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之具現,形物存靈——飛形物
來源:家族網 | 作者:張夢菲 | 發布時間: 382天前 | 911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物的存在,以形為依托,
賦予人的性靈,終成器之典范。
原創家居品牌飛形物
由現代匠人陳鵬飛創立,
他希望將自己的個性
融入形與物的創作中,
最終呈現出不一樣的器。


01  青瓷有愛,鹿隱含情

 印象中的鹿,神秘而優雅,
精心雕琢的小鹿在杯體流轉間,
時而躍動時而寧靜。
晶瑩剔透的杯體配合淡淡綠意的青白釉
更增添些許夢幻與神秘。
為了得到這晶瑩剔透的神秘之光,
設計師選用了超高純度的瓷泥,
經1300攝氏度以上的高溫燒制方得來。


高純度瓷泥在高溫燒制過程中
會變得異常柔軟且易變。
通過繁復試驗不斷調整杯體受力結構,
最終完美地解決了變形問題。



創新工藝的試煉
以及無數次的草稿設計、
傾注陳鵬飛所有的心血,
最終只為獻給他的妻,
默默十余年相伴的王曉楠。



只一眼,便可讀懂鹿隱杯的深情。
盡管器物沉默不語,
卻在每一寸的塑造中,
賦予了生動的性靈。

02傳統與現代矛盾的解決方案
成立于2012年的飛形物,
與生俱來便擁有21世紀的基因。
不同的時代造就器物不同的風格,
飛形物著力于將現代設計和技術,
與傳統的制作工藝材料結合,
融合創造出本土化美感
卻又獨特的創新器物。



對于傳統手工和現代機器,陳鵬飛認為,
不能以手工的艱辛來換取產品的附加值,
而是應該將人類雙手超越機械的更多可能性,
以恰當的方式釋放出來。
比如在機器解決不了的形態、工藝上,
手工就有它發揮潛能的價值。



當然也有些形態,即使師傅的手再巧,
也是很難做成的。
比如陶瓷茶壺石舟,
師傅的手是做不出來的。
即使做出來,價格也會比較高,
所以采用了最先進的3D打印技術來實現的。



傳統與現代的矛盾,
在日常生活器件的創作中完美融合,
正如“飛形物”一直努力尋覓的,
在傳統制造工藝與現代美學形態的博弈中,
尋找最具價值的平衡點。

03 我是一個懷揣泥土的人
“我有無數金色的夢想,遺失在生活的路上。”
顧城的詩,總是伴隨著大學時代的夢想,
沖擊著陳鵬飛的內心深處,
仿佛是冥冥中的召喚,
陳鵬飛從北京飛到了景德鎮。




每一件陶器上躍動的光芒,
甚至是簡陋的陶瓷窯,
拉坯時手與泥的觸感......
每一個畫面都躍動著鮮活的精彩,
景德鎮就這樣喚醒了陳鵬飛。



他成為一名渾身沾滿泥土的陶瓷學徒,
扎著粗布圍裙、雙手裹著泥,
七八月的天氣,在窯爐里大汗淋漓地燒陶,
全身上下沒有一處皮膚不浸在汗水里。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無違”,
陳鵬飛仿佛再次回到苦學設計、
熬夜做圖、動手操作的大學時代,
一切執著而專注,單純而快樂。



正是景德鎮的驚鴻一瞥,
以及陳鵬飛對陶瓷對設計的癡迷,
遺失的金色夢想被重新拾起,
飛形物在2012年誕生。

04 現代匠人的赤誠匠心 


也許,你和我也許一樣,
是執著的造物者,
用青瓷凝固翻滾的海,
用泥土琢刻深沉的山。
以銅輝映明月的光華。
                                    ——陳鵬飛物語

千年窯火,十萬工匠
火光中人影閃閃,
在墻壁上燒出了一個洞。
死磕 是手藝也是設計
手指長期接觸陶土和各類工具,
粗糙、長繭、出血;
長時間制瓷,腰酸背痛肩膀疼。




哪怕是一只普通的杯子,
也需要從一團泥漿開始,
經歷練泥、拉坯等十余道工序,
再承受上千度高溫,才能成器。
而其中的每一步,都需要工匠傾注所有心血,
用雙手去打磨、塑造。
這才是真正的匠人精神。
分享:??????????

新華社《半月談》雜志社廣東主任;

家本紀·專欄???
張韜??????

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家族商業評論》雜志出品人/總編;

華作天成國禮·非遺文化產業平臺聯合創始人

《家本紀》新媒體系列創始人;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双色球易网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