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青,瞧,柳青的老爹叫柳傳志,她的孩子叫滴滴
來源:家族網 | 作者:家本紀 | 發布時間: 438天前 | 646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柳青系聯想集團創始人、“中國IT教父”柳傳志的女兒。

柳青原為高盛亞太區董事總經理,是高盛歷史上最為年輕的董事總經理之一。去年7月2日正式進入滴滴,任COO,負責公司專車業務、品牌公關、商務合作等諸多重要部門。

滴滴打車公司創始人、CEO程維表示,柳青在加入滴滴的半年時間,幫助公司完成了當時非上市公司最大的一筆融資——7億美元,并帶領自己負責的相關團隊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走出一條新路。這次柳青擔任總裁以后,將會更多的負責公司日常業務運營,打造中國最大的移動出行平臺。

這次人事變動之后,滴滴公司董事長、CEO仍為程維。總裁為柳青。

柳青在年會上發表即席講話說:“感謝全體滴滴人,尤其是程維的信任,感謝半年多來滴滴人的支持與幫助,使我以最快的速度融入滴滴。”

2012年誕生的滴滴打車,業務發展迅速,至今員工已經超過了2000人。目前,滴滴正在多元化發展,將業務從滴滴打車逐漸拓展到滴滴專車、滴滴企業版。

1984年,柳傳志創立了聯想集團,那時候柳青6歲。隨著聯想一步步成長,柳青開始萌生自己的夢想。1996年,受比爾·蓋茨的《未來之路》一書影響,柳青最大的愿望是成為一名程序員,高考之后,她如愿選擇了北京大學的計算機系。

  但跟大部分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創二代”“富二代”不同,柳青畢業后沒有進入聯想工作。柳傳志在集團內部做出了子女不能進入聯想的規定,徹底斷了柳青“坐享其成”的后路。

  2000年北大畢業后,柳青考入哈佛大學繼續進修計算機專業。然而次年暑假,一次實習改變了她的就業方向。

  僅僅是一個暑假實習,柳青歷經了12個人的面試,才獲得在高盛香港實習的機會。但兩個月的實習經歷使她對加入投行心生向往,她認為:“投行讓你迅速了解商業社會是怎么運作的,你有機會接觸大量企業,去琢磨企業家身上的特質,去判斷企業業務模式的特點,去研究這些企業為什么會成功、失敗。”

  2002年,柳青順利從哈佛大學畢業,獲得碩士學位。畢業后她還是決定進入高盛工作,但當年正趕上互聯網泡沫破滅,就業情況普遍不理想,高盛的招聘名額也從30名降到6名,加上高盛的面試從來就嚴格,可柳青又不是金融專業出身,這個面試變得難上加難。

  或許這個工作對柳青太有吸引力了,她決心一定要拿到高盛的offer。為了準備這次面試,柳青在宿舍惡補了一年的金融知識,保持著拼命三娘勁頭的她始終記著父親曾說過的話:“要想人前顯貴,就得人后受罪。

進入高盛一共要歷經18輪面試,到最后一輪面試時,面試官問她平時的愛好是什么,她回答了唱歌,最終以一曲《My heart will go on》 結束了面試,柳青如愿拿到高盛的offer,“現在回想起來,我人生中最快樂的一天是收到高盛offer 的時候”,柳青多年后回憶道。

  錄取過程經歷重重困難,工作環境自然也不會輕松到哪里去,但高強度的工作反而帶來了一次完美的蛻變。剛進入高盛時,柳青是極其靦腆、內向的性格,連開會都坐在角落里。直到她的上司告訴她:你必須要學會站出來,不要指望別人會為你說話。柳青開始慢慢改變自己,每周工作100小時以上,有時甚至高達140小時。

  剛剛加入高盛時,柳青在香港的長江中心上班,住在舊山頂道,每天清早5點下班,9點回來又繼續上班,夸張到每天只能睡兩三個小時。她常常會迷迷糊糊的跟出租車司機說:“我要去長江中心”,司機回答她,“你就在長江中心”;或者說“我要去舊山頂道”,對方回答:“你就在舊山頂道”。

  長時間的加班和強大的工作量給柳青帶來很大的壓力,她甚至有幾次半夜1點鐘與好朋友約在洗手間,互相靠著對方的肩膀抱頭痛哭來解壓。

  近乎拼命的勤奮換來了業務的嫻熟和職位的晉升。這一拼就是12年,柳青成為這家百年投行最年輕的董事總經理,同期進來的同事已經走了約一半,柳青也曾猶豫過,但最終還是選擇留下來。

  “這個工作是我真心喜歡做的。”她的先生曾經希望她去開個花店什么的。她哈哈笑道:“沒興趣。”

  但高強度工作和長期晝夜顛倒的工作,的確讓柳青的臉色看起來很差。多年后,柳青回憶自己進入高盛不到1年時,24歲的她已經看起來像42歲。

  自降年薪千萬加入滴滴  

  2012年8月和9月,快的和滴滴分別在杭州和北京上線,同時起步,又幾乎同時分別拿到阿里和騰訊的投資,勢均力敵的兩家出行公司競爭非常激烈。

  到2013年末,打車市場的補貼大戰打響,燒錢大戰開始爆發。到2014年上半年,在滴滴與快的為爭奪出租車市場發動的“燒錢大戰”中,雙方共補貼了超過24億元資金。

  直到2015年2月14日,滴滴和快的宣布合并,為“合并之年”展開一個完美的開端。

  而其實很多人并不知道,滴滴快的合并最開始是由柳青提出來的。滴滴A輪投資人、金沙江創投合伙人朱嘯虎說:“柳青最開始希望撮合滴滴和快的合并,因為她和騰訊、阿里的關系都很緊密,如果能夠撮合成功,她可以代表高盛以一個很好的價格投進來。滴滴和快的在2013年第一次合并談判,就是由柳青主導的。”

  代表高盛跟滴滴談判并沒有很順利,但意外的是,柳青卻把自己談進了滴滴。

pastedGraphic.png

左:程維 右:柳青

  2014年6月的一個晚上,柳青跟程維在北京上地一家餐廳用餐,當時滴滴已經是一家互聯網浪潮下的明星公司,而柳青已是第三次代表高盛來談投資滴滴相關事宜。眼看談判要失敗,柳青開了一句玩笑:“不讓我投,我就給你打工吧!”

  然而,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程維卻對這句玩笑話上了心。

  當程維把想要挖柳青到滴滴來的想法告訴天使投資人王剛和A輪投資人、金沙江創投合伙人朱嘯虎時,他們也大吃了一驚。因為柳青自從哈佛畢業之后就留在高盛,12年未跳槽,而且還是最年輕的高盛亞洲區董事總經理,位于投行金字塔尖,年薪過千萬,已是名利雙收的柳青會選擇來到一家創業公司嗎?


  另一邊柳青也開始認真考慮這件事,起初,她對于加入滴滴有著自己的顧慮,相比高盛,滴滴未知又陌生,加上背景的巨大差異,造成認知與情感上的隔閡。另外,一邊是母親不支持她跳槽,一邊是她想起此前,下海創業的父親曾多次告訴她,雖然做投資可以遇到不少企業家,但是兩相比較,經營企業才是最好玩的。

  認真考慮兩個月后,柳青毅然決定選擇這條路,當柳傳志得知她決心加入滴滴,只對她說了一句話:“是不是真的下定決心,放棄平衡的生活走一條更崎嶇的路?(想好了)以后任何苦都不能叫苦,那是自己選的路。”

  在正式加入滴滴之前,程維曾為柳青安排了一次與六名高管一同自駕的西藏之行。出于對高盛的不舍,在高原上,柳青大哭一場。之后給團隊的每位成員分別寫了封長信,作為對12年投行生涯最后的告別。

  進入滴滴后,為了盡快適應新生活和消除別人對自己的距離感,柳青自己將出差時的頭等艙降為經濟艙,住宿從奢華的四季酒店降到漢庭連鎖酒店,連奢侈的品牌皮包也收藏起來。

  事實證明,柳青的加入無疑是給滴滴注射了一劑強心針。朱嘯虎形容柳青:“她很厲害,能把所有對這個行業有興趣的投資基金全拉過來,三個星期搞定7億美元融資。”

  2016年5月12日,滴滴收獲了蘋果10億美元的投資,這是蘋果第一次在中國投資互聯網公司,而這次投資交易中柳青功不可沒。

  2016年4月20日,柳青在加州庫伯蒂諾市的蘋果總部拜訪了蘋果CEO蒂姆·庫克。她在會面中開玩笑說,任何一家以水果名稱命名的公司都能取得偉大的成就。她告訴庫克,滴滴的法定名稱是“小桔快智”,指的是一種小桔子。

  僅22天后,這筆10億美元的投資交易達成。柳青開心地說:“整個交易很快就完成了,庫克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是一位神奇的標志性領袖。”

  當時滴滴和Uber還未合并,蘋果這10億美元注資給滴滴抗衡Uber的競爭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

  王剛在接受福布斯采訪時提到,程維和柳青是互補的,絕配程度相當于馬云和蔡崇信、馬化騰和劉熾平,“程維、柳青兩個人都極為聰明、正氣,做事都拼命。程維草根出身,是從底層的銷售一步步成長起來的,他對市場的敏銳度、深入一線的執行能力是柳青缺乏的;柳青出身名門,大家風范,人脈資源、國際視野、在資本市場里呼風喚雨的能力,又是程維缺乏的,所以他們這個組合是很快見到了化學反應和疊加效應的。”

  而談到自己甘愿降薪千萬加入滴滴的原因,柳青歸納為當時看到了一家正在徹底改變人們出行方式的價值巨大的企業,另外,她提到滴滴團隊也對她有著強大的吸引力,“和一個骨子里散發著變化荷爾蒙的年輕團隊一起成長,是一件絕對值得珍惜的事情。”

  忘了關愛自己,卻對關愛員工感到興奮 

  從高盛到滴滴,柳青仍然沒有絲毫懈怠,一直維持著高強度的工作狀態。

  有一個廣為流傳的說法是,柳青是三個孩子的媽媽,因為周末經常開會,見不到孩子,之后她把孩子轉學到公立學校,但工作日晚上開會也很晚,于是公司內部團隊為她設計了一個貼心方案:每天晚上柳青9點下班回家陪孩子,等孩子睡覺后,11點在她家樓下開會。

  高強度的工作狀態終究還是給她的健康帶來影響。

  2015年9月30日,柳青給滴滴員工發了一封內部信,信中說明了自己剛剛做了腫瘤摘除手術,活檢為惡性,也就是患了乳腺癌。這件事震驚了互聯網圈,但柳青卻很樂觀,并表示會在家工作,尤其是接受治療期間,大家可以直接去家里找她談工作。

pastedGraphic_1.png

  雖然忘了愛護自己的身體,柳青在滴滴卻是出了名的關愛員工。一位老同事形容柳青是他見到的“情商最高的人”:“她能感知到周圍人心里的一舉一動,看到你的喜怒哀樂、你的顧慮、你的恐懼。她真心知道你的需要,懂得怎么去激勵你。”

  柳青在滴滴為員工設計了一套福利計劃,并對這套計劃感到興奮。其中包括滴滴員工的父母到北京看病可以由公司承擔醫療費用,并有專人陪同等。在她看來:“真正讓一個企業的領導層興奮的事情,應該是員工是不是真心熱愛這個企業。我們希望可以更好地服務員工,這樣才能真正聚合出一支有創新熱情、有戰斗想象力的團隊。”

  雖然沒能進入聯想,但卻在一直努力打造一個跟聯想一樣偉大的公司。開啟了這樣的工作狂模式,所有的夢想應該都不會被辜負吧。

  談到女兒,柳傳志曾說:“再過十幾年,也許我已經退出了江湖,柳青也許越做越熱鬧,大概會有人說,‘看那個打球的老頭,他是柳青的父親’,我想,會有這么一天吧!”

分享:??????????

新華社《半月談》雜志社廣東主任;

家本紀·專欄???
張韜??????

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家族商業評論》雜志出品人/總編;

華作天成國禮·非遺文化產業平臺聯合創始人

《家本紀》新媒體系列創始人;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双色球易网选号