自己將代表蘇寧與鼎鼎大名的國際米蘭前任主席馬西莫·莫拉蒂見面,完成對國米俱樂部的收購調查前,張康陽也從來不是個球迷,他甚至都不看足球。那個曾經風靡全球的《足球經理》游戲,他連碰都沒碰過。

  兩個月后,張康陽卻玩起了現實版Football Manger。

  02

  “奶茶妹妹”這四個字本身就自帶流量和品牌價值。有人說,劉強東給章澤天的定位是京東吉祥物或者免費代言人。

  正如2016年隨著蘇寧收購國米,張康陽在媒體前首次公開曝光以后,他便取代王思聰成了新一代的“國民老公”。很多人在微博上高喊,思聰給你們,張康陽給我。

  在這個流量為王的時代,調節速度的最小單位不再是段落,而是一手機屏的文字容量。某個著名的網絡作家總結說:必須在一屏結束前抖個包袱,因為觀眾的耐心,只存在于下拉的那一秒。

  速度,決定了人生經歷的幾時慢觀或快覽,人生維度的哪處模糊或清晰,人生調性的如何疏略或細致。

  但是章澤天和張康陽都不追求快。

  “我們毫無疑問會努力讓球隊回到巔峰,”張康陽說,“但這得一步一步來,你不可能在一個月,或者一場比賽里就做到這一點。”

  足球史上總是流傳著某支球隊定義一個時代的故事。如果20世紀50年代屬于皇馬,那么下一個十年則屬于與尤文圖斯、AC 米蘭三分意甲天下的國際米蘭。1964-1965 賽季,國米一舉奪得亞平寧首個外、內戰雙冠,并成為首支衛冕歐洲俱樂部冠軍杯的意大利球隊。

  從2005年開始,國米壟斷意甲冠軍,2009-2010賽季球隊更是在穆里尼奧的統率下豪奪三冠王。但隨后葡萄牙人遠走皇馬,等待國米的是一場猝不及防的大倒退。

  長達6年時間,球隊只有一次聯賽進入前四,成績墜入低谷,教練也頻頻更替,斯特拉馬喬尼、馬扎里、曼奇尼、皮奧利……他們誰都沒有在梅阿查球場熬滿兩年。

  這是一支急需重建的國米。2015-2016賽季,國米全隊平均年齡25歲,是意甲所有球隊中最年輕的一支。很顯然,從王朝落幕到鳳凰涅槃,國際米蘭也在經歷一磚一瓦的換血。但他們還缺少靈魂人物。

  2016年4月,張康陽如約來到了莫拉蒂家中。數月后,莫拉蒂出售了自己手中的全部股權。隨著首次股東大會以及新一屆董事會會議的召開,國米正式進入蘇寧時代。張康陽很清楚地記得,與意大利總理保羅·真蒂洛尼見面的時候,對方激動又莊重的神情:“Steven,你知道嗎?你收購的不是我們國家的一支足球隊,而是我們國家的一段歷史!”

  110年的歷史傳奇。國際米蘭足球俱樂部,甚至比他父親張近東親手創辦的蘇寧要年長很多。

  之后的生活對于張康陽來說,就是無數張往返于南京和米蘭的機票,和無數本意大利語的自學教材。他試著慢慢熟悉這一切,從零開始,融入意大利。

  然而還遠遠不夠,國米最大贊助商之一的倍耐力集團總裁拋出建議:在北京或者南京都不可能遙控管理好俱樂部,必須有一位俱樂部信任的人時刻在米蘭。

  那年11月起,張康陽開始常駐米蘭督戰,此后從未落下任何一場國米比賽。

  2016年11月21日,張康陽駐扎意大利后的首場米蘭德比,也是國米換帥后的首場比賽,在經歷了兩度落后又兩度扳平之后,在圣西羅與米蘭2-2握手言和。

  2017年5月29日,國米5-2烏迪內斯,又以聯賽第7名的成績結束了混亂的賽季,即將到來的轉會期也為蘇寧入主后的重建拉開了序幕。

  細數過去兩年,國際米蘭在競技成績上取得了長足進步,搭建了一套極具競爭力的球隊陣容,上賽季球隊獲得意甲第四名,同時在各項青年賽事中獲得7座冠軍獎杯。

  本賽季則在聯賽和歐冠雙線比賽中高歌猛進,目前,聯賽以8勝1平2負的成績高居意甲積分榜第二,而歐冠暫列小組第二,出線形勢樂觀。

  一身筆挺的西裝,一條藍黑間條的領帶,正襟危坐地守候在球場邊上,這是蘇寧少東家的標配裝扮。毋庸置疑,張康陽正在努力成為蘇寧在國際米蘭的名片。

  而章澤天,從網絡紅人到京東女主人,正在努力成為京東的時尚名片。

  與劉強東婚后公眾身份的轉變,早在其投身公益的時候就逐漸醞釀了,然而奢侈品時尚電商代言人,這一步,章澤天想得很慢,想了很久。但最終,“我等著被人們忘記的那天”不再是她的平民訴求。

  2017年2月開始,京東正式上線時尚購物頻道,阿瑪尼、施華洛世奇等品牌相繼登場。同年4月,章澤天加入美國服飾鞋履協會AAFA成為會員(AAFA曾指出阿里巴巴售賣假貨)。

  隨后,章澤天就以京東女主人的身份,在紐約舉辦了一場私人時尚晚宴,邀請了紐約半數的時尚圈人士,包括傳奇時尚偶像——95歲的Iris Apfel。從房間怎么布置、座位怎么安排,到主辦方怎么講話,來賓的興趣點是什么,她都做足功課,親力親為。

  5月,她參加了瑞士奢侈品牌蕭邦(Chopard)于戛納電影節期間舉辦的SPACE派對。同時京東發布與Chiara Ferragni、McQ等品牌合作的JD X聯名系列服飾。7月的巴黎時裝周,章澤天先是現身Dior 70周年大秀上,隔天又出席了Chanel的高定大秀。

  七夕情人節前夕,蕭邦正式在京東開設自營旗艦店,章澤天佩戴品牌飾品的照片出現在蕭邦的宣傳海報里。

  9月,紐約時裝周,章澤天接連觀賞了三場大型時裝秀。倫敦時裝周,京東贊助了兩個年輕設計師品牌,并與英國時裝協會達成合作,從2018年起,雙方共同推進BFC/Vogue設計師時尚基金項目進程。

  “今天在倫敦,明天飛羅馬、巴黎,之后再回到倫敦開會。”那段時間,輾轉飛行,來回穿梭,跟張康陽一樣,章澤天也積攢了厚厚一沓機票,生物鐘混亂同樣是章澤天的日常。

  2017年10月10日,京東推出了奢侈品電商平臺TOPLOFE,宣告進入奢飾品電商市場。為了配合TOPLIE的定位,章澤天提出了“白手套服務”:在倉庫里專門開辟一個空間,干凈、單獨的包裝流程,高級的包裝樣式。配送員一律西裝領帶白手套,開著電動汽車配送。“很多奢侈品牌不愿在網上銷售,就是擔心無法維持服務標準,而我們的服務可以和品牌線下的服務匹敵。”

  作為京東時尚品牌拓展顧問的章澤天,在京東大力發展旗下時尚業務的同時,自己也在嘗試挺進時尚圈。其實章澤天性格內向,甚至羞澀,像明星一樣頻繁地去亮相和推廣,旨在為搶攤奢侈品牌授權的京東帶來更多的關注度和存在感。

  她突然意識到,自己小小的能量里,或許隱藏著再造一個中國版Net-a-Porter的野心。

  03

  流量背后,少東家和女主人的人設細致地鋪開,沉穩地收攏。但是江水漲起落下,在岸堤留下一排濕漉漉的海浪形狀,永遠有關于蘇寧和京東這幾個字。

  舞劍的姿態是私人的,但在光環下,他們所練習的劍術都是對公眾品牌的一次強化。

  昨日凌晨,歐冠小組賽,國際米蘭憑借著隊長伊卡爾迪最后時刻進球1比1戰平巴塞羅那。

  比賽結束后,國米俱樂部在社交網絡公布了主席張康陽和巴薩巨星梅西的合影。網友紛紛戲稱:“買買買!”

  原來,對于國米來說,日前又傳來一個好消息,他們有可能在近期擺脫財政公平競賽規則的束縛。為了降低俱樂部的巨額虧損,國際米蘭曾在2015年和歐足聯簽訂了一份為期三年的有關財政公平競賽規則的和解協議,而后球員會費、球員工資一直受到此協議限制。

  歐足聯本月就將分析國際米蘭的賬目情況。意大利媒體《羅馬體育報》相信,張康陽和他背后的蘇寧集團足以說服歐足聯將國米從財政公平競賽規則的束縛中松綁。如果國際米蘭能夠自由的進入轉會市場,那么到時候,有心儀的球員,自然可以買買買了。

  張康陽的國際米蘭復興之路也將徹底走上坦途。但這是張康陽的國米,更是蘇寧的國米。

  毫無疑問,對于蘇寧來說,進軍體育行業是互聯網模式下傳統企業轉型后一次極具野心和侵略性的擴張計劃。

  如何高效獲取用戶是零售企業必須要面對的永恒命題。而體育產業對于包括蘇寧在內的零售巨擘來說就像一座開發潛力無窮的金礦——前者可以通過吸引龐大的用戶群圍觀、參與,成為后者與消費者之間的強力粘合劑。

  蘇寧意識到了這一點,收購 PPTV、運營國內足球俱樂部就是其試圖占據市場先發優勢的例證。為了進一步引進國外俱樂部的先進管理經驗及技術,并大規模提升品牌國際影響力,國際米蘭成了它的完美收購目標。

  事實上,知名俱樂部被資本爭奪的現象并不罕見。比如英國曼聯、曼城、切爾西,法國巴黎圣日耳曼,以及國米的宿敵AC 米蘭……它們均受到外資控制。作為其背后的金主,控股企業得以高調進入世界視野,大規模拓展海外市場,并以國際化成果反哺俱樂部。

  2017年7月,蘇寧首次上榜《財富》世界 500 強,成為了中國為數不多的民營上榜企業。在最新公布的2018年度全球財富500強中,蘇寧易購又以278.06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883億)的年度營收排名427位入榜,比去年提高了58位。

  而在德勤今年初公布的歐洲豪門年度商業收入中,國際米蘭商業收入1.3億歐元,位于全意甲第一梯隊。米蘭體育報的數據顯示,球隊在2018年的品牌價值增長超過100%,達到3.89億歐元,排名世界第13,比2017年排名上升了15位。

  擺脫傳統家電企業生存困境,蘇寧銜接未來的這一棒,張近東交到了自己兒子手上。張康陽沒有讓他失望,也沒有讓國米失望。

  2018年5月21日,意甲最后一輪國際米蘭客場3-2逆轉拉齊奧,驚險拿到本賽季歐冠名額。

  國際米蘭所在的客隊更衣室,在這一夜注定成為整個意大利幸福指數最高的地方。藍黑軍團,在比賽的最后10分鐘才扼住命運的脈搏,為了重新晉級歐冠的這一天,他們已經苦苦等待了長達6年。整整2380天,國米都無歐冠可踢。

  張康陽在球場邊上邊走邊流淚。

  那一幕,我們愿意承認高級的煽情,因為它克制而優雅。

  是的,張康陽曾經并不是個球迷。但他此刻站在賽場邊上,海嘯般的人群震動、熱烈忘情的擁抱、聲音嘶啞的歡呼,他真正理解了足球行業的熱血。他27歲,激情與熱愛,無法說謊。

  賽后,張康陽更新ins:承諾就是承諾。

  我們恍然穿越到兩年前,在球隊陷入谷底的時候,他代表蘇寧孤身一人站在場面失控的意大利股東大會主席臺中央,冷靜地告訴所有拋出尖銳質疑的股東:“我們來了,就做得到。”

  但是對于章澤天來說,助力京東卻遠沒有贏一場球這么簡單。尤其當她的身上還帶有社會性別認知下的“花瓶”惡意。

  2018年1月,張康陽剛剛帶領國際米蘭結束它新年的第一場比賽,對戰弗洛倫薩。而章澤天則以京東基金會榮譽理事長的身份代表京東與聯合國簽訂了一份關于“綠色環保”的諒解備忘錄。雙方將在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框架下,與京東供應鏈上下游合作伙伴攜手共建“可持續物資循環再生平臺”。

  簽約現場,章澤天侃侃而談。她分享了京東推動可持續發展的系列動作,介紹京東推出的“閑置物資回收計劃”、“青流計劃”等多項行動,尤其是縮小面單、循環紙箱、電子發票等細微服務的創新舉措。“去年京東和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共同發起了‘蔚藍地球’可持續發展的聯合倡議,通過‘閑置物資回收計劃’總計回收閑置衣物、玩具、空瓶、過期藥品等物資超過140萬件。”章澤天說。

  其實早在2016年,初為人母的章澤天就以“生命最初1000天”公益志愿者的身份出現在重慶山區,探訪當地貧困兒童,以實際行動支持聯合國發起的母嬰營養公益項目。這次與聯合國的親密接觸也為日后的戰略合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本次的簽約實際上是京東對綠色環保行動的又一加碼,作為一家世界500強企業,不論是電商、物流,還是技術領域,章澤天都在試圖促成京東作出行業領先者和變革者的表率。

  而她主導推動的奢侈品時尚平臺Toplife則是在新時代的商業模式下,一次品牌、設計師與消費者之間的連接升級。

  現下,以80 、90 后為消費主力的消費者更愿意尊重自我表達,自我愉悅。個性、獨特的設計正在成為消費者的主要訴求,原創設計師和時尚買手店如雨后春筍般成長起來。而把握時尚行業的風口,這不僅僅關乎平臺資源、設計師水準和消費者意愿,更與行業產能升級、供應鏈優化把控能力息息相關。

  Toplife 獨立于京東主站運營,區別與京東現有模式,突出銷售服務、客戶體驗和供應鏈管理。用戶的購物模式將以品牌為主導,以官方旗艦店的模式鏈接各大國際奢侈品,為時尚人士及年輕生活方式的踐行者開啟品質之旅。

  一個豪門俱樂部主席,一個是公益大使和時尚代言人,或許從校園的錯過開始,章澤天和張康陽就注定沒有交集。坊間流傳最廣的一個版本是,章澤天的父親章麗厚曾經找到張近東,要將章澤天介紹給其子張康陽認識,但被張康陽以學業為由拒絕了。

  然而時間往前,他們都在“不可動搖的旨意”中,向各自的人生彼端邁進。在越拉越遠的公眾景象中,逐漸虛化。只是我們太在意他們人生展開的開掛式速度,而往往會忽略,他們的年輕和豐富。

  在ELLE雜志的某次拍攝現場,章澤天配合攝影師的要求,蹦蹦跳跳。她喜歡把頭埋進自己絨絨的毛衣里,調皮的時候會吐一吐舌頭,回答問題的時候偶爾停頓思考,有一些語氣助詞。我們才驚覺,這位京東女主人,今年也才25歲。她會和丈夫素顏逛超市,也會在朋友家里打打撲克。

  而張康陽也會脫去嚴肅的正裝,換上更休閑的風衣,徘徊在國際米蘭的訓練場上,與“小將”薩內蒂推推搡搡,笑的時候完全像個孩子。當然,贏球的時候哭起來也像。

  04

  在擇偶這件事上,張康陽和章澤天沒有緣分。但是在投資這件事情上,也許他們都或多或少有一點天分。

  只是張康陽擅長卻不熱衷,而章澤天卻愈發享受投資人這個身份。

  畢業以后,張康陽就在多個金融機構和投行積累工作經驗,如摩根士丹利資本市場部與摩根大通投資銀行部,期間主要負責香港、美國市場企業首發上市,投資并購和融資等工作。

  據說,在張康陽上大學的時候,張近東就曾提議,拿出一筆錢讓兒子買幾只股票,投著玩。但由于當時父親給出的數額很高,張康陽“理性”地拒絕了這筆資助。結果又偷偷背著家人,“非理性” 地把銀行卡里的存款全部投給了一只科技股,留下的錢只夠自己付次月房租。

  那只股票是特斯拉。幾個月后,他賺了整整5倍。

  當記者問道,為什么Model S尚未面世的時候就敢如此大膽下注特斯拉,張康陽的回答卻很任性:“憑感覺”。

  但是眼下,比起投資其他可能存在過度“理想主義”的創業模型,他更想當好蘇寧的接班人。而蘇寧目前最重要的一筆投資,顯然就是由自己掌舵的國際米蘭俱樂部。

  章澤天也曾經以實習生的身份進入過紅杉中國,并以Victor Success Limited投資人的身份出席投資相關活動。

  根據媒體的報道,目前,章澤天已經投資了數十家公司,包括在線教育“作業盒子”、互聯網出行項目Uber、茶飲品牌因味茶InWE、還有澳洲奶粉公司等,投資領域涉及教育、食品、科技、醫療等多個熱門行業。

  其中,已經在澳大利亞股票交易所(AXS)公開上市的澳洲嬰幼兒奶粉及輔食公司Bubs AustraliaLimited成為了2017年澳洲股市漲幅最大的一支股票,8個多月漲幅接近10倍。章澤天與澳洲其他知名投資者一同出現在澳洲主流財經媒體上,被澳洲媒體贊譽為“Bubs的秘密武器”。

  章澤天的投資主要是通過東辰投資控股有限公司進行的,公司注冊地與京東全國客服中心僅一條馬路之隔,劉強東出資5000萬元,占50%的股份,而章澤天是公司的董事長。但是對于章澤天的投資,劉強東表現出了完全的信任,甚至笑言:“不信任干嘛結婚呢?”

  同樣的信任也出現在張康陽對父親的身上,張康陽發推特說過,“對于父親的理念,我堅信不疑,如果我有所懷疑的話,那么我永遠不會接受(國際米蘭主席)這個角色。”

  有媒體曾經問過章澤天:有沒有想過依靠自己的力量闖出一片天?言下之意很刺耳:你如今擁有的一切都是靠劉強東。

  但是章澤天笑得很淡然。“都是相輔相成的事,老劉在幫我,我也在幫他”,自己沒必要非得證明“不靠老劉你也可以做成”。一切就是互相成就。

  所以,章澤天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每個人都有各種各樣的想法,但是借助京東的平臺和資源,“我可以做出來。” 從來沒有什么女強人的野望,只是也從來不甘于所謂的吉祥物而已。

  張康陽不一樣。在外界的印象里,張康陽身上有著與年齡不符的老成。這種穩重讓他天然有一種有說服力,卻也承受著同齡人難以理解的期望與壓力。自幼年起,張康陽就被張近東帶著,參加各類會議,出席集體活動,耳濡目染的皆是企業家殺伐果斷的決策力和領導力。而就在派他去和莫拉蒂談判那一天,張近東早已決定了這只球隊以后會由他來主導。很多事情,命運從一開始就寫好了注腳,他只能接受。所以社會中往往充斥著妒意,但張康陽卻很少真正羨慕自己。何況,張康陽覺得自己實在沒什么可羨慕的。

  在米蘭的那些日子,幾乎有國米比賽的每一天,張康陽都會接到父親的越洋電話。

  張近東問的最多的是:“伊卡爾迪最近怎么樣?幫我傳個話,漢達諾維奇很棒!”那個一向穩重的大男孩也不免感到委屈:“爸,我才是您兒子!您能不能問問我在米蘭過的怎么樣啊?”仔細回味一下,甚至有一些撒嬌的意思。

  獨立,鮮活;會哭,會笑;有成熟的見地,也有小孩子脾氣。當“年輕”壓上歲月的砝碼,放入公眾人物的維度,他們需要像海綿一樣地吸收著開闊世界的信息,在注視下迅速成長。

  作為電商巨頭,京東在互聯網已經有了BATJ之稱,在中國B2C市場份額中成為僅次于天貓的存在。為了更好地融入京東,章澤天的網紅形象開始收縮,急需釋放不同的身份信息。而蘇寧與京東相比更像一位長者,傳統家電起家,一步一步發展線下實體門店,但是如今的蘇寧不僅僅有蘇寧易購,它正在成為一個包含蘇寧置業,蘇寧體育,蘇寧投資,蘇寧金融等等板塊的龐大商業集團。而這個局面,落到張康陽身上,才剛剛開始拓展。

  就像是卡帶A面已播完,翻到B面第一首繼續播放,B面代表的不是A面多余的備注和續寫,而是另一個階段的開始,另一面可能的書寫,一種新與舊的辯證。

  在這里面,沒有劉強東和張近東的主打歌。

  也許B面第一首,“傳唱不多卻最像我。”

  A那面 嘗試帶給 旁人娛樂

  B這邊 也許我想 完全自立

  參考資料:《揭秘張近東之子張康陽:完全不羨慕自己》,杜思思

  《章澤天:誰說“時尚”這門課我拿不了滿分?》,莫小暉

分享:??????????

新華社《半月談》雜志社廣東主任;

家本紀·專欄???
張韜??????

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家族商業評論》雜志出品人/總編;

華作天成國禮·非遺文化產業平臺聯合創始人

《家本紀》新媒體系列創始人;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双色球易网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